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纪文凤,人间的千手千眼观音

文:邝志康    图:由受访者提供| 2015-01-14
纪文凤一生跟高人有缘,每次都是偶然发生,例如曾在台湾拜访星云大师。纪文凤一生跟高人有缘,每次都是偶然发生,例如曾在台湾拜访星云大师。
纪文凤和敦煌研究院特别研究员李美贤女士于敦煌合照,李老师对保育敦煌的热诚,令她深深感动。纪文凤和敦煌研究院特别研究员李美贤女士于敦煌合照,李老师对保育敦煌的热诚,令她深深感动。
第3号洞窟裏的千手千眼观音壁画。第3号洞窟裏的千手千眼观音壁画。
纪文凤的筹款能力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图为与与第61窟数码化功德主Mrs Pansy Muller合照。纪文凤的筹款能力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图为与与第61窟数码化功德主Mrs Pansy Muller合照。
垂谊乐社委约作曲家盛宗亮(左一)创作了乐曲《灿影》(The Blazing Mirage),灵感来自敦煌石窟。纪文凤是乐社的副主席。垂谊乐社委约作曲家盛宗亮(左一)创作了乐曲《灿影》(The Blazing Mirage),灵感来自敦煌石窟。纪文凤是乐社的副主席。
纪文凤和港大学生在云南丽江永胜村协助修建无止桥。纪文凤和港大学生在云南丽江永胜村协助修建无止桥。

观音的其中一个法相共有十一面,世称千手千眼观音。不说不知,人间也有这样一位千手观音。


她的名字叫纪文凤,是广告界的风云人物,现职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事情要由数年前说起。



邂逅敦煌的万里黄沙


纪文凤一生跟高人有缘,每次都是偶然发生。她曾在台湾拜访星云大师、证严上人等大德,也曾拜见仁切宁波车、明就宁波车,大宝法王和达赖喇嘛,这种感觉很奇妙!她说,「我并不是佛教徒,更不是宗教狂热者,不过若要我选择一种信仰的话,我会倾向佛教。」


2010年,星云大师获香港大学颁授名誉社会科学博士学位,期间她跟李焯芬教授等人一同为此事奔走,因而认识到教授的妻子──敦煌研究院特别研究员李美贤女士,二人遂邀请她到敦煌一游,顺便庆祝饶宗颐教授生日。其实在此之前,她已经购得一套《敦煌石窟全集》,心虽向往,却一直未能亲赴大漠,这次成行,可谓因缘际会。起行前,李老师为团友特意办了一场讲座,介绍敦煌的特色,历时四小时,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李老师对保育敦煌的热诚,令她深深感动。


就是这样,她终于一偿夙愿,自此与敦煌结下不解之缘。


来到敦煌,纪文凤除了感到震撼之外,还有一丝的「似曾相识」,「我是个有预感的人,我一踏上这片土地就有个强烈的感觉——敦煌不正是香港的前世今生?无论过去多么先进繁荣,这个古丝绸之路上,盛唐的大都会却逃不过衰落的命运变成废墟!近日这种联想又回来了,后占中的香港,一方面竞争力不断减弱,另一方面内部有那么多纷争、乱局。」她要大家借镜:万里黄沙,也不过一吹即散。



人间的千手千眼


在旅程中纪文凤结识了敦煌研究院院长樊锦诗,所谓识英雄重英雄,她特别佩服樊院长为保护敦煌,献出自己的一生。「樊院长对我说,甘肃没错是很贫穷,但放任它发展旅游的话,敦煌会消失得更快,所以无论多辛苦她也要撑住。」那一刻,纪文凤感动了,刚巧研究院在进行洞窟数码化的工作,她便决心为中国的世界文化遗产找人赞助筹款,带头为保育出一分力。这一趟一行人筹募了四百多万。她兴奋地说,「敦煌最着名的是飞天,不知怎的我跟李老师说,我只要观音,于是他们给了我莫高窟的第3号洞窟。」


那是敦煌唯一一个以观音为主题,窟内最主要的是两幅白描千手千眼观音经变图。顺现成章地,纪文凤得了个「千手千眼」的外号,因为她的筹款能力简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她忆述敦煌最大最贵的洞窟是第61号,如果要将它数码化的话,需要一百二十万元,不易找到功德主,刚好一位好久不见,旅居美国的好朋友( Mrs Pansy Muller) 飞来探她,她把握机会游说,纪文凤说就好像如有神助,「那位朋友还是给我『哄掂了』!」「哄」只是打趣,归根结底,是她的个人魅力使然。


纪文凤先后去了四次敦煌,最有意义的一次是陪同三十二位港大同学到那裏实地考察九天。「缘起是港大筹划百周年校庆,我便提出不如办一个考察学习计划,让学生到敦煌,认识和接触中国文化的精髓。我希望敦煌能成为香港通识教育的最佳教材,不需要跟学生说学历史甚么的,国民教育也不用,就这样带他们去便行了。」她指着桌上由又一山人设计的活动宣传单张及海报,继续说道:「计划的名字就叫做『敦煌文化及保育研习系列』,包括四场讲座及实地考察,我找了中银慈善基金赞助八十万,效果叫好又叫座。」


行程首天,学生们坐飞机到兰州,转乘12个小时火车到敦煌,到达是清晨,稍作休息,我们譲学生先到戈壁沙漠,骑骆驼,看月牙泉,「到达后他们很兴奋,毕竟活在香港的年轻人,从来未有机会亲身体验沙漠。」纪文凤又表示,除欣赏洞窟和上课外,学生也有机会到雅丹地质公园观光,回程坐车穿过阳関,口中念着「西出阳关无故人」,十分浪漫!虽然九天说长不长,但回港后大家对何谓「莫高精神」有了更深的认识。采访当天,她身穿一袭由Vivienne Tam设计的九色鹿衣服,色彩艳丽自然,充分呈现出原壁画的神韵,她借此为例说,「九色鹿的故事教导我们不要以怨报德,其他石窟裏的经变图各自也诉说不同的故事,我想敦煌可以用来提供德育的教材!」



心系公益 无私奉献


当然,纪文凤跟敦煌的缘分还不止这些,去年出版的《立体看敦煌》一书,记录了她在传承敦煌文化方面所作的努力和贡献。她是幕后推手,短短个半月内便促成书籍出版,委实惊人。另外较少人知道的是,在2012年,由她出任为理事会副主席的垂谊乐社委约作曲家盛宗亮创作了乐曲《灿影》(The Blazing Mirage),灵感来自敦煌石窟,希望带出中国文化与中亚文化是如何互相影响、互相渗透的讯息。


而最近在香港文化博物馆举行的「敦煌──说不完的故事」展览,她亦有份游说和请李老师安排康文署的高官到敦煌考察,还得以窥见一些平常不对外开放的洞窟,有些更连敦煌的工作人员也从未看过,实在是另一次难忘的宝贵经验。「事后我跟教育局局长和林郑月娥司长提议,不用甚么国情教育班,直接让学生到敦煌,潜而默化,让他们感受中国浩大的历史和文化的底蕴,正如『无止』做着的工作。」她笑着补充说。


谈到无止桥这个项目,那是为国内贫困和偏远的农村设计和修建便桥及村庄设施的一项社会服务 。纪文凤是「无止桥」慈善基金的创办人和义务秘书,她解释说,「无止桥是一度桥梁、搭通中港两地的年青人,譲他们亲身参与,减少中港矛盾和加强沟通,大家才会对国家民生有更深切的体会。」同样道理,从书中阅读到形容洞窟如何如何精彩,跟手持电筒,走进阴暗的窟裏直接观赏是有很大的差别。


纪文凤为社会公益奉献了自己,有人称她为千观音,她忙称自己道行不够,愧不敢当,叫她千已经很开心!她説她比较接受有些朋友称她为侠女,因为她喜欢帮人疏才仗义去行善!从敦煌保育到无止桥,她全情投入,尽心尽力,无怪乎李焯芬教授也说:


「世间如能够多几位像文凤这样的千手观音,那该多好!」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