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玛尼声的记忆

第310期明觉   文:阿旺洛卓法师| 2013-09-04

凛冽的寒风从那西山口呼啸而下,毫无暖意的夕阳,冷冰冰地消失在那苍茫的西山头。望着对面终年积雪的阿瓦雪山,使人不尽的寒意!在这严寒的隆冬,住在村头的家,正处在这萧萧的风口上。


家里只有奶奶陪着我,也不知道我是犯了啥病?偎依在她的怀里,只觉得十分的无力困盹。奶奶把火塘里的火烧得正旺,用她煮茶用的陶茶罐,为我煮着一罐米粥,在那个年月里,这是多麽诱人而罕见的美食啊!若非生了病,也许还很难见到呢!屋外虽然是寒风呼号的严冬,而奶奶的火塘却是那麽的温暖,在她的怀里觉得那麽的安稳。她的神情永远是那麽的慈祥,她手中的佛珠“滴答!滴答!”的响着,口中不停的念着“唵-玛尼叭咪吽……”,那似诵若唱的声音,就像一首童谣,萦绕在我的心怀。在那严寒与病痛的处境中,她是我唯一的依靠,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留下了温暖的记忆。


随着岁月的流逝,经历了几多风雨,几度苦难。许多往事,亦像天边的浮云,随风飘逝,不可追忆,渐渐淡忘在脑海中。然而,那“玛尼”声的记忆却那样的清晰,那麽的执着!永远的藏在心灵的深处,每当心头有了空间,它就悄然而至,敲开我的心扉,前来拜访我,与我一起回味;哦!那轻唱的“玛尼”声──它伴随着我的脚步,无论是戈壁荒漠,还是冰天雪地。当我叹气的时候,它给我带来勇气;异国他乡,蹉跎岁月,风雨飘摇的日子里,它依然安抚着游子的心。


记得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时季,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竟先绽放,一阵阵芳香,弥漫着我那古老的家园。就在这麽一个日子里,旭日从东山冉冉升起的时候,奶奶却在她的火塘边永远的睡着了,她睡得那麽安详!那麽深沉!再也没有醒过来了。大家围着她,轻轻地念起了“唵-玛尼叭咪吽……”。一缕青烟,从村背后的山坡上缓缓升起,直上九重天,奶奶就这样走了。一位大叔拿着一瓶清酒,敬上一杯!伤感地请奶奶捎个话,给他过世的妈妈:“叫她安心!不要挂念家里”。我想,原来奶奶是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总有一天她会回来的,就盼着她早些归来。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却再也不见她的踪迹,她的佛珠仍就挂在那里,那动听的“玛尼”声依然萦绕耳际。


有一天,家中请来了一位很老的喇嘛,他给奶奶摆了一席酒菜,念念有词地忙乎了大半天,说是请奶奶回来吃饭。然而,左盼右盼也不见她踪影,很失望!就问尊敬的喇嘛:“怎麽不见奶奶来吃饭呢?”他说:“奶奶已经用过饭走了,还留了一份给你呢!”结果,吃到了平时很难见到的鸡蛋、干鱼、香肠,很感激奶奶还记挂着我,留给我这麽好吃的东西。夜深人静,在那甜甜的梦乡里,奶奶来看望我。她还是那麽慈祥,那麽温和。我好不高兴呀!奶奶却说:“我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以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心里好难过呀!就问她:“奶奶,路上有伙伴吗?”她告诉我:“有很多伙伴的。”我也就觉得安心了许多,这样她在路上也不会孤单了。我还想到,她一定是到遥远的地方,寻找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爷爷去了。还记得她常常说起:“爷爷,赶着骡马,远走他乡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了。”


平淡的人生,古老的家园,留下了一生一世的温馨记忆!




作者简介:


阿旺洛卓法师,于1989年出家,拜格西-益西熙饶为师,开始学习藏文及初级佛经仪轨的诵读。1994年初,前往南印度,求学于藏传佛教格鲁派三大寺之一的哲蚌寺洛色林佛学院,师承大善知识格西-朗嘉旺钦、格西-耿顿索巴、格西-丹巴曲佩等,学习佛学五大论,于2010年圆满毕业,现正准备于2014年初考取格西学位。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