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衍杰法师谈晚年(过渡篇)──修行融入生活,晚年绽放色彩

文:黄夏柏    图:Tim Liu| 2016-01-13

安享晚年,简简单单的四个字,随着社会上护老问题频生,益见行之困难。活在当代的长者,因医疗发展和生活质素提升,骤看是在福中,但五花八门的治疗方法、排山倒海的保健资讯,不仅教人无所适从,有时候广告提出的健康危情,更吓怕了老人家。同时,晚年总予人孤寂的印象,不少长者自觉无所作为,郁闷的走完最后一程。

就上述的晚年课题,早前向衍杰法师请益。法师出家前从事医护工作,有大量看顾长者的经验。这次,法师从生活出发,分享个人体验与观察,指出年老并不可怕,亦非问题,重点在于长者、家人及社会人士如何看待这课题,大家倘能互助互勉,晚霞其实充满光彩。这裏直接摘录法师当天的开示,与读者分享。


以「正知正见」面向「无常」法则

抱持「正知正见」是十分重要的,不仅在学佛的路上需要,还要把「正知正见」放到日常生活中,譬如人家宣称喝牛奶好,你不要立刻冲去喝,应想想是否对自己真的好。事实上,近年亦出现了不少关于牛奶的问题。

为何要「正」?就是必须明白个人的见解未必是对的,你要依循宇宙存在的法则,才能够有「正」。若不依循这种存在的法则,某些事情会被视为永远是对的,那是「常」;像说饮牛奶永远是对的,便成了常理,是「常」的法则,但现在知道饮牛奶是不行的,这就是「无常」。明白这一点,才能放开心怀,把眼光放远一点,以客观、包容的态度去看待事情,给自己多点空间、自由度去消化,理解是真是假,然后处理自己的问题。

「常」的法则,譬如医治这种病要吃这种药,但有人患上同样的病,吃这种药却无效,何解?因为死的法则,并非病,而是我们的业;我认为死亡的深层次原因,不在于病,而是业。没有这个业,就不会在这一刻生起这个病而死亡。老年毛病亦是一样,为何出现骨质疏松,是源于运动不足、不晒太阳、饮食问题等,我觉得不可能单单饮牛奶就能解决。

现代人往往走得极端,认为某件事有益,便全副精力、甚么都投放进去,但其他方面又怎样?往后便没有弹药,你想发弹亦不行。回到佛法,何谓「中道」?就是不偏不倚、不左不右、不高不低,刚刚好,这是很有智慧的。散步有益身心,若你走得气喘吁吁,便要思考:这个运动在这一刻对你是否恰当?好的运动不应该把你拖垮!「中道」实在是「正知正见」,日常生活和佛法是无法脱离的。


老有所用,晚霞多美

老不是一个问题,老可以病,但病可以不苦。在老、病、死的过程中,人对自然生理法则起了严重的排斥、恐惧和否定,出现很多负面情绪,把自然的法则,变成很凄惨的状况。佛陀说「八苦」,我的理解是八种情境,人很容易对这八种情境生起我执,形成负面情绪,出现排斥、厌恶,当下把一个很自然的法则,变成很不满的状况;苦就是不满,不开心,心不稳。我学佛并非因为苦,我看生命是很光明、很快乐的,关键在于你怎样去看整件事。

晚霞真的很漂亮,晚年是黄金岁月,累积了过往那么多年的人生经验,就像水彩画,每天画一点点,几十年来是多么丰富。晚年不是悲年,是彩年,充满色彩。老人家不要悲观地看晚年,所谓「食盐多过你食米」,那些经验是后辈体验不到的,身不在其位者是无法了解的,可是,我们常常以自己的位置去批评对方的位置,当去到四、五十岁时,才会明白父母当天说的话很有道理。

在美国大觉莲社有位沉醒园女士,已经105岁,一位十分和悦的长者,平日会写诗词,每天读经,一年可以诵六百部《金刚经》!还有《法华经》、《般若经》,四年前仍上台表演唱歌跳舞,完全看不出年纪已经这么大。她的心态特别好,对于饮食,她没有分别心,不会刻意回避大家认为「无益」的食物,没有疑虑担忧,总之就是开开心心的吃。我们常说感恩她也来不及,她是一个长者的典范。她很有修养,懂得感恩身边人对她的照顾,常说:「甚么都没所谓,样样都很好,我只有感恩,别无他求。」


把修行引入晚年生活

把一些修行方法放进老人教育中,我觉得是可以的。父亲和我阿嫂有个缘分,那时阿嫂患病,父亲呜呜的哭,阿嫂说哭对她没有帮助,倒不如诵经,于是给他《阿弥陀经》,现在他一早一晚,很准时,每天都读两本。最近衍阳法师往生了,阿嫂又给他《地藏经》。现在他每天都诵《阿弥陀经》和《地藏经》,他不是佛教徒,虽然不明白内容,但诵经的过程,透过耳根、眼根,心识便得到净化。不单是佛教,其他宗教的修行亦可以,借此让长者的生活丰富一点,生活有所期望,生命得以安稳、净化。

说修行,生命中应该把握当下与人的相处,对经历晚年的人尤其重要,不管与儿孙、朋友、大家的相处,无人能估计到可以维持多久。不要认为人老了,就坐在那儿等死,我觉得,可以想想生命中自己曾对不起谁,你可以处理这方面的情绪,若那人仍在世,可以找对方茶聚、倾谈一下,即使简单打个电话亦可以,或者有谁要感恩,何不多道谢一声。人的相处是很大的艺术,老人可以这样做。平日我们脑海充塞了很多起起落落的情绪,是是非非,谁对谁错,这些若处理得到,人就可以轻盈自在。

老人家需要修复好人我之间的关系,修复好情绪,何苦记挂令自己愤怒的事?把愤怒延续一生,没有必要。


(续下篇)

作者 - 黄夏柏
生于澳门,中学毕业后移居香港。曾任电视台编剧及报刊编采人员,2007至08年,为《明觉》(印刷版,刊于《明报》)编辑。现职自由撰稿人,曾出版有关本土文化著作数册。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