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时间是分位假法吗?(二之二)

文:蒋锦兆 | 2017-12-08
图:Pixabay图:Pixabay

上篇是从佛法的角度探讨时间作为分位假法的意义,并引龙树菩萨《中论》〈观时品〉的偈颂,说明时间离不开物质。虽然如此,我等凡夫对这个偈颂[1],并不容易摄受明白。这篇从世俗谛及科学的角度,从时间的相对性和物质(依托)性这些方面探讨分位假的问题。

本文的结论是,时间与空间有不可分割性,微观世界存在的不确定性和维度的不可逆性。由此而推断时间有其非常重大的物质依托性和相对性。故此,即使在世俗意义而言,时间也只有其相对性(分位假),而无绝对性或实质性的意义。由是可知,佛经的经首往往只说「一时」,是有其意义的。

时间与空间

中世纪哲学家圣奥古斯丁说过:「时间是甚么?如果人不问我,我自己很清楚。但一旦问起,我便茫然不知。」这说明了,时间在日常生活中很重要,很实在。但他的实质是甚么,想深一层往往未必容易明白的。

在旧有的经典物理概念中,时间和空间是独立存在的;并不形成互相依赖的关系。但在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出现后,时间和空间,就融合成了一个并不平直的时空整体概念。时与空,不仅不再是独立存在的,而是复合在一起的。空间与时间,因为在有限的光速传播的条件下,有着以下三个特殊的分位性质(物附性)。

其一、在一个偌大的空间中两个地点的人来说,他们对于当下的时间的理解,是完全不同,没有「同时」这个概念。例如相距一光年的甲对乙传送我的现在情况,等到乙收到甲的讯息的时候(乙的当下),已是一年之后的事情了;早已经不是甲的当下了。所以距离,即空间这分位,令共通的「当下」不存在。(在佛经中所说到的过十万亿佛土的距离上,再去谈时间便变成了没有意义的了。)

其二、即使在一个规模较小的空间中的两个地点,因为相对运动速度的不同,双方因而实际经验的时间亦不同(不是感觉不同,而是实质性的不同,如甲观察到乙的时钟慢下来)。这是相对论推导的结果,而且在实验中验证真确。但在有限相对速度下时间的分别不很大;要是速度增至可与光速比较的话,结果便完全不同。(如忉利天的时间可比人间长。)

其三、在一个巨大的天体影响下,时空可以发生扭曲,因而时间走慢,甚而至于接近停滞。这也是相对论推导的结果,也经实验确认。由此可以看到物质与时间确有其紧密关系。

时间与微观世界──新理论

上述的是相对论对时空在宏观世界中的演绎。至于在微观世界裏,时空的性质就必须结合量子论以作解释。但两种理论来自两个不同世界,所以两者的融合非常不容易,但却是科学界的新方向。这方面最新的发展就是导出了量子引力裏的Wheeler-DeWitt Equation,描述了时空在量子级展现的情况。一个惊奇的结果是时间的维度在方程式中消失了。这种量子级的物理非时性(timelessness)究竟具有甚么的物理意义呢?其中一种说法是:在微观基态下,可能并没有时间维度(时间的基本存疑性),而只有物与物间的相对转变。时间并非微观物理理论中的必要或基本元素;时间的出现只是微观事物在宏观世界的集体展现结果。正因为我们日常能经验到的是宏观,是石头,是山,我们见不到微观,见不到粒子;于是我们理解的,便是众多粒子的集合表现,是混杂和平均后的结果。而且因为热力学的缘故,众多粒子最终在热散失的过程中损失其能量,故此产生不可逆的转变,并由此而产生了时间的概念[2](这裏似乎也可体验分位假中的假是相对心法与色法假的另一重意义)。至此,便需引入下面时间的箭头问题。

时间与系统──时间旅行

所谓「时间的箭头」,即是指物质在时间的维度上状态的变化,通常是不可逆的。例如玻璃杯摔在地上,破烂了便不能回复原状。但这种时间维度上对称性的破缺,是系统性的缘故(时间的物附性);因为系统往往在最后的阶段中,因热能散失过程的不可逆,而做成了整体性的最终不可逆。在热力学上,这是熵增的过程,亦即系统的秩序性损减了,由秩序状态(杯),变成混乱状态(碎片)。于是时间的箭头便形成了。

这种时间在系统性上的不可逆,常引发科学界的争论,亦即时间旅行或时间机器的可能性。(实际上,从时间的分位假这种性质已可推断这是不可能的,这是因为时间从来都没有它的实质性的缘故。)有趣的是,霍金曾经煞有介事的做了一个关于时间旅行的实验,探讨是否真的有未来的时间旅行者。霍金确定了一个与时间旅行者相聚的时间地点(2009年6月28日剑桥大学某处),并印制了请柬,放在一个既能长久保存又能被将来的时间旅行者发现的地方,又在该预约时间后才公布这项安排。霍金秘而不宣地在指定的时间地点到临,但却没有发现任何的时间旅行者[3]。(大概他们还没有读过僧肇《物不迁论》中的「物不驰骋于古今,各性住于一世」的道理吧!)

总结

从以上各种科学角度看,可以见到时间与空间确有其不可分割的关连性(物附性),在微观世界的存在疑问性(基本存疑性)及在维度上的不可逆性(物附性);在在显示了时间对物质依托性和相对性。所有这些,都对当中分位假的性质及龙树菩萨在时间的物质性的偈颂作了最好的诠释。所以,在以后閲读佛经的时候,读到经首「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的时候,应理解这「一时」并非源于印度人对时间观念的笼统或模糊,而是理应如此。因佛在广大的宇宙中各大千世界说法时,是实在没有一个真正的「时间」可言的。

 

[1] 《中论》〈观时品第十九〉:「因物故有时,离物何有时?物尚无所有,何况当有时?」

[2] Carlo Rovelli (2016),Reality is not what it seems:the journey to quantum gravity.  p.158 - p.222.

[3] 卢昌海《霍金的派对》页15

 

作者 - 蒋锦兆
专业工程师,好科学。退休后转研佛法,视为人生目标。随修读汉文佛典四年课程毕,续沿此路作闻思修。专栏法相津涂作者之一。
作者 :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