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向花兒學習

第301期明覺   文:心田  圖:恩婷| 2013-05-01

我放下對優越感的需要,背後是階梯式的世界觀,精英把他人踩在腳下,要不然就是自己邀請人凌駕自己頭上。

我放下爭論,讓恐懼穿透。沒有一個需要防衛的自我。

我採取種子模式。澆水施肥,讓它自然生長。我不過是一個農夫、是一個收割的人,是一個接生婦。何曾見過一朵花要討厭自己招展的顏色?又或者自覺優越?

* * * * * *

看《情迷午夜巴黎》。

完美主義者總會虛擬出一片想也想像不完的完美天堂,用來打擊自己。總有一個比身處的更美好的地方、更輝煌的時代﹑更精彩的人物﹔總之不甘心活在現在。人心容易有「我不夠好」的想法。相對而言,誰更好呢?就是以前那個時代的他、他和他。歷史感讓人帶著近乎膜拜的眼光,滿心欣羨,默唸百科全書中濃縮精彩的一生、一生又一生。這樣,就可以逃離現在。心不停地在批判、比較,煩厭了這個,就追尋新鮮的玩意兒,包括追思過去。

現在有甚麼不好呢?總之悶。人如果有能力正視當下,不過是看到一切生起又消失,總是虛空﹔生存的本質不過是苦而又苦。有甚麼可以留得住?有甚麼可以延續至永恆?人生來這世人走這一遭,為的又是甚麼?活地亞倫的電影一貫尋索這些主題,面對死亡與那未穿透的恐懼,人類尋找宇宙中可能的定位。藝術家必須勇敢正視生命,認清自己的使命,就是為迷失的人生提供解藥,驅散空虛,給予溫暖和慰藉。

這齣電影,帶出了一個十分正面的信息:抱擁眼前的美境。午夜,男主角不再等待那輛神奇的老爺車載他去見心儀的20年代的大文豪。他在探訪過去時已獲得足夠的肯定,經過深思,他讓自己的一個夢醒過來了。他享受在巴黎街頭散步,邂逅了一位如花的金髮少女,一起在雨中欣賞眼前這個城市的美。

這齣電影票房過億。最近上映了活地亞倫的記錄片,他最後說:「自小的夢想都成真了。可是,為甚麼我仍然覺得人生在玩我?」

我分不清這話是出於優越感,還是自我貶抑。但可以肯定的是:我只可以繼續好好覺察自己的意圖,並向一朵花兒學習。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