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出離輪迴的監獄——《月黑高飛》

第281期明覺   文:林碧君| 2012-07-25

《月黑高飛》(Shawshank Redemption) 是1994年的作品,改編自美國驚慄小說大師史提芬.京(Stephen King) 的短篇小說《列達希禾芙和鯊堡的救贖》(Rita Hayworth and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電影當初在戲院上畫時賣座並不理想,但轉成DVD發售後憑著口碑極受歡迎,甚至與《教父》爭奪史上「一百齣經典電影」的第一位。

劇情主線是一位被冤枉殺人而無辜入獄的銀行家,怎樣用他的才智和毅力,最終成功逃獄。添.羅賓(Tim Robin) 飾演銀行家安迪(Andy),他妻子和情夫在私通時雙雙給殺害,安迪被定罪並送入「鯊堡」(Shawshank) 中服刑。在獄中他見盡眾生相,包括把新囚犯活活打死的獄吏、滿口聖經上帝卻又貪瀆殘暴的獄長、糾黨強暴其他同囚的囚犯、貪小便宜的獄卒、走私貨物而撈一票的獄友……一切就是社會的縮影。

安迪跟走私貨物的「紅頭」(Red) 成為好友,亦飽受強暴黨的欺凌,但他沒有氣餒,心中常存希望。他利用自己對財務的專業知識,替獄長、獄卒們報稅,獲取他們的信任,從而得到較佳的待遇(不被性侵犯和被調到圖書館服務)。

安迪努力搞好圖書館,讓囚犯們得到進修的機會並擴闊精神視野。但貪得無厭的獄長卻乘機利用安迪替自己洗白貪瀆得來的黑錢,其後更狠心地殺害一名掌握安迪無辜的證據的年輕囚犯(安迪是囚犯的老師),好使安迪繼續留在獄中替他洗黑錢。安迪知道自己無法申冤後,便決心逃獄--原來他在入獄之初,便叫「紅頭」替他弄來一隻小石槌,在獄中十九年的晚上不斷地挖監房的石牆,終於憑無比的堅毅鑿出一條通往污水管的通道,再乘一個雷暴之夜把水管打穿,循水管爬出獄外,成功逃脫。

脫困後安迪使計把獄長的黑錢提走,暗向傳媒揭黑幕,終於獄長在餿事曝光後自盡;而安迪的老友「紅頭」亦在一年後獲得假釋,循安迪逃獄前的指示找到了他隱居之處,二人終於在自由的藍天海岸重逢。

故事的主題不單只是「追求自由」,更深一層的意思是「獲得救贖」--「自由」是外在的環境,「救贖」則是內心的解脫。影片每一個人,不論是否囚犯,其實都是心靈的囚徒:安迪雖沒有殺妻,卻悔恨自己只顧工作冷落了她,導致她搞婚外情並因之而喪命;獄長利用權勢貪瀆,沉淪於名利,埋沒良知而不能自拔;「紅頭」努力適應監獄,甚至懂得搞偷運而獲利,卻因害怕失望而不敢希望自由……

導演藉「紅頭」之口說出「體制化」(Institutionalized)一詞,說人是會被環境所同化的,因為「慣性」本身就是最大的力量,正如「紅頭」所說:「監獄四周的高牆,最初你會痛恨它,慢慢地會適應了它,最後不得不依靠它過活--這就是體制化了。」劇中以一位坐了數十年監的老囚犯,在獲釋後因無法適應外面的生活而自殺,暗示最大的監獄其實不是囚室與高牆,而是人們內心中那服從慣性的無明。

佛教有一觀念名「出離心」,指渴望從輪迴中解脫的意願--即使在輪迴的過程中我們可以短暫地獲得一些世間利益,但那些利益其實就像引誘囚犯留在監獄的小享受一樣,令囚犯們慢慢地適應了被囚的環境,反而不想逃到外邊自由之地。

劇中的安迪便是「出離心」的象徵。他雖然憑才智在獄中獲得很多利益,享受到其他囚犯所不能及的地位,但他從來沒執著於區區眼前的好處,反而無時無刻不是在準備逃獄……他最後也是利用獄卒們因「慣性地巡查」而造成的疏忽,才可成功。而安迪亦明白「紅頭」出獄後其實只會墮入另一個無形的「體制化」社會監獄中,怕他步上自殺老囚犯的後塵,遂在逃獄前給「紅頭」指示,讓厭倦了社會監獄的「紅頭」尋到了他所隱居的墨西哥海灣,最終得到了真正的自由。正如電影中所說:「有些鳥是關不住的,牠們的羽翼太光輝了,當牠們飛走時,你會衷心慶幸牠獲得自由。」從佛教角度說,每一個有情眾生最終都會有這光輝的一刻,而那些早已獲得自由的聖者們,說不定就像片末的安迪一樣,在一望無際的大海前等待著我們……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