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1清明思親法會-ads

北方黑暗中,如日出雪山──密勒日巴尊者簡傳

文:侯松蔚| 2013-10-22
圖中央最大者為瑪爾巴譯師,右下角白衣坐者即為密勒日巴尊者圖中央最大者為瑪爾巴譯師,右下角白衣坐者即為密勒日巴尊者
不丹南部城市Phuntsokling密勒日巴尊者塔的施工地點,圖中可見其設計式樣不丹南部城市Phuntsokling密勒日巴尊者塔的施工地點,圖中可見其設計式樣

 

  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 1040–1123)是藏傳佛教歷史上最傳奇的祖師,也是沒有信徒不認識的大成就者。他的故事,至今仍在世界各地廣泛流傳著。人們一再歌頌他如何從施咒殺人的大罪人,改邪歸正至一生開悟……

 

  尊者祖先瓊布佐協(Khyungpo Jose)是衛藏北方一位具真言力的咒士,多次為當地居民驅魔。某次,一隻大力鬼來了作怪,醫生、喇嘛都束手無策,最後請來瓊布佐協。大力鬼遠遠見到他,已經喊著「密勒!密勒!」(mila,藏語中表示怖畏的音節)落荒而逃。從此,「密勒」就成為瓊布佐協家族的宗姓。

 

  到了尊者的父親密勒慧幢(Mila Sherab Gyaltshen)與白莊嚴母(Karmo Gyen)結婚時,他們一家已經是富戶。有些親戚慕名而來投靠,也獲得他們的善待。尊者出生時,父親聞之大喜,故為其取名「聞喜」;四年後,父母再生一女,名為貝妲恭吉(Peta Gonkyi)

 

  就在聞喜七歲時,密勒慧幢重病過身,臨終前叫來所有親戚,交代遺產應由長子成年後繼承,請聞喜的伯父、姑母(他們本身都是來投靠密勒慧幢的)代為跟進及照顧他們母子三人。豈料事後伯父、姑母即以「照顧」為名,扣起所有財產,連聞喜母子三人日常穿戴的華服寶飾都搶走,只讓他們穿著破爛的衣服、吃「狗吃的東西」。他們飢寒交迫,還被迫去做耕織等勞役,弄得形銷骨立、傷痕纍纍,亂蓬蓬的頭髮中長滿蝨子……

 

  到了聞喜十五歲成年之日,白莊嚴母正式向伯父、姑母討回家產,卻遭他倆邊打邊罵趕出家園。大部份趨炎附勢的親戚都不作聲,只有少數幾人接濟她們三母子。既哀傷又憤怒的白莊嚴母,與女兒貝妲恭吉四出從事低下的苦工,節衣縮食,賺錢送聞喜去黑法師傅處學咒術,以向伯父、姑母報仇。

 

  聞喜學成咒術後,連續修了十四天。最後一夜,鬼神拿著三十五個人頭和心膽出現,對他說:「這是昨天你叫我辦的事。」原來,當晚伯父正為長子舉行婚宴,忽然滿地大蠍子、大螃蟹和大蛇在房子支架處亂擠亂動,加上親友們的馬又發怒互踢,推倒屋柱,房子倒塌下來把伯父的兒子、媳婦等三十五位親戚壓死了。聞喜為讓伯父、姑母感受切膚之痛,故意暫時讓他倆活著。

 

  事後,白莊嚴母高興極了,到處叫喊張揚,並去信吩咐聞喜再放咒降雹,破壞村民的農作物。聞喜照辦後,開始感到罪咎,有意改修正法。這時,聞喜的黑法師傅的主要施主去世,師傅深感世事無常,擔心自己一生在下咒術,惡業太重,也想改修正法。這令聞喜更立定志向,去尋找正法上師學習。

 

  聞喜最初依止大圓滿成就者雍敦措嘉(Yungton Throgyal),後者雖然擁有殊勝的教授,但因聞喜覺得自己修持黑法能迅速成就,這次也不例外,起了我慢,心並未契合於法,修了好幾天也沒效驗。雍敦措嘉觀察後,囑聞喜去找與他宿生有緣的上師──瑪爾巴大譯師(Marpa Lotsawa1012–1097)

 

  當聞喜聽到瑪爾巴譯師的名號,全身毛髮直豎,淚如雨下,信心油然而生,歡喜地前往尋找上師。另邊廂,瑪爾巴譯師也在夢境淨觀中,預知這位具緣弟子的來臨。然而,當聞喜來到時,瑪爾巴譯師對他的態度卻很差,叫他自己一個從山下搬石頭到山上建屋,每次房子蓋到一半,就要他拆掉,改去另一方向的山頭上重新建屋。如是者前後五次,聞喜背上的肉磨破了好幾個洞,期間並未獲得傳法。

 

  聞喜想過很多方法向上師求法,都不成功,徒然被痛罵一番。他覺得自己業障太深厚,此生恐怕不能修成正法,遂欲自殺了事。師兄們見狀急忙勸解,這時瑪爾巴譯師把聞喜叫過去,解釋是為了清淨其惡業,才故意給他苦行,現在可以為他傳法了。瑪爾巴譯師為聞喜取法名為「喜笑金剛」,從此對他愛護有加,傾囊傳授所有法要。

 

  一次,瑪爾巴譯師重返印度,向其根本上師那諾巴尊者(Naropa1016-1100)請法。尊者授記聞喜將會像太陽般照亮黑暗的西藏,唱道:

 

北方黑暗中,如日出雪山;

頂禮彼士夫,名為聞喜者。

 

  唱畢,尊者向北方頂禮三拜,連帶當地的林木也一起向北方屈伸三次。據講,當地樹木至今仍然是向著西藏方向彎曲的。而上述四句偈,則成為後世廣為傳誦的密勒日巴尊者祈請文。

 

  聞喜得法後,長年在山洞內獨自苦修。為了爭取時間修持,他不去遠處覓食,只吃山洞附近的蕁麻,導致自己骨瘦如柴、膚色發綠。他平時只用一些破布遮蔽身體,故被人稱為「密勒日巴」,意思是密勒家族的布衣者。

 

  雖然生活如此艱苦,密勒日巴尊者卻於下半生內獲得很高的證悟,尤其擅長以動聽的歌謠(道歌,後人輯錄成「十萬歌集」)宣說法義,例如:

 

斷除我執外,無餘布施度;

斷除狡詐外,無餘持戒度;

不畏深義外,無餘安忍度;

不離實修外,無餘精進度;

安住本性外,無餘靜慮度;

證悟實相外,無餘智慧度。

 

  尊者度化了許多弟子,包括心子八人、如子的十三人、如女的四人、地道圓滿的廿五人、見本性者百人、得暖位者百○八人、入道者一千人;與之結緣而不墮惡趣者,多不勝數。

 

  尊者晚年,一位名為雜普巴的格西(Geshe Tsagphupa,「格西」即佛學博士),自認學識淵博,瞧不起尊者,更不滿鄉人敬重尊者多於他,遂教唆情婦以毒奶酪供養尊者,並答應事成之後送她一塊松石。

 

  尊者早已感知此事,亦知自己已度盡有緣,塵緣將了,但為教化格西及其情婦,第一次故意不接受奶酪供養。情婦擔心尊者已經識破,然而格西不信,把松石提早給她,慫恿她再去供養。這次,尊者受供,喝奶前微笑問她:「作為這件事報酬的松石拿到了嗎?」她大吃一驚,馬上懺悔。尊者仍舊喝下毒奶。

 

  未幾,尊者示現患病,格西裝模作樣來探望,請求尊者把病苦轉給他代受。格西抱著說風涼話的心態多番請求,尊者終於把一半的病苦轉給他,豈料他痛得死去活來,這才知道尊者是真正的成就者,誠心懺悔。

 

  經過這次事件,尊者還抱病去了幾個地方說法,最後在某個冬日黎明,預知時至,留下教言,於眾多瑞相中圓寂。

 

  尊者高足八大心子中,包括如日的岡波巴大師、如月的惹瓊巴大師,以及如星的另外六人。岡波巴大師(Gampopa1079-1153),又名達波拉傑(Dagpo Lhaje),他的徒弟、徒孫慢慢形成若干流派,統稱為達波噶舉(Dagpo Kagyu,達波的教言傳承),內含四大、八小支派,部份派別一直延續至今,無間斷地利益眾生。現存最為人熟悉的一派是噶瑪噶舉(Karma Kagyu),此派的領導者──大寶法王鄔金欽烈多傑(Karmapa Orgyen Thrinle Dorje),乃新一代最重要的藏傳佛教精神領袖之一。密勒日巴尊者的法統,就這樣一代又一代地發揚光大,傳遍整個世間!

 

 

    本文主要依據:Tsang Nyon Heruka著《瑜伽自在聖者至尊密勒日巴傳記‧開示一切智道》(藏文)

 

    香港的噶瑪噶舉派道場──佛國密乘中心住持嘉生上師(Ven. Lama Kelzang)正於不丹籌建密勒日巴尊者紀念塔,詳情請瀏覽其網頁:http://www.sangyemigyurling.org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