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和Daw Than Myint去旅行

第269期明覺   文:心田| 2012-01-07
蒂帕嬷(Dipa Ma),世界著名的禪修成就者。蒂帕嬷(Dipa Ma),世界著名的禪修成就者。

我竟然有機會接待偉大的修行人Dipa Ma的姨甥女──Daw Than Myint。Chanmyay Sayadaw來港主持慈心禪營,她也來港共修。旅遊簽証14日到期,需要帶她出境,去一個小鎮按摩,然後再入境。她很纖瘦,穿著傳統緬甸沙龍,踏著人字拖,看上去像50多歲,原來已70歲了,仍頭腦靈活,腳履穩健、神態從容。

 大學時期Daw Than Myint修習正念,曾經一度想放棄,因為要逐個念頭逐個動作都覺察,是頗為麻煩的事,她還要學習和教學呢!其他人仍在禪修中心內專心地修習,她要回大學學習和教學,想放棄了。禪師要求她每天晚上仍與媽媽一同回到禪修中心向他報告。當她上課時,獨個兒坐在一旁,不多與同學說話,以正念聽書,多年後,仍然記得教授講過的課。那時一有三兩天假,她便入靜修中心。全國的一個大考來了,她也未能有很多時間溫習,但因為以正念溫習的緣故,她考取了全國第一名。   

她的事,在《佛陀的女兒》一書中有敘述過。

排隊買火車票的時候,我問她是不是在散發慈心?她說是。然後加上一句她自己也不是常常都在祝福的。喜歡她的謙遜、平實。我刻意不問她Dipa Ma的事,也不問她經歷過的禪修境界;只是純然地享受她的臨在。在她身旁,很自然地便覺察到身心的運作,脾氣遲遲未有升起。原來她在腳底按摩時,一直以慈心為我祝福。那時有兩個男師傅為我服務,一個按頭,一個按腳。人生樂事,莫過於此。

我因為完美主義,會有壓力,有許許多多慾望與憤怒。

Daw Than Myint說:「Just note it.」單單是覺察,便已然可以帶來四種好處:

1    知道好的正確的事物

2    知道不好的事情,不讓它增長

3    增長善業

4    淡化已有習性

故此,每一次的覺察都很重要。

她知道我離婚了,安慰我:「我媽媽和姨姨都沒有獨立的能力,只可以倚賴丈夫。幸好她們遇到好的丈夫。我媽媽雖沒受過教育,但是非常有智慧,一定要我讀好書、自立、自己為自己選擇丈夫。」我已經很幸福,不用像舊社會的婦女受盡奴隸式的屈辱。

我遇到Daw Than Myint,體驗到在日常生活中、在渡假中,享受著按摩時都應保持覺察。修行就是生活,生活就是修行。離婚的悲痛一直也被稍稍壓抑著,因為完美主義的束縛。其實我不用執著於一定要保持平靜,這執著反而像烏雲一樣遮蔽了覺知。一個師父的出現,化崩潰為突破,可助我將重擔卸下。我可以有意識地經歷崩潰,靜下心來「Just note it」,淡化舊有的、古老的混亂。如果要經歷心靈的黑夜,那就好好去經驗吧!日與夜可以融合,過去可被存檔,衝突可以在心中得以解決。帶著敬意、謙虛、單純,心靈與Daw Than Myint溫和地碰觸與相連。

Daw Than Myint 並沒有刻意地做些甚麼,她只是一個常常保持正念的人。而待在她身邊,便自自然然地提升了去覺察的動機。非常感恩可以有這個機會陪伴一位傑出的修行人,而且是Dipa Ma的後人。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