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烦恼」的宗教价值

文:黄笑凤| 2018-12-07
(图:Pixabay)(图:Pixabay)

佛教所说的「烦恼」,梵语是Kleśa,与我们日常生活上所遇到的烦恼是不同的。我们日常生活上的烦恼,一般是指我们在生活上遇到了难题,而这些难题令我们产生困扰,使我们身不调和、心不安乐,一旦问题解决了,身心便回复安稳,回复生活的畅顺感。佛教所说的「烦恼」,也同样有着恼乱身心、令身心不安稳的作用。然而,佛教的「烦恼」并不是以世间的障碍生活来定义,而是以世出世间的障碍开悟证圣而定义的。例如患上重病,一般人都会感到是极大的烦恼,但佛教并不把患病纳入「烦恼」行列之中,因为患病并不阻碍圣智的生起,反而能成为开悟证道的助缘。病苦是佛教分析的八苦[1](梵语duḥkha)之一,亦包含有三苦的意味[2]。世间生存上的烦恼,性质上都可以归入苦的范畴。苦亦是佛教四圣谛中的基石,以观苦的苦、集、灭、道,能证圣道,这样,世间的烦恼,可说是证圣道的因缘。那么佛教的「烦恼」又是甚么呢?

佛教认为「烦恼」熄灭,才能照见真实和达到最理想的生命境界。在佛教南传的经论中并没有详列烦恼的分类。在上座部阿毗达磨的《法集论》、《分别论》及后来的《清净道论》中,只列出了十烦恼事:贪、瞋、痴、慢、见、疑、昏沉、掉举、无惭、无愧,及其包含的范围等。早在《阿含经》中,已载有「烦恼」的种种异名,也有论及种种关于烦恼的事,直到部派佛教的阿毗达磨,才开始将其加以整理分类。特别是说一切有部曾展开了详细的烦恼论。如《俱舍论》按说一切有部论书,以三界中的四圣谛观修,列出十二个阶段共八十八项(使)以贪、瞋、痴、慢、疑、身、边、邪、见、戒十种有利有钝的烦恼,分别存在于三界中,属迷于四谛之理,在见道时即可断除的(见惑)烦恼(见附图一);以及在三界九地中仍有贪等深细的烦恼,各有九品程度,属于思惟上的妄执(思惑),分析出共八十一品需要在修道过程中断除的障蔽(见附图二)。如是以见惑和思惑概括三界的烦恼,是为小乘的以烦恼熄灭而出离三界、证入涅槃的最高理想。而这分类方法亦广见于经论注疏中。

附图一附图一
附图二附图二

后来有大乘唯识家认为见惑于三界应共有百十二(项)使,并以烦恼障为大小乘共断,而所知障则是大乘菩萨所断[3]。《成唯识论》亦按《品类足论》和《俱舍论》取舍而立六根本烦恼和二十大中小随烦恼(见附图三)。天台宗则认为烦恼分别有见思、尘沙、无明三种,以分辨小乘断见思惑出离三界、菩萨通达尘沙惑以完成度众生的使命、断尽无明则成佛[4]。简说如此,然而大小乘各论着也有按烦恼的性质,分为住地及起、根本和随、缠与随眠、心相应与心不相应等烦恼,名数上各有开合,亦大致上都认同在众多的烦恼中,以「贪、瞋、痴」,是一切「不善」法的「根本」,而其他一切烦恼,都是从这三根本烦恼流出的支派,印顺导师在《成佛之道》第四章举例:如爱、染、求、着、悭、谄、憍、掉举等,是贪类;忿、恨、恼、嫉等,是瞋类;见、疑、不信、惛沉、忘念、不正知等,是痴类。

附图三附图三

无论分类如何,佛教一直都标示烦恼是驱使我们作业,是生死苦迫的根源,是证道的障碍,必欲除之而后快。然而,直至天台宗的智者大师在演绎《法华经》时提出「十界互具」和「百界千如」的思想,认为十界(地狱至佛界)各自内具其余九界而成百界,百界各具「十如是」相、性等而成「百界千如」,然后在他的《摩诃止观》中,融入《大智度论》的三世间(国土、众生、五阴),提出「一心三观」、「一念三千」[5] 的观修理念,成为天台宗独有的观修法门,当中指出「恶」亦具实相,这与他疏解《维摩诘经》不思议解脱法门中的「芥子纳须弥」[6] 时所说的「一即一切」理念是一脉相承的,故说「无明即法性」、「烦恼即菩提」,改变了我们对烦恼的负面看法。

智者大师更在「烦恼」的观修上具体以「贪」为例,当贪欲起时,观贪欲的四种相(未贪欲、欲贪欲、正贪欲、贪欲已)的灭、不灭、亦灭亦不灭、非灭非不灭,即以四句观其不生不灭、毕竟空寂,又观其障蔽性、其生起的条件等,最后观其无受者亦无作者,幻现与空及以法性不相妨碍,如是贪、恚、痴三法中具一切佛法,亦即净名(维摩诘)居士所说的「行于非道通达佛道」,亦即观诸恶不可思议之理,若常修观慧与蔽理相应,则能破根本无明[7]。这样,突破了我们对「烦恼」的忌讳、逃逸和厌恶,而彰显出「烦恼」在修行上的正面和积极性。

理想是如此,但亦有学者提醒我们,其实智者大师亦有指出,以恶观心,是需要修行者具有极高的智慧,故说:「六蔽非道即解脱道。钝根障重者闻已沉没。若更劝修失旨逾甚。……放心向恶法作观。获少定心薄生空解。不识根缘不达佛意。」所以这观修法门亦需要对应根机的,如医者用药,故说:「佛亦如是说当其机。快马见鞭影即到正路。贪欲即是道。佛意如此。若有众生不宜于恶修止观者。佛说诸善名之为道。」又说利根与钝根各有两种对机的指引,首先是过去以善法勤修止观的利根者,今生略为指引便可观入法的实相,但若是利根但过去善法观修力薄弱者,则先以善法勤修作为未来观入实相的基础;二是利根但障重而常行恶法之人,由于利根可以恶观修而证入实相;三是钝根但身口意三业亦无过患的人,但因理解力极钝,只持戒行善但不学止观,即使授以这方法亦对未来证入实相毫无帮助;四是不单止钝根,还常习恶行亦不修止观的人,也是不可能以这方法悟入实相的。因此这个法门虽然殊胜,但只适合修习止观力强、观察与反思力亦高的修行者作为增上乃至证入实相的观修法门。

佛教对「烦恼」或「恶」的定义,以及它在修行证悟上扮演的角式,可说是十分鲜明详尽的,而部分西方宗教,也有概括「善」、「恶」的分类。如基督教认为上帝建立了绝对的善恶标准,神学家圣奥古斯丁提出「恶是善的丧失」,「善」是指「上帝的善」,而基督与犹太教等都认为撒旦是「恶」的化身,只要远离撒旦,便可回归到上帝「善」的怀抱。犹太宗教家贝施特则认为「恶」中也有上帝的「善」性,提出「恶」与「善」是一体的,由此「恶」人能从自己的「恶」出发,透过忏悔而达于「善」,他是同样肯定「恶」的正面宗教价值。后来的马丁‧布伯更认为「恶」比「善」离上帝更近[8]。然而,他们的善恶内容及修持方法,以及最终达到的境界,与佛教所说的全然回异。

与宗教的明确立场很不同的是,现代哲学家尼曼认为人类道德伦理上的「恶」其实是难以比较和衡量的[9]。虽然宗教并不以伦理为最终目的,但其对善恶的分析融入了在教义和戒律之中,尤其是佛教,除了在修行和平息个人烦恼上提供了指标,同时也或多或少包摄和满足了伦理的诉求,这亦显得宗教不单在教内对「恶」的对治发挥功用,亦在教外对社会伦理上的「恶」有一定程度上的规范。

 


[1] 佛教从《五王经》、北本《涅槃经》、《大毗婆沙论》、《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等归纳出生等八苦,南传《长部》归纳为十一种(缺病)苦。

[2] 《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七):「谓由生等异门,唯显了苦苦。由此五取蕴苦,亦显了所余坏苦行苦。所以者何?如五取蕴,具摄三受;如是能与如前所说苦苦为器。当知此中亦即具有前所未说坏苦行苦。」

[3] 《瑜伽师地论》(卷三十五):「一切声闻独觉种姓。唯能当证烦恼障净。不能当证净。菩萨种姓亦能当证烦恼障净。亦能当证净。是故说言望彼一切无上最胜。」

[4] 《天台四教仪》(卷一):「一发心住,断三界见惑尽。……次明十行者,……(断界外)……成道种智。……更破一品无明。入妙觉位。」         

[5] 《摩诃止观》(卷五):「夫一心具十法界。一法界又具十法界百法界。一界具三十种世间。百法界即具三千种世间。此三千在一念心。」

[6] 《维摩诘所说经》(卷二)〈不思议品〉:「唯应度者乃见须弥入芥子中,是名[6]住不思议解脱法门。」

[7] 《摩诃止观》(卷二):「云何为观?若贪欲起……进入铜轮破蔽根本。本谓无明。本倾枝折显出佛性。是分证真实位。」

[8] 陈坚(2005):〈贝施特和智顗论『恶』的宗教价值——兼谈宗教中的『善恶』观念〉,《宗教学研究》,第3期。录入编辑:百川。

[9] Neiman, S. (2002). Evil in Modern Thought: An Alternative History of Philosophy. NJ: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作者 - 黄笑凤
寻找真我,发现无我!感恩于众师, 传释尊之法语,清净等流昭聋发聩,知其所以大梦方苏。现随缘于三轮佛学社及法藏寺图书馆辅导初阶, 并协助「净荟」等慈善机构弘法, 同时进修心理学。生活平凡普通人, 以静虑为乐。
评论 :
    更多评论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