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学研究文学硕士-AD

有爱不孤单

第210期明觉   图、文:何国全| 2010-09-08

在缅甸赈灾时,其中有一趟是到孤儿院发放文具与奉献关怀的行动。这间由一位比丘尼创办的孤儿院,坐落于郊外的稻田中央。比丘尼本是孤儿出身,将心比心,所以深懂亲情的可贵。她也强调“再穷也不能穷教育”的理念,而连同几位老师承担着孤儿们的教学。

这栋两层楼高,长方形的木屋,简单但打理得窗明几净。楼下是起居室和厨房,楼上则是佛堂,也是课室。院里有整百位的孤儿,都是以修女特丽莎当年“见一个,就收容一个”的方式,慢慢集合起来的。大部分都是就学年龄的儿童,宛如一间小学堂。有几位还在襁褓中,牙牙学语的宝宝。

唱歌跳舞本就可以跨越国界,是打破语言障碍的最佳方案,当然也是义工们的拿手好戏。而我,只会跟着小瓜们摇头摆脑,像只搞笑的人猿。载歌载舞后,大家就喜眉笑眼地闹成一团了。医疗团队也赶紧在后方开档,为孩子们看诊。专长儿科的黄医生就有机会大显身手了。她以一贯亲切的笑容看诊, 汗流浃背地做得不亦乐乎。

老师们细心地在药包上写上孩子的名字和注明药物的分量。老师们能用父母心,去疼惜与教导别人的孩子,是何等的发心啊!不仅如此,老师们还对每个孤儿的身世都了如指掌。比如说某某是从菜市捡回来的,而某某又是从垃圾堆、野狗嘴里争抢回来的。想着老师们能甘心默默地付出, 而政要人物蜻蜓点水般走过,却要敲锣打鼓放烟花迎接的场面,感慨系之。

间中看见一位小腿糜烂的女孩。在为她清理伤口时,她不呻吟,眉头也不皱一下,反倒叫人疼惜。在困境中成长的孩子,早已没有撒娇的权力了。她不时重复地向老师发问,老师却暗示她闭嘴。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找义工来作翻译。

原来这女孩在问:“ 你们还会再来吗?”我不解。那女孩又叽里咕噜说了些,表示她们还有很多歌舞要呈献,希望我们能再来观赏。

端详着她那天真无邪的脸孔,和那闪亮眼眸里的期待,我于心何忍,一时答不上腔。我只能荒腔走板地为他们唱了几首忘了大半歌词的童谣,而他们却要把他们的仅有,让我们全都带走。

她那份赤子之心,深深地打动了我。一股莫名的感动忽然涌上心头。我强忍着不让泪滴破坏了气氛,然而,她的笑颜在我的视线里,却逐渐模糊了起来。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