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觉杂志

斋戒月体验之旅

图、文:约翰.坎农 (John Cannon) 翻译:Tong Wing Man| 2012-10-15
我的首顿开斋餐我的首顿开斋餐
斋戒四人组斋戒四人组

在启程前往土耳其之前,我对自己许下了承诺,要在当地逗留期间体验斋戒生活。而我们出发前两天,恰好就是当地斋戒月开始的日子。事实上,有很多原因促使我做这个决定:首先,我希望从体验、实践的角度,而非纯学术的角度,去深化我对伊斯兰教的了解。而且,我想以此证明我对我的穆斯林学生,以及对伊斯兰传统的尊重(记得当时我的学生知道了我这个决定后,他们发自内心地全力支持我,又给我有关斋戒的指引)。此外,身处一个穆斯林国家,在斋戒月期间参与其中,是对当地传统的尊重。相信斋戒亦能让我深入了解并且更欣赏伊斯兰文化,对我的灵修有很大帮助。

出发前,我对伊斯兰斋戒月的理解建基于知识层面。斋戒月是神圣的月份,标志着《可兰经》启示先知穆罕默德的时期,而穆罕默德是真主的最后使者,通过《可兰经》的启示,从犹太教和基督教传统中的先知开始,让人类体会真主传达的信息。

除此以外,在斋戒月期间禁食,原来还有一个我事前不知道的理由。斋戒期间,有意识地拒绝进食任何食物和饮料,让我们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短暂体验饥饿和干渴的痛苦。但是,这却是无数人没法选择、不能逃避的生活。每天的斋戒,令我们更加意识到他人的痛苦,以及我们的富裕--我们常身在福中不知福,忘记自己有这个福气,能够随意选择每天所吃的食物和所喝的饮料。

斋戒月禁食是伊斯兰民族一个无分经济、教育、社会或政治背景的公共活动。我们都在一个平等的基础上,完全不分阶级地位,就如每天的祈祷集会中,每个人不论穷富都连成一线,一起敬拜真主一样。

在斋戒月期间,从日出到日落我都不吃不喝。其实,斋戒是在太阳升起前一个小时左右就开始,在早上四点前我会吃上一顿封斋饭 (Sahur),然后开始一天的斋戒。斋戒过后吃开斋饭 (Iftar)的时间,取决于太阳下山的时间。而在土耳其,开斋饭的时间则取决于我所身处的地方;若我身在伊斯坦贝尔,吃饭时间为20:34,若我进一步往东走,吃饭时间却会是20:24(香港的日落时间为大约19:00,较土耳其早),这样算来,我每天平均斋戒的时数大约为16小时。

第一天的斋戒对我来说最难过。作为一个佛教徒,我会在特定的日子斋戒,而当我作为一个上座部佛教僧侣时,遵守「不非时食」,即过午不食(但我可以喝东西!),所以长时间不进食对我没有难度。挑战其实是来自斋戒期间的禁喝,尤其是在土耳其炎热的天气下,我很快就变得唇干舌燥,喉咙干燥得令我难以吞咽。我需要经常舔自己的嘴唇,尽力去营造喝了水的感觉。我的组员们因此取笑我,用美味的食物和清凉的饮料引诱我,但我还是坚持下来了。

当我进食第一次的开斋餐,那种感觉难以形容,我喝了点水和吃了些枣,清凉的水流过我喉咙的那股冲击,加深我对喝水这个简单动作的认识和珍惜。另外,我更加具体地感受到那些不如我幸运的人,在缺乏食物和水的情况下所受的如何的煎熬;这便是我即时意识和觉察到的切实反应,我每晚开斋时的体会。

斋戒不久后,我就建立了一个规则的作息时间,每天早上三时起来进食封斋饭,然后阅读一下《可兰经》的经文,到早上四点再睡。我的封斋饭非常简单,包括水果、饼干、水和乳酪饮品。有几次,当我随当地的穆斯林一起进食时,我的封斋饭才比较丰富。而在每天的开斋饭,我谨记不能狼吞虎咽,否则将令斋戒失去意义;我只吃下刚好让我感到舒服的份量,让自己有三分之一的饱腹感就好。

我们亦曾经作客别人的家中,或是在比较大型的公众场合如学校等,与学校的职员或一些家庭一起吃开斋饭。我想在这里补充一下,回港后,我曾与我的学生 阿里(Ali) 到九龙清真寺吃开斋饭。那里的用餐区非常挤逼(男性和女性是分开进食的)。伊玛目领祷后,我们才开始进食。这开斋饭是我吃过最简单的,但同时又非常独特,是我吃过的开斋饭当中最具意义的。那里的食物很普通:只有Halim(一种汤)、咖哩角和果汁。吃过开斋饭后,有些信徒上楼作晚祷,有些人则继续留在用餐区。他们把椅子移开,然后站成一排排,一起祈祷。他们对伊斯兰教的诚恳和投入,是最为显着和最动人的。

在土耳其的每个角落,我都受到热情和仁慈的对待。我常常以“ Wo assaloaleikum” 这个象征和平的打招呼方式问候他们,而当他们发现我也在禁食的时候,都会流露出好奇和欣喜。在这次旅程中,我与接待我们的穆罕默德先生(Mehmet)、约瑟夫先生(Joseph)及耶尔巴依先生(Yelbay)一起斋戒(但当中有人曾因病而暂停一天)。他们在我斋戒的头几天都感到十分惊讶,而且极其殷切地关注我的健康状况。他们每天一早开始守斋时都会问我会否继续禁食,但我的态度非常坚定。与此同时,我的室友劳里(Lauri)说他会斋戒一天,但他非常狡猾(或者可以说是幸运),因为他选择了在我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冷气车上以及睡觉的一天进行斋戒。我尝试劝他继续斋戒,但他拒绝了,只说他将继续维持素食的习惯。

当我回到香港后,我还继续斋戒月的禁食,所以我总共斋戒了25天。明年的斋戒月,除了禁食,我亦打算奉行伊斯兰教的传统,于斋戒月期间尽力读毕整部《可兰经》。

 

 

 

分类 :
评论 :
    回覆 :
    姓名 : *
    内容 : *
    验证码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