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新的一年,让我们学会关怀身边人「无形的痛」

文:谢建泉    图:Patrick Kwong| 2017-01-25

当一个人遇到严重的疾病──即指未来的日子有限,会引起死亡的疾病,不只在身体上,在社交、心理、灵性和经济上,都会引起极大的苦痛。上次我们谈到整体痛(total pain)的概念及身与心的痛苦,在这裏我会和大家先简单讨论一下社交及灵性上这两种苦痛。

社交上的痛苦

病者家属很容易会忽略病人在社交上或家庭关系上的痛苦,即所谓social pain。这并不是说单纯说例如当一个人的丈夫或妻子过身后,内心的那种切肤之痛,因为这种伤痛实际上是其他人所能看到及明白理解的。有一个故事可以详细讲明何谓是社交上的痛。我有一位七、八十岁的女病人,丈夫早已离世,子女都很孝顺。到她病情越来越差,自知时日无多时,她表现很「啰啰挛」,心神非常不安。可以看出,她内心肯定有事情无法放下。她的样子更有些扭曲,眉头皱起。这种痛苦,无人能看出原因。她只是常跟子女说:「我死了之后,记得好好照顾我在内地的干女儿,即你们的干姐姐呀!」子女当然跟她说,妈不用担心,我们一定会,她是你的干女儿嘛。但她还是不放心。其实,痛苦可以有形亦可无形。明眼人一看,可能会即时联想到,她觉得不放心干女儿(有形);但更深一层的原因,是无形的问题,是这干女儿并不是真的是结谊回来的,而是她的亲生女儿!而且更是她在结婚前生下的私生女。可是,她不敢跟别人说(无形)。幸好,有位和她关系很好的护士,在倾谈的过程中知道到了真相。护士鼓励她和大女儿表白,告知真相。结果大女儿说:「妈,这个也是你的女儿,以后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当然会疼惜她,你不用担心。」当大女儿即使知道她有这个私生女后,仍然很体谅她,于是这个病人便放下心头大石了。在过住的年代,尤其是经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很多老人家背后会有一些难以启齿的往事,他们一直不敢跟别人说,尤其是家人。但如他们都能在临终时说出来,又得到体谅,便会安乐很多。

有很多人,撇除肉体上显而易见的有形苦痛,尚有许多微细、难以看见的无形之苦,表面不易看得出来。无形的苦,确是需要用心去观察,才能发现并给予帮助(图:网上图片)。有很多人,撇除肉体上显而易见的有形苦痛,尚有许多微细、难以看见的无形之苦,表面不易看得出来。无形的苦,确是需要用心去观察,才能发现并给予帮助(图:网上图片)。

灵性上的痛苦

有时候有宗教信仰、对生命有所追寻的人的确会不那么容易便感受到痛苦和不安。有一种我们称之为灵性上的痛苦(spiritual pain),而这并非狭义指向它宗教的有无。对于没有宗教的人来说,灵性的意思是指他认为生命的意义。何谓生命的意义?每人都有各自的诠释,描述起来也比较抽象,我想跟大家分享两个真实的个案。

第一个故事关于一位「梳起唔嫁」的马姐(为雇主长期主理家务、终身不嫁的女士)。这个马姐七十多岁。她未患病时,总把余钱捐献给庵堂,一有时间又到庵堂做义工,生活得十分快乐。但自从患上癌症后,看了很多医生,差不多耗尽积蓄,到最后身体更越来越差,直至四肢无力,不得不送入医院。留院期间,需医护人员照顾饮食、大小二便,她渐渐觉得自己没用,所以非常不快乐。她说,此前的生命很有意义,可以帮助别人,可以捐献,但现在睡在这裏几乎完全瘫痪了,事事都要人帮忙,生存下去还有何意义?这种痛苦不只是不能行动那么简单,是已经牵涉到她对存在、生命的无力感。我对这个病人印象深刻。当时巡房见到她这么不开心,我想开解她,谁知她说:「谢医生你生命当然有意义啦,你做医生,帮到人,我一点意义也没有。」医生和护士跟她说生命的意义,她没有兴趣听。这种苦,我认为是一种深刻的痛苦。幸好,当时这家医院有一位出家人探望她,跟她谈天。出家人跟她说,以前是她帮助别人,现在反转别人帮她。在这种情况下,她如能感恩地、安然地接受他人的服侍,这样也是很好的布施。布施不一定是给予别人东西。接受他人的给予,令别人觉得有一个很好的助人机会,也是一种布施。这位马姐明白后,便开心了很多。

另一个故事则关于一位家庭主妇。她中学毕业后便没有再找工作,嫁了人,照顾两个女儿,协助丈夫的生意。五十多岁时患上末期肺癌时,她觉得之前的人生没做过甚么,现在快要死了,整个人生仿佛都没有意义。医护人员和她谈,她会更加不快,因为她觉得其他人的人生都有活得甚有意义,只有她没有。幸好,医院有一些很好的义工,她们也是家庭主妇。她们说,相夫教子,照顾家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没有假期。家庭主妇这份工,与社会中其他工作相比,其实更加重要,因为是家人背后不可或缺的支柱。她发现原来自己的生命一直充满意义,并不是一事无成,只是自己看不通而已。倾谈之后,她的心安定了很多,不再从早到晚在病房内心神不安。

有很多人,撇除肉体上显而易见的有形苦痛,尚有许多微细、难以看见的无形之苦,表面不易看得出来。无形的苦,确是需要用心去观察,才能发现并给予帮助。「病」、「痛」不独限于临终者所有,但愿大家在新的一年更懂得从不同角度关怀身边人。

作者 - 谢建泉
着名的前临床肿瘤科专科医生,杏林妙手,行医三十多年,见尽生死悲喜。他长年致力推广生死教育及病人关怀,是生死教育学会创会会长及现任副会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