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生死在心

文:妙凡法师 | 2020-03-21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今天去支援佛事,回程到了台北站已经是十点半了,上车的旅客一坐下来,就把二只手往后脑勺的椅背上交叉后靠休息,看着那二只黑黑、丰腴的双手一动也不动的停格在我的眼前,我心裏想,这样的夜、这样的静,要是死人,我会怎么办?还自在吗?睡着的乘客,让我想到十几岁时,一段对生的安然,对死的恐惧的仲夏狂想曲。

从小爱书、看书,因此买书成为我在童年时代裏,最大的兴趣之一。每个礼拜我都会不畏艰难的骑着脚踏车,经过田野、山林、坟墓区到镇上的书局买书,从格林童话到刘兴钦的阿三哥与大婶婆、从小野的蛹之生到席慕容的七里香,从琼瑶的六个梦到倪匡的卫斯里,从曹雪芹的红楼梦到金庸的天龙八部,看到天黑不知道开灯,看到骑车时,还不忘看一句是一句,就是这样的青春岁月,频添许多少年愁滋味,同时,也丰富了自已的想像空间。思想,就像长了翅膀般的逍遥,在叛逆的青春裏飞翔。

有一天,我照样骑着脚踏车要到镇上买书,条条大路通罗马,我想抄一条林木森森的捷径去镇上。午后,正是小憩时候,竹林裏是悠闲的风,轻抚得大地昏昏沉沉的想静了,很静,静的原野裏窸窸窣窣的清脆,静的一丁点声响都惊天动地的大声,静的……我的想像力都出来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这会儿要是有个甚么,怎么跑?

突然,眼前出现一位男众四平八稳的躺在铺好的竹席上,没来由的我心裏一慌,活人?还是死人啊?这样骑过去,他会不会突然跳起来,像殭尸一样一蹦一跳的跟着我?心裏好慌,又倒退不及,只好以时速一百二十的速度,横冲直撞的向前,爸爸妈妈保佑,希望不要是一场「魇遇」!

有没有跟来?当然没有。真的是死人吗?当然不是。等我的理智克服了我的想像力时,心智顿开,唉!务农的农夫累了,舒舒服服的躺在路边树下仰天长啸啦!那裏知道路人甲我充分的发挥想像力,自导自演了一场「死亡游戏」的恐怖电影,自己吓自己。

此时,火车在铁轨上驰程,喀隆喀隆的声音不时从车底传来,望着眼前这 一双交叉摆着黝黑的手,人命在呼吸间,一口气不来,只是一团肉体的物质, 生死可怕吗?生和死不同吗?生死只是生命不同型态的转换罢了。

拖死尸的是谁? 生死的恐惧来自心的分别,生死在心。

编按:原文刊载自《人生是过堂》,佛门网获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