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最早的佛像吗?──听佛教艺术讲座后记(一)

文:林苑莺    图:佛门网| 2013-08-21
今年佛诞期间,崔中慧博士应东莲觉苑弘法精舍邀请主讲佛教艺术讲座:「丝路上的佛本生故事」。(佛门网图片)今年佛诞期间,崔中慧博士应东莲觉苑弘法精舍邀请主讲佛教艺术讲座:「丝路上的佛本生故事」。(佛门网图片)
公元二世纪古印度贵霜王朝迦腻色伽一世时期的金币上铸刻了佛像,是目前为止传世最早的佛像。公元二世纪古印度贵霜王朝迦腻色伽一世时期的金币上铸刻了佛像,是目前为止传世最早的佛像。
贵霜王朝时期犍陀罗文化的佛像,以俊美的古希腊人形象出现。贵霜王朝时期犍陀罗文化的佛像,以俊美的古希腊人形象出现。
贵霜王朝时期秣菟罗文化的佛像,印度本土味道浓厚。贵霜王朝时期秣菟罗文化的佛像,印度本土味道浓厚。
建于阿育王时代的桑奇大塔,堪称佛教艺术宝库。建于阿育王时代的桑奇大塔,堪称佛教艺术宝库。
桑奇大塔的佛画雕塑中,菩提树和树下的法座都暗示佛陀的存在。桑奇大塔的佛画雕塑中,菩提树和树下的法座都暗示佛陀的存在。
在桑奇大塔可找到三叉戟(见图上方,左右成对),那是沿自古印度婆罗门教的图案,在佛教中代表佛、法、僧三宝。在桑奇大塔可找到三叉戟(见图上方,左右成对),那是沿自古印度婆罗门教的图案,在佛教中代表佛、法、僧三宝。

佛经说,人若以清净心,于如来灭后,造佛像并恭敬供养,可得广大功德:「无量难思议,智慧及神通,诸善巧方便,悉皆到彼岸……」1,说其福报除了可离苦解脱,还有未来可生天趣,或做转轮圣王,身份尊贵,或随愿不受生为女人,或可得神通,又可净除一切业障(除了定业不可改,但即使恶报也很快报尽福来)……等等,总之可得世间与出世间的广大福报。2


但何时开始有人造佛像呢?


关于佛像的历史,至少可以从佛经、佛教文物考古和佛教艺术史的线索来考量。而佛像的出现和变化,在佛教艺术史上有所谓「无像时期」和「有像时期」。最早的佛像是「无像」?无佛的佛像和有佛的佛像,怎样理解呢?


年初听了两场印度佛教艺术讲座,讲者为来自台湾的宽谦法师和林保尧教授(参佛门网报导:〈古文明的赞歌-记印度佛教艺术讲座〉);佛诞期间,又有港大佛学研究中心教学顾问崔中慧博士在弘法精舍讲有关丝绸之路的佛教艺术。3 他们以丰富渊博的学养,舌灿如花的陈述,介绍了印度、中亚和敦煌等地区许多精美绝伦的佛菩萨像,令人目不暇给,叹为观止。讲座里就提到佛像的出现和缘起,很有趣。



造像犯戒?


释迦牟尼佛在世时,根本就没有佛像,而且造像还是犯戒的!佛陀不主张造像。


造像犯戒的缘起,据说是因为有一天,出了家的难陀还多情地惦念着妻子,不禁在石上画起她的画像来;当佛陀知道后,便教导比丘们:既然立志出家,应要精进修行,好好习定和读诵,莫再愚痴地忆念俗家家眷,且花时间去画像?于是佛制戒条,比丘以后不可造像。4



「无」「有」佛像


到了佛入灭后,也不是马上就有佛像。最初期的「佛像」其实并没有「佛的形象」, 所以说是「无像」。人在历史的长河中,因为思佛敬佛,和为方便教化故,将心中对佛的崇敬和想像通过种种艺术手段呈现,从「无像」的手段过渡到「有像」的创造 。


先说「有像」的最早例子。根据目前的考古发掘,传世最早的佛像实物,要数公元二世纪古印度贵霜王朝迦腻色伽一世(Kanishka I, Kushan Dynasty)时期,在那时的金币上铸有佛陀的立像,而且还有希腊文的「佛陀」一字呢!(附图)


而从佛教古迹追溯,初期的佛像主要属于贵霜王朝时期的犍陀罗文化(今巴基斯坦西北,阿富汗东部)和秣菟罗文化(印度中部);前者的佛菩萨像是一副俊美的古希腊人模样,拥有欧洲人的高鼻深目,非常写实的人体造型……等;后者是印度本土风格,换了东方人的脸,厚壮的身躯,薄衣贴体,多为红砂岩造(因地制宜)……等。


随着佛教流布,佛教艺术结合不同文化,佛像有更多变化,较之于古印度的佛像雏型大异其趣,直至今天世界各地的佛像都各有风格。佛陀长得什么样子,究竟没人知道。佛像造型往往是人的审美和道德理想,以及信仰诉求的反映罢。


「无像时期」呢?这主要涵盖古印度孔雀王朝、巽加王朝到贵霜王朝中期。即是有佛教艺术遗迹,但里面却没有佛的出现。那怎箇表现?怎么知道是佛?就是用象征手法。


无像的佛像画创作手法非常丰富,艺术家充分发挥想像力。代表佛陀的象征符号有多种,包括:菩提树、佛塔、法座、法轮、经行石(一片长方形)、罗伞、佛足(佛的脚印,通常刻有法轮)等,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三叉标──又称三叉戟,沿自古印度婆罗门教的图案,本是湿婆的法器,而在佛教中则代表佛、法、僧三宝。在古印度的佛画中,如果你见到这些图案,就知道那是有关佛陀出现的场面或故事情节了。典型的代表如桑奇大塔(Great Stupa of Sanchi),她建于公元前三世纪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时代,其连环图一样的雕刻,就有很多不见「佛」的佛画,场面壮观、情节生动、造型优美,真是不可多得的全人类世界文化遗产。



艺术盛筵何时再来?


林保尧教授在那次讲座中介绍了桑奇大塔的佛教艺术,揭示画面中隐藏不见的佛陀,可谓耐人寻味。还记得当天慕名而来的人着实太多,许多人要席地而坐,更有一大堆文化粉丝只能挤到走廊「旁听」。林教授有本小书专门讲桑奇大塔,大家有兴趣可找来看看。


另一位重量级讲者宽谦法师,演说很有个人特色,就是兼顾弘法:一边谈佛教艺术,一边契机讲经说法,令人除了眼睛的视觉享受外,耳朵还有闻法的良机,一举两得。希望主办的港大佛学研究中心和东莲觉苑很快再邀请他们两位来香港做讲座。


崔中慧博士的那场,说的是东莲觉苑弘法精舍今年办的连串庆祝佛诞活动之一,B频道有录影,将在8月24日播出,大家不要错过。


关于佛像的缘起,我将在下篇文章和大家分享一些资料,即是有关佛陀三十三天下凡的故事,大家不妨先在B频道听听崔博士的解画,迟些再看我的添足。




[1]《佛说浴像功德经》,T16, No. 697。

[2]《佛说浴像功德经》,T16 No. 697;《佛说大乘造像功德经》T16, No. 694。

[3]宽谦法师和林保尧教授的讲座由香港大学佛学研究中心主办(2013年1月22、23日),佛门网《明觉》有专文报导。崔中慧博士讲座是由东莲觉苑弘法精舍主办的「生命之旅──丝路上的佛本生故事」(2013年5月16日),佛门网B频道有视像录影。

[4]《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卷十一。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