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日本311默示录

第274期明觉   文:小西| 2012-04-18

 去年3月11日早上,我如常的回校讲课,没想到就在同一时间,远在日本福岛一带,居然发生了日本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地震与巨大的海啸,万千的楼房、民居、铁路、交通设施,都毁于一旦。然而,更重要的是,无数的生命(包括人畜)都在地震的废墟被活埋或在淹天巨浪中遭掩没。由于福岛一系列的核电站沿海而建,受超级海啸冲击,各所核电站纷纷告急,或厰房爆炸或辐射外泄,是次的核危机不是以日算,而是以秒计的,而且受影响范围遍及全球,所谓牵一发动全身(球),秒秒都是生命。 我们通过电视、电台与网络,紧紧的盯着事态的发展。一星期下来,福岛核危机似乎还没有缓和下来的迹象,而地震与海啸灾区更是百废待兴,有许多难民连回家找回(或捡回)自己家人与宠物(不管生或死)的机会也没有。于是,我平生第一次在课堂上带领学生,为福岛灾民默哀一分钟。

 

对「三一一」灾难的共业思索

 当然,之后福岛核灾慢慢地受到控制,人道物资开始抵达地震与海啸灾区,媒体逐渐减少相关报导,而「三一一」亦慢慢地自我们的生活世界消失。然而,事隔一年,「三一一」灾难真的已成过去了吗?而我们又可以从这个几近让全球人类灭顶的灾难,记取怎样的教训?就此而论,日籍华人陈弘美最近出版的着作《日本311默示:瓦砾堆里最宝贝的纪念》,可谓来得及时。作者生于台北,却在日本接受大学教育,并在日本工作与生活多年,对日本的社会结构、日本人的文化与心理状况,有相当深入的把握与理解,所以《日本311默示》一书对于「三一一」灾难的「人祸」成因,从「共业」方面考量有相当抽丝剥茧的分析。地震与海啸固然是天灾,但正如陈弘美所言,这些天灾所造成的伤害,其实不少都是人祸所致。

 作者指出,在「三一一」灾难发生以前,跟不少日本人相似,她也是核电的死忠支持者,认为核能既安全、省钱、干净,又环保。但经过这次世纪灾难之后,跟不少日本人相似,作者多年来对核能几近牢不可破的「迷信」开始动摇了,而在搜集资料撰写本书的过程中,作者更发现核能并不如日本政府与核电公司所宣传的那么安全与便宜,而且就算没有那样的辐射外泄,核电设施与辐射对附近地区的环境影响与破坏,也是大大被低估甚或隐瞒的。事关核电生产是一门高利润的行业,日本社会差不多有六十巴仙人口的(经济)利益,都跟核电有关连(例如核电公司便是各大日本媒体的最大广告客户之一),其相互关系可谓盘根交错、纠缠不清。

 不过,作者认为,日本人之所以对核电「迷信」得这么深,也跟日本人的「平等法西斯」民族性,即「讲究平等与一致、排挤异议与不合群」的集体倾向有关。陈弘美指出,虽然日本向来都有反核的声音,但由于日本凡事追求一致与和谐,反核的声音(例如陈弘美在书中访问的「全日本核电诉讼律师团」团长河合弘之)跟社会的主流步调不一致,自然被置于社会边缘的位置,很少被认真地对待。

 但正如作者所反覆强调的,就算现今科技如何发达,并无百分之百安全的核电。核能的确是宇宙赐给我们最巨大与有用的能量,但问题是:若有核灾,核子灾难的祸害每每以秒计,而影响范围广及全球。所以,作者认为「真正的文明是,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宇宙的力量有多大,以及和人力的比例差距。什么可以预测、什么无法预防。真正的有智慧是,知道哪里是不该踏入的禁区。」所言甚是,这不就是宗教对人类有限性的思考?而这不也适合于对人类整体文明的沉痛思索?文明是人类文化登峰造极的发展,但脱缰的文明却反过来造成人类「自作孽」的人间地狱。

 

慈悲的众生

 或许,「三一一」期间,令全球人类最刮目相看的,首先要数日本人民在地震与海啸的灾难中,仍然能够保持克制,在大街上耐心排队等候,井然有序。作者陈弘美认为,这种守秩序的集体性格,跟日本人「讲究平等与一致、排挤异议与不合群」的集体倾向有关,也不一定是正面的。有学校便因为这种守秩序的集体性格,欠缺变通,而终至全校师生没顶。

不过,话说回头,在「三一一」的非常时期,大自然突生的巨变,也着实激发了不少充满人性光辉与温暖的小故事。例如,大灾过后,日本需要大量志工(义工)协助人道救援、清理灾场、慰问灾民等工作,而国难当前,投入志工工作的日本人,就更是来自四湖五海。本书作者便是其中之一。她指出,以她一次参与清除污泥的工作为例,其中的志工便有在外资银行上班的漂亮小姐、在东京开餐厅的老板、退休的消防员、大学生、美国太太,甚至宅男宅女。而且,在没有监督管理、没有人拍手称赞的情况下,志工们仍然发挥着日本人敬业的职人精神。

但更令人惊奇的是,在志工的行列中,居然也有不少年青人的身影。作者指出,「读者若在日本的车上看到青少年让座给老人时,赶快去买奖券,一定中奖,因为这两者发生的机率差不多。」不过,凡事也有例外,根据2012年初的调查显示,满二十岁的成年人中有四成对「三一一」灾难曾经作出贡献,其中包括捐款,而当过志工的人数达4.8%。其间,有妈妈开车送就读高中的女儿一个人上志工巴士、高中生六人自己组团去灾区。事实上,志工工作的确开启了不少日本少年的心,试看看以下的感言:

「本来不想去,到了灾区看到被海啸掩过的房子根本不能住人,但是在大家合力之下,一天就把房子清理完,两位老人家又能住了。这让人很有成就感,被人感谢的滋味是这么好。」

「我们拔杂草时,根很深,竟然从泥土中拔出很多日用品,像棒球手套、电脑游戏USB、行动电话、书包等等,心想这些东西的主人还活着吗?第一次感到每天能够平安活着,光是这样就很幸福了。之后我什么东西都不大想要买了。」

《日本311默示》一书中,有很多这样的小故事,但这些故事,真的很「小」吗?

推荐阅读:

陈弘美着:《日本311默示:瓦砾堆里最宝贝的纪念》,台北:麦田,2012年。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