明觉杂志

播下互相理解的种子

图、文:Cathy Ziengs 中译:Helen Chan 编辑:林思瀚| 2012-10-30
土耳奇当地人经常会要求与我们团里的僧侣合照。土耳奇当地人经常会要求与我们团里的僧侣合照。
在安卡拉(Ankara),土耳奇电视台的新闻从业员截停部份佛教团员作友好交谈。在安卡拉(Ankara),土耳奇电视台的新闻从业员截停部份佛教团员作友好交谈。
离开布尔萨(Bursa)后的山区地域,土耳其第一个完全由女性操作和经营的 Saitabat农村妇女团结协会餐厅。离开布尔萨(Bursa)后的山区地域,土耳其第一个完全由女性操作和经营的 Saitabat农村妇女团结协会餐厅。
来自Saitabat厨房的素菜,取材全是当地妇女所种植的。来自Saitabat厨房的素菜,取材全是当地妇女所种植的。
Saitabat农村妇女团结协会的女主席Sermin Cakalıoğlu及其数个经营酒楼渡假村的同事。Saitabat农村妇女团结协会的女主席Sermin Cakalıoğlu及其数个经营酒楼渡假村的同事。
在笑声、对话和新缔结的友谊中,团友与晚宴东家们共享一个轻松晚上。在笑声、对话和新缔结的友谊中,团友与晚宴东家们共享一个轻松晚上。
1994年成立的记者与作家基金会旨在促进宗教和文明之间的对话,并以协助他人培养共识及寛容,达致世界和平共处为使命。1994年成立的记者与作家基金会旨在促进宗教和文明之间的对话,并以协助他人培养共识及寛容,达致世界和平共处为使命。
开塞利(Kayseri)附近的广阔天空开塞利(Kayseri)附近的广阔天空

想像一下……“一个人们具备深厚道德与伦理观的世界,在这个世界中,人们心存谦卑,富侍奉服务他人的心,同时充份利用理性及科技造福世人。”[1]

听起来像不像人人向往的乌托邦? 一个充满和谐,甚少苦难的世界。从佛教的角度看,这理想是否与 “为众生走中道” 的信仰和应?

这番说话,这个理想,正好和一位现代土耳其伊斯兰教学者的信念一致。他的信仰主张全人类和平共存,在全球吸引了众多追随者。他就是法杜拉.葛兰(M. Fethullah Gulen)

可是佛教徒,基督徒和犹太教徒不也会说出同一番话吗?这正是彼此沟通对话的起点,一直往下走,便可以把分隔彼此的鸿沟缩窄。人道精神是属于所有人的。不同的宗教以其不同教义教导人们,但连结我们的是它们的共同精髓。而人类大同的精神还是深植人心之中,无论人与人之间有否合作,人类终究是紧密连接一起的。

多年来,古伦运动在很多国家中,推动不同宗教及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使分裂敌对的族群重新建立相互的理解,尊重与合作。找出和平共存之道是一项使命。为了这个使命,为了找到对话的契机,一群佛教徒应邀在今夏到访土耳其。

在香港的安娜多利亚文化及对话中心(Anatolia Cultural & Dialog Centre)筹办了这次跨文化访问。中心的使命,是透过分享不同民族间的信念与待客之道,把人与人之间的友爱与共济之心发扬光大。这群佛教徒希望认识一个有深厚文化及宗教历史的国家怎样发展成为一个现代社会。土耳其可比喻为游走益东西文化之间,而伊斯兰教是其主流宗教。

在土耳其旅行时,“热情待客”是游客们对土耳其常有的印象。友善的人们,满溢的笑声,顽皮的调侃,在与当地人的接触中经常让游客经历到。土耳其人会向着中国人模样的佛教徒们大喊“日本”和“功夫”,显露出他们心目中对亚洲仅有的印象,既纯真又亲切。我们团中比丘和比丘尼的袈裟,更是深深吸引着一些好奇心特强的当地人,我们都成为“旅游景点”了,有不少当地人要求合照。

当时正值伊斯兰教拉玛丹大斋月。伊斯兰教徒的禁食与祈祷,让当地弥漫着异常神圣的气氛。饥饿让我们学习忍耐,炎热叫人疲乏,因此每一顿饭都叫人珍惜。但看到主人家们坚持禁食,态度虔敬,又使我们十分惊异。他们有时饿至昏昏欲睡,仍坚持信仰,实在可敬。

其中一晚,五对希望认识佛教的主人家夫妇在布尔萨(Bursa)的山区和我们一同晚宴,就特别难忘。餐馆由村中的妇女协会开办,在男尊女卑的当地还是第一次。所用的美味食材,全是当地的土产。餐馆的风格亲切家常,就像自己的家一样。孩童四处玩耍,传统的妇女们殷勤招待。到晚上禁食完毕,可以一同用饭时,人与人之间更感亲切,饭菜也特别可口美味。饭后在一个宁静的房间,我们一边喝咖啡,一边分享交流。毕竟我们此行的目的,正在于此。每人轮流开腔。我的心跳加速,开始急促而响亮的分享内心的感受。跟我的亚洲朋友不同,我的开场白先就显示着文化差异。“我来自纽约”是我的第一句话。几天前我才从纽约出发,加入探访团。在这些善良的回教徒温暖的凝视下,我的眼泪来了。

拜「九.一一」所赐,今天“纽约”和“伊斯兰”好像分不开似的。就像爱与恨,极端与温和,偏见与包容。我的眼泪来自深层的感受:一种误解。我同情美国人,明白他们难以接受为何惨剧发生。恐怖活动破坏了人们的善意与友爱。为何有那么大的恨?

这些跟我们相交的土耳其人既诚恳又温文,也对他们自己的宗教非常敬虔。他们既愿意聆听,也愿意和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沟通对话,跟一般人对伊斯兰教徒的负面印象迥异。但愿人生可以如此,双方怀着互信,愿意踏前一步,展开对话。宗教以及恐惧的阴霾,总叫陌生人对彼此难以释怀。但在那个房间里却存在着同理之情以及对改善现况的期盼。

那个晚上让我上了一课:别忘了一切也有可能。主人家诚恳的接待,使我毋忘人性中的美善。当我们一同用餐,一同欢笑时,他们朴实的接待以及所付出的时间与友谊,都显得可贵。在旅途余下的时光,我重温这段经历,同时也思考自己与别人之间的连系:我怎样可以向前踏出一步,为世界的和谐出一分力?

透过大小快慢不同的方式,葛兰运动(Gulen Movement耐心而理性的不断扩展。以信仰、教育、沟通及人道援助,这些草根族群愿意为改变世界作出努力。对我来说,遇上这些人,使我服务世界的心得到鼓励,也驱动我敢于想像未来的路向以及下一代的将来。

佛学的精神,在于走上自我探索之旅及道德修行的推展。每个人都不是孤立的。我认为要认识不同的人和事以至地方以及我们之间的连系,跳出自己熟悉的环境,是最好的方法。让我们以这点为本,并努力提升心灵素质,然后反省:怎样可以学习帮助别人。就由自己开始吧,以自身作则,为改善世界树立典范。

土耳其之旅让我得到启示:我的心灵敞开了,对话出现了,分歧得到双方的审视,我们学习认识对方,摸索和平共存之道。过程中,希望的种子给播下了,肥沃的土地得到开垦。我们的文化与宗教可能有别,但阳光却普照我们每一个。





 

[1] 布鲁斯.艾得利兹:“葛兰运动在伊斯兰教思想史的地位,尤其是伊斯兰教与后现代主义的对峙”(Bruce Eldrige,“The Place of the Gülen Movement in the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Islam, Particularly in relation to Islam’s Confrontation with Post modernism”),美国加州洛杉矶葛兰会议论文,2009年12月4-6日,526页。 (http://gulenconference.net/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