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西藏度亡经》与‘中有’思想(上)

文:唐秀连    图:Pavel Prazak| 2016-08-18

二十多年前,索甲仁波切(Sogyal Rinpoche)根据《中有大闻解脱》(藏Bar do thos grol chen mo,或译《西藏度亡经》)改写而成的《西藏生死书》(The Tibetan Book of Living and Dying),因为语言精炼,叙事生动,甫问世便在世界各地风靡一时,万人争读。自此,「中有」、「中阴」等本来鲜为人知的藏密名相,对于许多不谙佛法的人来说,也霎时间变得琅琅上口。[1]

 

随着《西藏生死书》在坊间一纸风行,《中有大闻解脱》遂为世人所熟悉,俨然成为佛教「中有」思想的唯一代表。不过,考诸印度佛教经论裏的「中有」观念,其实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再者,不同经论所建构的「中有」理论,更可能完全不同。因此,尽管目前谈论「中有」的人士最常引用《中有大闻解脱》的教法,但站在研探佛教思想史的立场,则无必要先入为主地将出自藏传宁玛派岩藏法典的《西藏度亡经》的教义,[2]奉为「中有」思想的最高圭臬。

佛陀未曾提出「中有」

「中有」,梵语antarā-bhava,又译作「中阴」、「中蕴」、「中阴有」,指人自死亡至再次受生期间之识身,能招感六趣生死之果。据《俱舍论》卷十载,「中有身」即「识身」之存在,乃由意所生之化生身,非由精血等外缘所成,故又称为意生身(梵 manomayakāya)。「中有」一词,在汉译佛典文献裏,最早见于《阿毗达磨集异门足论》、《阿毗达磨法蕴足论》等说一切有部的论书中,成书时间已经是西元前三、四世纪期间。

至于在更早期的契经中,却未发现佛陀亲口承认「中有」的直接经证。[3]由于欠缺佛说作为共许的依止,因此在部派佛教的学者之间,便形成了「有中有论」和「无中有论」两大对峙阵营。论诤的焦点,涉及多方面的经证和理证,其中一个学理上相当关键的争论点,乃系六道众生从死后至再次结生之间的过渡期间,是否需要成立一个微细识身,以证成死生之间业果相续的历程。

「中有」之成立关乎对业果相续方式的理解

「无中有论」者认为,只要凭借业力,就能建立起前后世之间的继起关系,不需要另外建立「中有」这个微细识身,来连接前生的「死有」和下生的「生有」两个次第。

主张「有中有论」的毗婆沙师则反驳,若没有一个在转世过程中生起的识身,身心会在前一生终结的刹那突然由有而无,到下一生开始时又突然由无而有,换言之,在这一期生命的五蕴身心坏灭后,与来生的五蕴身心之间,将会存在一个中断的阶段。这种断灭论式思想,明显违背了佛法最根本的缘起论原则。

以上双方争辩的症结,在于死生之间的业果存续方式,是否必须仰仗某种形式的身心之前后相续来加以证立。赞同这种观点者,如说一切有部和犊子系,自然主张「有中有」。反之,认为单以心识的前后统一,已能充分解释轮回主体在转世过程中的统一性问题,如大众与分别说系,则反对「有中有」。[4]

可见,「中有」之成立理据,实际上关乎不同宗派对业果相续方式的自身理解。因此,「中有」是否存在,与轮回理论内部的种种学理问题,以及部派所崇奉的宗义,有着深切的关系。          

 

待续

 


[1] 《中有大闻解脱》最早为西方世界认识,始自1927年美国学者伊文斯‧温慈(Dr. W. Y. Evans Wentz)根据卡孜‧达瓦桑珠(Kazi Dawa Samdup)喇嘛的英译加以编辑整理后,以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 为名刊印的专着。至1998年,此书已卖出五十二万多本,还被翻译成许多其他欧洲、亚洲语言出版。最早的中译版本是1983年面世、由徐进夫翻译的《西藏度亡经》。

[2]《中有大闻解脱》系属于宁玛派伏藏师事业洲(Karma Lingpa)在十四世纪发掘出来的伏藏法典《寂静忿怒密意自解脱深法》的两个法门系统之一的「中有闻解脱导引」。

[3]释常延着:《佛教中阴身思想之源流与发展》(台北市:法鼓文化,2016),页33。

[4]同上,页72-74。

作者 - 唐秀连
广州中山大学哲学博士、香港中文大学文化及宗教研究系讲师、香港中文大学宗教研究文学硕士课程副主任。曾任东京驹泽大学佛教学部研究员,研究范围:天台学、梵文佛典、中国佛教哲学。

电邮:tongsaulin@hotmail.com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