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一項前無古人的驚人壯舉──玄奘西行取經之路

文:演然    圖:演然| 2020-07-09

臉書的當年今日,記錄著許多往昔瑣事,那是一種輔助記憶的功能,讓昨日的生活點滴重新浮現,活於眼前。這是兩年前的事情了,當時寫下了一段心情:

「近年遊客暴增,有駱駝因勞累而死,聽得此聞,只好放棄騎坐沙漠之舟,改以步行,漫遊沙丘,觀賞沿途風景,追蹤著玄奘法師的足跡,一步一腳印,沉思著一千三百多年前大師如何一個人孤伶伶地在這片荒無人煙的無垠沙漠中跋涉。

四周所見,除了黃沙,還是黃沙,上無飛鳥,下無走獸,更看不見一點水草,玄奘法師怎樣也見不到路的盡頭。那是何來的勇氣?何來的決心?何來的能量?從白天到晚上,從黑夜到黎明,一路上,玄奘大師默默念著的,只有觀世音菩薩的聖號。」

照片是一小隊沙漠之舟,行走在戈壁灘上。

那是敦煌鳴沙山,我們一行四十人的遊學團,最後決定不讓駱駝受苦,改以天然的方式遊走沙漠,因為受到步行距離的限制,去不到遊客該去的地方,看不到遊客該看到的風景,但儘管如此,還能在有限的時間內來到聞名遐邇的月牙泉,集中地欣賞沿路風光,集中地與良朋好友談笑風生,原來,立心於當下,到處都是美景。

但畢竟是沙漠地帶,不毛之地,頂著猛烈的太陽徒步而行,唯有多塗一些防曬油,免得皮膚遭殃。兩個小時很快過去了,大夥兒都累了、餓了,趕在日落前回到指定地點集合,坐車回去飯店大吃一頓。回想起來,我們是多麼幸運啊,才走了兩句鐘,就有專車接送回到酒店,人家也早已準備好豐富的飯菜等著你回來!相比起一千三百多年前玄奘大師歷盡千辛萬苦西行求取真經,我們算得上甚麼?

那是貞觀三年(629年)(一說貞觀元年),玄奘從長安出發,踏上西行之路,一心前往遙遠的天竺取經。當時的政府嚴禁百姓私自出境,所以玄奘是在沒有領取「簽證」而成為「通緝犯」的情況下偷渡出境的,本來約好的同伴都不去了,但玄奘並沒有灰心,晝伏夜行,他先到達秦州,再去蘭州、涼州,一道公文十萬火急由長安直送而來,玄奘連夜逃出涼州關口,到達瓜州,來到唐朝邊境的最後一道關卡玉門關,官府的差役又已追上來了,瓜州的州官拿著追捕文書來到,玄奘坦誠地道出自己求法之決心,最後州官受其真誠感動,當場撕碎文書,並著玄奘趕快趁天黑時偷渡出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玄奘越過多座烽火臺,驚險重重,幸好一個烽官弄清了玄奘西行的目的,心生敬佩,給他備足乾糧和清水,還給他送了一匹老馬,玄奘便隻身橫渡沙漠,正式開展其極度艱苦的求法之旅了。

白天熱浪滾滾,晚上寒風刺骨,沿路到處可見人馬的遺骨和駱駝的糞便,那一刻的玄奘大師該是何種心情?他走了一百多公里路,筋疲力竭,本想歇下來喝點清水,不料在拿取皮囊時,不慎把水全都潑到燙熱的沙礫裏去了!這下不得了,沒糧食還能堅持住,沒清水的話誰能活得過三天?玄奘忍著極度乾渴,想起寧可西進而死,決不東歸而生的誓言,堅決前行,但走了五天,最終也挺不住,昏倒於沙漠上了。模模糊糊中,心裏還是默默念禱觀世音菩薩的聖號。

就在那生死關頭,一陣涼風吹來,玄奘緩緩醒來,用盡力氣爬到馬背上,那匹老馬不知是受到何來的感召,走了一大段路,就把玄奘馱到一處水泉,沙漠中竟見一片綠洲,似假還真,玄奘喜出望外,這才讓他撿回一命。

經過半個多月,穿越了八百里的沙漠,玄奘最後抵達伊吾(哈密),來到高昌國(新疆吐魯番),受到高昌國王熱情款待。高昌國王一心挽留玄奘於本國傳法,不讓他走,但玄奘求法心堅,以絕食抗之,最後高昌國王受其真誠所感動,便派人護送玄奘繼續西行。

之後,玄奘翻山越嶺,翻越終年積雪的帕米爾高原,後經屈支(新疆庫車)、淩山(耶木素爾嶺)、碎葉城、迦畢試國、赤建國(烏茲別克斯坦首都塔什干)、蔥嶺、鐵門,到達貨羅國故地(蔥嶺西),再南下經縛喝國(阿富汗北境)、揭職國(阿富汗加茲地方)、大雪山、梵衍那國(阿富汗之巴米揚)、犍雙羅國(巴基斯坦與阿富汗東部一帶)、烏克伏那國(巴基斯坦之斯瓦特地區),走了整整一年,徒步克服了各種天險,到達了竺迦濕彌羅國(今喀什米爾)。

玄奘此行,一共走了一萬三千八百多里,在當時沒有飛機和火車的年代,除了是一項前無古人的驚人壯舉之外,也可說是一項神蹟!

支撐著玄奘大師的,就只有內心深處一個宏大的誓願。

承載著這個宏大的誓願,玄奘大師終於在十七年後帶著六百多部真經返回長安。玄奘回國,引起萬民轟動,唐太宗在洛陽親自接見,在佛教史上寫下了光輝的一頁。

作者 - 演然
文學碩士、理科碩士、佛學碩士。香港青年文學獎公開組季軍、香港浸會大學學術獎、第二屆香港出版雙年獎語文學習類得主。科幻小說作家,近作包括《綠色地獄》、《達爾文星遊記》和《生死結界》,內容滲入佛學禪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