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随喜修行三部曲

文:妙凡法师 | 2019-09-07
图:网上图片图:网上图片

第一次知道甚么叫做嫉妒的滋味,是在读小学的时候。

有一天,我坐在书房看书,从厨房传出妈妈喊着弟弟的名字:「来吃东西啰!」我的眼泪「啪啦、啪啦」的就滚下来,心裏好酸哦!妈妈为甚么只有叫弟弟呢?她不爱我啰?一连串的问题,伴随着窗外漆黑的夜,爱幻想的我,自怜自哀自编自导的演了一出「孤女苦情花」,想了很多,哭了很久,就是没有站起来说:「我也要吃啦!为甚么没叫我?」倒是当时嫉妒弟弟心情,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趣。 

后来成长的过程,或多或少会有同侪之间的较量,但是,少年十五二十时,更多的岁月是人不轻狂枉少年的任性和逍遥,大伙都是自己的哥俩好、好姐妹,欢喜快乐的陪伴自己的青春自由行,一直到读佛学院、出家、受戒,修行的进行式才正式登场。

要受戒前,戒师会提醒大家发自内心遵行戒法的信念和意志,在受戒仪式中所感召的清净戒体,有防非止恶的功能,于修行大有助益。三坛大戒的典礼在佛光山的大雄宝殿举行,我提醒自己恭敬求受戒体,合掌以为华,身为供养具,在仪式问答「汝等能持否?」,以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坚信,回答「能持」,一心一意的渴望追求那生命圆满极至的庄严。 

出家受完戒,才是修行的开始。我有一个要好、谈得来的好同学,下课后,我们总有谈不完的修行和弘法的愿景,她梵呗好,人也庄严,是大家欣赏、赞叹的焦点,按常理讲,我这个好朋友应该马上举双手赞成,以她为荣,可是,我心裏却是一卡车的酸葡萄,别人说她好,我就随口丢两句「还好啦!」「那又没甚么。」每次批评她时,我心裏也不好受,见着了同学,更觉得对不起她,烦恼加懊恼,只好每天到大悲殿找观音妈妈自言自语的礼佛忏悔,我扪心自问,既然已经觉察诋毁、嫉妒别人会让自己不舒服,我应该认真考虑改变思惟及行为模式,因此「随喜修行三重奏」因应而生。 

第一步,我决定先忍于口。听到别人赞叹她时,即便我心裏不以为然,但是,做不到随喜功德,也没必要扯人后腿啊。几次互动后,我果然做到「不说他人是非」,但是,「嫉妒」的习气还是虎视躭躭,这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自己。怎么办好呢?有了,试试普贤十大愿的「随喜功德」这帖妙方。

第二步,付诸行动赞叹她。她优秀,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就好像「美丽不是她的错误」是一样的道理,既然是事实,为甚么我不试着赞叹她呢?赞叹她不容易,可是嫉妒别人,我不舒服,两者衡量轻重,「说好话」让我心安理得。我将想法付诸行动,表相做到了,但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没有身心一致,我还是不满意,必须再做「修正」。

第三步,发自内心的肯定她。我自我催眠的告诉自己,她真的很好,你赞叹肯定她是对的,对的事一定要去做,所以要「心甘情愿」。一回生二回熟,几次境界现前,我提起正念真诚赞美,几次以后也就不假思索的朗朗上口了,最重要的是,「存好心」的感觉真好。

这件事情以后,我发现了一些奇妙有趣的心理变化,当随喜转化嫉妒的习气后,嫉妒的习气种子就此烟消云散,不再发作。为甚么?原来在佛性显发的随喜薰习裏,嫉妒的种子习气,如同雪球般被佛性的阳光逐步融化了,因而重新改写了生命的方程式。

这个特别的经验,我归诸于受戒感召戒体的殊胜,未受戒前,其实不是没有三毒,而是活在其中而不自觉,得罪别人、说错话,别人提醒我们的时候,我们还会问,我刚刚有说那句话吗?所谓「不知不觉」。后来发心求受戒体,佛性的本觉,启蒙了凡夫的「后知后觉」(做了、说了,才觉察到),像二十四小时的超音波不断的身心扫描,让人无所遁逃,只有面对自己,不断的和自己的习气挑战,才能尝到修行甘美的果实。

修行,是一条觉醒之路,也唯有走在自觉的路上,才能迈向先知先觉的「觉行圆满」。

编按:原文刊载自《人生是过堂》,佛门网获作者授权转载。

作者 - 妙凡法师
出生于1970,台湾嘉义人,于佛光山出家后,历经寺院弘法、佛光会、青年团、学术研究、僧伽教育等各种弘法参与学习。为《人间福报》专栏作家,着有《人生是过堂》。现任佛光山宗委及财团法人佛光山人间佛教研究院院长。
分类 :
作者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本人已细阅佛门网网站的网站使用条款私隐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