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读小泽征尔与村上春树对谈录

文:黄杰华 | 2015-03-13

音乐家要纪录事业的一鳞半爪,可以着书立说,或找别人代笔,更可与合着者来个对谈。着书者如穆堤(Riccardo Muti),亲自执笔,现身说法;代笔如着名的Harold Schoeberg为荷路维兹(Vladimir Horowitz)立传。至于本文浅谈的,是村上春树的对谈纪录《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

村上春树与小泽征尔,早在各自的专业发光发热,村上的作品,读者无数。小泽作为卡拉扬及伯恩斯坦的助手,曾任波士顿交响乐团,维也纳国立歌剧院(Wiener Staatsoper)及斋藤纪念乐团(Saito Kinen Symphony Orchestra)的音乐总监,难能可贵得几可成为当今日本指挥群的偶像。作为小说家的村上当然不例外,他有一次与大师闲聊音乐,忽发奇想,希望将对谈记录,大师立即首肯,文稿便成为这本对谈录。

纪录以顾尔德(Glenn Gould)与伯恩斯坦的布拉姆斯协奏曲开始,二人边聆听边细诉音乐及乐坛逸事。对于某些乐曲,二人边听录音边作交流,诸如布氏第一钢协、卡拉扬与顾尔德的贝多芬第三钢协,通过聆听,突显钢琴家怪之所在。对音乐有兴趣的读者,或会心痒按图索骥,找出相同的唱片版本边听边看,结果我就在唱碟机放着同版的布拉姆斯第一钢协,真箇十分过瘾,乐也融融。

书中二人大谈马勒(Gustav Mahler)交响曲,也谈到华尔达(Bruno Walter),卡拉扬及伯恩斯坦的诠释。小泽自己也录有全套马勒交响曲,我身边的部份马勒社员,对其演绎或有保留,我想小泽灌录马勒,多少受到伯恩斯坦的影响。论演绎,私意觉得他比不上伯氏。伯恩斯坦一生录有两套马勒交响曲全集,皆活力十足,生气勃勃,使人精神顿时抖擞起来。假若指挥处理不好,乐章顿成一盘散沙,溃不成军。现成的例子,恰巧是食道癌初愈的小泽征尔,2008年他在日本长野县指挥斋藤纪念乐团演出的马勒第一交响曲录影,看得我手心冒汗,怕他因乐团表现太差而突然叫停!此录影在日本以蓝光发售,日人疯狂,想必甘之如饴,但我则替他的身体忧心,身有重病还演出吃力的马勒,未必可以像阿巴度一样延命十多年。

在维也纳工作期间,小泽征尔没有钢琴,于是晚上留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的办公室,弹琴读谱至夜深。当时已为大师的小泽,还有这股狠劲,实在难得。〈歌剧真愉快〉一章,是我最爱的一节。当中小泽谈到他与意大利女高音弗蕾妮 (Mirella Freni)及隐士指挥克莱巴(Carlos Kleiber,1930-2004)的交情,最让人神往。他一针见血的提到克莱巴的特点:「大家已经听得非常习惯的曲子,有时他都能从里头凸显出完全崭新的形象来。」这是事实,读者若看到Kleiber指挥比才的《卡门》录影,必有如小泽所说的感觉。至于这位从不接受访问的隐士,竟然与一位来自美国的音乐系学生Charles Barber通信多年,月旦音乐,教人大感意外。数年前该学生将二人通讯出版,干脆名为《与克莱巴通信》(Corresponding with Carlos,2011),成为研究大师的珍贵纪录。

1996年小泽率领波士顿交响乐团来港演出三场,细节我已忘掉,但印象良佳。至于他的录音,我特别喜欢他与波士顿乐团合作孟德尔颂的《仲夏夜之梦》,除了音乐无懈可击外,还找来了国际级的名演员Judi Dench作解人,二者结合,天衣无缝。阅读《和小泽征尔先生谈音乐》,读者当会发现,村上春树作为笔录者,原来也是小泽的粉丝。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