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芬馥五戒香──染污离,清净生;烦恼灭,菩提增

第317期明觉   文:道然法师| 2013-12-11

茫茫大海,浩瀚无际;惊涛骇浪,万马奔腾;潮涨潮落,深不可测,这就是翻腾的大海,簇拥着汹涌的力量;


广阔大漠,叠叠沙丘;灼人热浪,毒辣如焚;黄沙如雪,北风夜吼,这就是死寂的沙漠,凝固了一无所有的荒芜;


高峻险峰,鬼斧神工;莽苍松林,逶迤绵延;深谷幽潭,森然阴惨,这就是云浓雾密的万壑千峰,重叠了险峻峥嵘的直插云霄。


如果要在鲸波万里中畅快遨游,如果要穿越衰飒空寂的荒漠,如果要攀登兀突奇峭的绝壁险峰,探险者们必须确保完善装备,才能有效地提高成功的可能性。同样地,对于佛教修行者来说,要从生死流转,无有止境的轮回中解脱出来,只有精进修行戒、定、慧,才有可能止息烦恼,得到现世益处,并最终消除三界生死缺憾。在此其中,戒学被认为是学佛之基,所谓「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 所以梁朝慧皎法师说:「入道即以戒律为本。」五戒,则是在家众受持的根本戒律,是原始佛教伦理思想的性质和主要内容。1


早期宗教的发展,从祭祀祈祷的迷信信仰逐步转为伦理道德意义的宗教,此谓之宗教的伦理化。在中国文化中,这个进程比较早就实现了。在周公时期,中国文化中的「天」概念就由殷商时期的至上神观念的「帝」信仰,转变为伦理的道德义的「天命」概念,此是一个重大的转变。从此,中国文化的本质特征由宗教的精神转向为理性的伦理精神。


重视伦理而非宗教也被认为是原始佛教的特质,原始佛教重视伦理的作用,而不主张宗教迷信,与同时代的印度其它宗教相比,极为重视道德教化,被公认为是佛陀教义的一大突出特征。佛陀数十年东奔西走,苦口婆心地向许多人说教,无不是劝人弃恶修善,按合理的道德规范自我控制言行,起码做一个有道德的好人。佛陀的缘起论、业力论、修道论等学说,无不落实伦理实践,可以用「七佛通戒偈」中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八个字总括之。2


在佛陀的时代,业报轮回理论是当时印度社会与婆罗门「祭祀」理论相反的观点。当时祭祀、拜火风俗盛行,以此祀神祈福。佛陀对此的看法却不同,在《杂阿含经》第93经中,记载了一长身婆罗门作「邪盛大会」,准备以七百只牛及羊犊、种种小虫都绑来以供祭祀,来到佛陀处请问办大会的办法,佛陀告诉他这样做不仅不能行施作福,反而会造大罪业。这里显示出佛陀重视的不是外在的祭祀,他更重视基本的伦理责任和内心的品德修养。《杂阿含经》1039、1940经记载了两个婆罗门奉持婆罗门的斋法,期望以此获福,但佛陀告诉他们这样做没什麽意义。佛陀认为,如果一个人不行十善业,即使他做斋法,也得不到清净。而如果行十善业,即使他不做斋法,也得清净。正如佛陀所说:「婆罗门,我不在祭台上点燃木树,我所燃之光在心里。以此永恒不灭的火花,控制一己的欲望,我把生命变成更高贵。3


这种重视伦理行为的自解脱思想是由原始佛教的正确知见所决定的。不受任何幻相迷惑,不带任何主观成见,不被任何学说和权威制约,不掺杂任何感情,以极度清纯明净的心「如实知见」宇宙人生的真实面目,被佛陀强调为了生脱死的诀要,乃佛陀教义的心髓所在。佛陀如实知见的真实,不像世间绝大多数宗教、哲学那样,首先预设一个本体、本元、大梵、上帝,而是从理性思辨出发,从纷纭万象中概括出普遍规律——缘起法则,运用缘起法则,如实综观人自身及宇宙万有,分析世界的基本结构,从而得出「诸行无常」、「诸法无我」的结论,将众生生死苦恼的根本原因,归结为不能如实观无常、无我而生的认识上的谬误、执着。4与其它印度宗教一样,佛教是要求知识与行为,理论与实践合一的。当哲学能使人了解真实,进而对行为有所规范的时候,哲学才是有意义的。了解宇宙和人不是哲学的最终目的,祗是过程而已。知识或智慧的最后目的是解脱。在《圣求经》中佛陀指出,他所要找寻的是超越生、老、病、死的世界。佛陀重视个人的修养以及道德的修持以求解脱。5


佛陀的道德教化,以缘起法则、业力因果说为理论依据,不依神意,不依社会契约,而着眼于个人今世、后世及究竟的利乐,因而具有很好的社会教化效益,在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谐调人际关系、促进社会安定方面,长期以往,至今仍具有巨大的积极作用。61993年,在美国的芝加哥召开了着名的宗教议会会议,为适应日益加剧的全球化和多元化趋势,世界各宗教的代表共同发布了着名的「世界宗教议会宣言」,即《全球伦理普世宣言》,在这伦理底线下「全球伦理宣言」提出了「四条不可取消的指令」,即:


一、一种非暴力和敬重生命的文化:「不可杀人」!


二、一种团结的文化和公正的经济秩序:「不可偷盗」!


三、一种宽容的文化和诚实的生活:「不可撒谎」!


四、一种男女之间权利平等与伙伴关系的文化:「不可奸淫」!7


因此,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佛在二千五百多年前制定了的五戒,就是为了帮助弟子实现人生的平安、健康和快乐,乃至解脱,目的是凸现了对人生的本质、人生的价值以及生命完善的途径和境界的理解和探索。




延伸阅读:


方立天:〈中国佛教伦理及其哲学基础〉,《哲学与文化》第259期(1995.12),页1136-1147。


刘述先着:《全球伦理与宗敎对话》,台北:立緖文化,2001年。


《杂阿含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02 册 No. 0099。


《中阿含经》,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01 册 No. 0026。


《优婆塞戒经》卷六,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24 册 No. 1488。




释道然,法号常修,字道然。广东顺德人。出家前获文学学士学位,游戏文字,任职策划。2001年随大屿山屿山兰若上衍下空法师出家,次年圆具于宝莲禅寺。先后求学于香港大学、南京大学和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分别取得佛学硕士和宗教哲学硕士等学位。好乐念佛与写诗,喜爱欣赏蜡笔画。相信「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1]黄夏年:〈佛教伦理的现代意义〉,《北京行政学院学报》第6期(2003年),页64。

[2]陈兵:《佛陀的智慧》(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6),页292。

[3]刘鹿鸣:《基于〈杂阿含经〉的原始佛教思想简论》(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论文,2004年5月),页40。

[4]刘沧龙:〈尼采对佛教的批评及两者形上思想之比较〉,《华梵大学第六次儒佛会通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下册)(台北:华梵大学哲学系,2002.07 ),页392。

[5]David J.,Kalupahana, Buddhist Philosophy: a Historical Analysis (University Press of Hawaii, 1976), pp. 56-57.

[6]同注2。。

[7]Hans Küng, and Karl-Josef Kuschel, “ A Global Ethic: the Declaration of the Parliament of the World's Religions”, in Chicago, Ill., Parliament of the World's Religions, 1993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1993), pp. 24-34.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