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白粥禅修营

第266期明觉   文:心田| 2011-10-07

今年41岁生日,送给自己的一份大大的生日礼物,就是去了只吃早午两餐白粥的禅修营,好好培育正念,在灵静中,让一切沉淀、净化。

今次禅营是由彩庭、Joe、细金等富有经验的禅修者发起的。他们都跟过葛荣(Godwin Samararatne)、乌普(Upul Gamage)习禅,感悟到生命的无常、修行的逼切,本来只约「围内」几个共修,不过因为她们慈悲,也把这个信息发给有经验的禅修者;因为是进阶禅修营,当中不设指导、不设佛法开示,相信大家能自理了。

一收到电邮,立即回覆:「正!一定要去。」我这个贪欲型的人,正正需要刻苦锻链一下;简单的食物、纪律的生活、朴素的环境,可以叫心受训,更易为所得到的一一感恩。我是多么的幸福,身为老师,在2/9开学的日子,竟然还可以一连放几天假,参与全程的避静。

 半夜4时半起床的感觉很好,抬头看星空,感觉很富有。一整天的时间可以在宁静中渡过,感觉很奢侈。午后可以来个午睡,心肾交感,一切暗暗切合《黄帝内经》的子午流注养生法则,修心之余,也调理好身体。

原以为可以一口气坐它两三个小时,怎料进阶禅修营的时间表是一小时坐、一小时行的,而且还要各人同步进行。好吧!反正这正好学习在群体中生活,自我不得不缩小,这更可喜,对于喜欢我行我素,喜欢自觉独特的我,这是一帖很好的药。

没说三天话,很有力量。今次禅营的禁语,大家都做得很好。当中的好处,只可意会,不可以言传。

慢慢走路,思绪涌现,让它们一一飘过;如果一不小心黏着了,觉察到,也就放开,已经走过了拿这个怪责自己的阶段了。心,快得可以观察到要去胡思乱想的动机,也就按捺得住,继续乖乖的。一个思绪与另一个思绪之间,有点可叫人稍稍喘息的空隙。

       

未几,心不够快了,也就由它罢。因为今次不是修四十天,只是四天。

饿极的时候,吃上一口白粥,稀稀的,已经极美味,一碗已经饱了。这样更能让人分得清楚甚么是需要,再多的就是欲望了。很难过的时候,便容许自己吃了颗糖;也自备了咖啡。后来全吃完了,也只好作罢。肚子空空,腹部扁扁,感觉也很轻省。

Joe带我们观死,很好,可以提醒自己放下我执,到底生命还有甚么比修行更逼切呢?

去年丈夫仍和我去吃日本菜庆祝生日;今年,他已提出离婚了。刚好有今次禅营,可以让自己很有意义地度过。随意地,心有多少痛苦呈现,就让它呈现多少;有多少甜蜜的回忆浮现,也一一感恩、记下,然后放下;不勉强不逃避。有宁静的空间,令伤口有机会浮现,我又能以正念观察它无常的本质,我还想怎么样呢?       

多谢生命让我有这么多经历。

多谢彩庭、Joe、各位法工和同修。有兴趣看看照片的,可以去FB的Upul Friends。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