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其實我們最愛的是自己

文:梁錦萍 | 2014-04-16

相識廿五年的老同學,突然宣布離婚。拿著電話咀巴喃喃地說了些類近安慰的說話,腦袋卻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得發呆。回憶總能穿越時間,給我們找回失落的片段。此刻,我盡力在混雜的回憶去搜集昔日老朋友和她前度丈夫的點滴。說實在,我也不知道為甚麼要這樣做。這樣的腦部練習頂多祇能回答天生的好奇心吧,對老友已劃句號的婚姻,根本沒有絲毫影響;也可能是我廿多年來從事的夫婦及家庭輔導工作使然,但凡耳聞目睹婚姻離異的新聞,總會習慣性啟動腦袋的自動模式,前後左右地思考一番。

思緒瞬間回到大學時代。老友和她的男友,郎才女貌,又是我大學的同學,兩口子形影不離地度過三年大學生活。參加他倆婚禮時,同學們鬧哄哄地,祝賀他們三年抱兩。老友果然不負眾望,婚後兩年便養育孩子,男的買車買樓,好不風光。女的事業家庭兩得意,出來聚會時總是左手蛋糕,右手拈來旅遊手信,餽贈每位老同學。在我們心目中,這是如何美滿的婚姻!今天,他們竟然落得離婚下場,一時間,不知怎樣去接受。可能太愕然了,連我多年輔導經驗培養出來的專業水準──甚麼同理心,恰當而同情的回應,在爭吵的夫婦前保持中立客觀的立場等技巧,竟都由於驚愕過度,出現了短暫斷路!

為甚麼男女雙方曾經彼此深愛對方,現在卻寧願離開溫暖舒適的老家,這辛辛苦苦地建立的家園?為了付擔高昂的樓價,每天辛勤打拼,希望一家幾口能溫飽安樂……努力了四份一世紀,男方認識了另一位女性,認為對方可能有助自己事業發展,毅然背棄一個三十年感情的配偶和一雙乖巧的子女。老同學花了很長時間去接受事實,出來見面的時候,人瘦了一大圈,整個人顯得疲憊不堪。料不到,艱難的日子竟鍊出了智慧來。她冷靜地對我說:「經歷了這段漫長而痛苦的日子,我終於深深體會到,我們最愛的祇有自己。甚麼生死約定、地老天荒等誓言,一旦遇到內在強烈慾望的時候,約定和誓言便顯得軟弱無力,甚至逃之夭夭。」我默默地點著頭,是的,我們其實最愛的是自己。

曾經在佛學班聽過這故事。波斯匿王有一次在後宮跟愛妻末利夫人嬉戲,情到濃時,波斯匿王輕聲問末利夫人:「親愛的末利,妳這一生中,最愛的是誰?」美麗的末利夫人在此浪漫的情境下,給了波斯匿王一個反高潮的答案:「親愛的大王,我此生最愛的是我自己。大王,你呢?您這一生最愛的又是誰呢?」波斯匿王沉思片刻回答說:「我最愛的也是自己。」剛巧佛陀在城中,波斯匿王於是探望他,並把自己跟末利夫人的對話相告。聽了波斯匿王的分享,佛陀回應道:「你們說的對。人最愛的是自己。既然每個人最愛的是自己,我們就不要去傷害別人,因為傷害別人,就等同傷害他最愛的人。」

眼見老同學已漸漸走出婚變的陰霾,心裡祝願她要繼續愛自己;更祝願她替這段親密關係劃上句號之時,也盡力減少對對方的傷害。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