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在不同的時間,相同的空間,一起禮敬世尊,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佛陀,弟子回來了……」--我的印度朝聖之旅

文:林麗珍   圖:林麗珍| 2018-10-31
我們跟隨三位法師,一行共十九人,前往印度朝聖,並在藍毘尼合影。我們跟隨三位法師,一行共十九人,前往印度朝聖,並在藍毘尼合影。

佛陀入滅後2500多年的今天,恆河依然承載著印度人的生與死,種姓制度依然存在於印度人心中,偏遠地區的人們似乎還過著遠古時代的生活,然而佛教卻在印度沒落。即便如此,對佛教徒來說,朝聖不是一個規章,卻是許多佛教徒的一個心願。

佛教四大聖地主要涵蓋的是佛陀誕生、成道、初轉法輪和涅槃這四個地方,即位於尼泊爾的藍毗尼(Lumbini),以及印度北部的菩提伽耶(Bodhgaya)、鹿野苑(Sarnath)和拘尸那羅(Kushinagar)。最適合去印度朝聖的氣候落在12月至3月之間,今年2月,我們這一趟行程跟隨三位法師,一行共十九人,以十天的行程完成這趟朝聖之旅。

行程從舍衛城(Sravasti)起步,直到瓦拉納西(Varanasi)是最後一站。除了四大聖地外,行程還包括衹樹給孤獨園、靈鷲山、那爛陀、玄奘紀念館、竹林精舍、雞足山,以及旅途路線附近的佛塔、佛陀入室弟子聖地遺跡等等。

舍衛城出了一位在佛教典籍上讓人耳熟能詳的國王——波斯匿王。《雜阿含經》就有一段波斯匿王聽取佛陀勸誡,而成功瘦身的故事,讓人為之莞爾。有名的衹樹給孤獨園也在這個城裏,這是佛教僧伽精舍中規模最大的一個,佛陀至少在這裏度過二十多個雨安居,這幾乎佔了佛陀傳法生涯中一半的歲月。

早期重要的入室弟子,如舍利弗、目犍連、大迦葉等,均於王舍城皈依。《楞嚴經》、《金剛經》、《阿彌陀經》、《勝鬘經》等皆在此處宣講,佛陀入滅後的第一次經典結集,亦在此城。

殺人魔的悲涼

城中有一個鴦掘摩羅塔(Angulimala's Stupa)。鴦掘摩羅,或更為人熟知的名字Angulimala,熟悉佛典故事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殺人魔。這個塔以磚塊推砌而成,旁邊的一棵干枯的老樹,看似孤寂,卻讓人感受到一分寧靜的美好。進一步了解這個人物的背景時,才發覺他是一個悲劇人物。

鴦掘摩羅原名阿因薩卡(Ahinsaka),意為「善良」、「無惱」。他是憍薩羅國大臣之子,天資聰穎,12歲就跟隨一個老婆羅門修行。有一次,師父不在,師母誘惑這位俊美弟子,正直的他嚴詞拒絕。惱羞成怒的師母就向丈夫謊稱,說她被阿因薩卡非禮。這位師父為了報復,而教他:「若欲成道生天,就在城中,殺一千人,即取其右指,用線貫穿成鏈,挂於頸間。殺滿一千人,即成正道。」當他殺到第999個人時,他遇到了佛陀,當下追隨佛陀出家,也證得阿羅漢果位。他的故事印證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非常有教育意義。

順著路程,我們來到印度邊境,到尼泊爾的藍毗尼過一夜。我們分別在傍晚和清晨去了兩回,幸運的是旅客不多。白色的殿堂裏以一個腳印的石座標記佛陀誕生的地方,那個地方的上端有一個佛陀誕生的壁畫浮雕。我們同團的一位阿姨看到浮雕兩旁各有一朵金色的花閃閃發光,起初她以為那是燈飾,和女兒確認後,才知道這是只有她看得到的瑞相,聖地是如此的不可思議。

拉瑪格拉瑪佛舍利塔(Ramagrama Stupa)底下埋著的是,佛陀涅槃火化后的那八分之一的舍利子,可說是世上最殊勝的佛舍利塔。拉瑪格拉瑪佛舍利塔(Ramagrama Stupa)底下埋著的是,佛陀涅槃火化后的那八分之一的舍利子,可說是世上最殊勝的佛舍利塔。

八分之一舍利

隔日早晨,我們去到藍毗尼以東約八十公里的地方,叫做拉瑪格拉瑪佛舍利塔(Ramagrama Stupa)的地方。山坡底下埋著的是,佛陀涅槃火化後的那八分之一的舍利子,這可說是世上最殊勝的佛舍利塔。

循著一條幽靜的叢林,帶著悠悠的清香,我們來到這座山坡。那裏真的僅僅隻是一個山坡,山坡旁長了一棵老樹,老樹的樹枝上挂著一些經幡、佛旗和花串。這幅景象是如此的簡單,卻又是如此的美好。

據了解,佛陀涅槃後,印度八個國家平分了佛的舍利,各自建塔供養,Rama國是其中之一。后來的阿育王為了能讓更多的人得以禮敬供養佛舍利,准備打開這八個舍利塔,然後分為八萬四千分,在世界各地分別建塔供養。八個塔成功開啟了七個,唯獨這一座塔因龍王婉拒而沒有開啟。類似的記載在《高僧法顯傳》、《阿育王經》及《大唐西域記》皆有相近的記錄。

2500多年後,我們踏上這片土地,在不同的時間,相同的空間,一起禮敬世尊,這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內心有著一股激動,我默默說著:「佛陀,弟子回來了……」

在拘尸伽羅的殿內,信徒虔誠為臥佛覆蓋上袈裟,彷彿來送佛陀最後一程。在拘尸伽羅的殿內,信徒虔誠為臥佛覆蓋上袈裟,彷彿來送佛陀最後一程。

從佛陀的出生,我們沿著路程來到佛陀的涅槃地——拘尸那羅。以前在教科書看到的建築物,就實實在在地擺在我眼前,感覺像做夢一般。進入園區,熱鬧得有點「景點」的氛圍,讓我有些許失望。

那裏有一個儀式就是為殿堂裏的臥佛供袈裟。我們先在塔的外圍聽師父開示,然後繞塔,接著進入室內觀禮,等人群散去才輪到我們。看到有人在整理臥佛的袈裟時,抖動的袈裟,讓我有一個錯覺這個臥佛是「活」的。

他好像聳著背說:我身上已經很多袈裟,很熱了。最後,當輪到我們為披上袈裟的時刻,我沒想到,這一披,眼淚就跟著也掉了下來。我有一種感覺,我竟然也來為佛陀送行了。

衹樹給孤獨園是佛教僧伽精舍中規模最大的一個,遙想僧團曾在這個地方聆聽佛陀開示,是何等殊勝。衹樹給孤獨園是佛教僧伽精舍中規模最大的一個,遙想僧團曾在這個地方聆聽佛陀開示,是何等殊勝。

感恩玄奘大師

佛陀入滅後的一千年,那爛陀成為規模龐大、名師輩出、育才無數並享譽國際的佛教最高學府。它是世界上最早的大學之一。據說在全盛時期,光是教師就多達兩千餘人,學生則逾萬餘人,其中包括來自中國、日本、韓國、爪哇以及蘇門答臘等國的佼佼學者。

到後來,不論僧俗皆可入學時,修學狀況就更熱烈了。這裏的藏書共900餘萬卷,除了佛教學說和經典外,還傳授婆羅門教的吠陀典籍及邏輯學、文法學、醫學、數學,並附設藝術、建築、農學,乃至治金術的修學。而為了容納萬餘名師生及如此可觀的書籍,實際建造的講堂、學舍、於是、廚房等,數量之多,雕刻之華麗,更是難以述盡。各種佛教宗派在這裏沸沸揚揚地討論了800年,然後穆斯林來了,一陣燒殺擄掠後,那爛陀也就沉寂了。

附近的玄奘紀念館是由中國政府出資建造。紀念館大殿前面有一座玄奘雕像,在館內有一整面牆都刻畫了唐僧西天取經經歷九九八十一難的故事。整個紀念館環境清幽,讓人身心寧靜。紀念館可能會讓人覺得有點沉悶,但是了解玄奘大師為佛教所做的貢獻,意義非凡

那爛陀的大火燒毀了多少經書,好在玄奘於七世紀來此修學時,帶了一批經典回中國,又做了那麼多經典的翻譯,最讓人熟悉的莫過於《心經》。那一天,館內只有我們這一團,我們一起虔跟隨師父們虔誠唱誦《心經》,不知怎麼的,我的眼眶又濕了。前人種樹,後人遮蔭,我們如今還有機會聽聞佛法,怎麼能不感恩呢?

菩提迦耶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大家以各自的方式意念佛陀,虔誠一念心。菩提迦耶聚集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大家以各自的方式意念佛陀,虔誠一念心。

如此殊勝不凡

旅程的尾聲,我們在佛陀成道的地方菩提迦耶逗留三天。菩提迦耶位於印度比哈省(Bihar)境內,距離現代化的迦耶城大約十六公里,距離加爾各答約607公里。我們晚間才抵達那裏,住在園覺修學中心,那是一所越南寺院。這所寺院的地理位置非常理想,走不遠就是菩提迦耶了。

看到來自世界各地各個傳承的出家人、在家信眾涌入菩提迦耶,大家以自己的方式意念佛陀,雖然空間不大,有的打坐、有的誦經、有的五體投地大拜、有的行禪等等,互不打擾,互相尊敬,佛弟子皆獻給佛陀最美好的一顆心——虔誠。我相信這些聖地,除了佛陀圓滿的智慧與功德,也因為眾多虔誠的心,變得如此的殊勝與不凡。

大家守次序地排隊走進摩訶菩提寺大殿裏供花、供袈裟,目睹那裏負責換袈裟的出家眾為釋迦牟尼佛換上一縷金光閃閃的袈裟時,佛陀面帶慈悲的微笑,身上像是挂著無數閃爍的星星,讓人內心涌起無限的歡喜。雖然能在大殿裏逗留的時間不長,但這一幕卻我心裏留下的深刻印象。

村民護送上山

隔日,為了要去雞足山,我們一大早就出發。據說,佛陀大弟子迦葉尊者現今入定於雞足山內,護持佛陀的衣缽,等待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後未來佛彌勒菩薩降生娑婆世界,將衣缽傳承給他。過去法顯大師、玄奘大師、龍樹菩薩皆成到此山,這裏有一座金色佛塔,是為了紀念彌勒菩薩、薩迦葉尊者、無著菩薩而建。

前往雞足山的路程比較遠,徒步進入山區會經過一些村落,跨過火車鐵路,還要登山。師父要帶我們去之前,也提醒大家,那裏的人除了找各種機會服務旅客,以索取小費之外,有時候還會「觸碰」女性。經過村莊,村民賣竹子給我們當拐杖,我們接著被一群男性村民、小孩及乞討的婦女「護送」上山。

一路跟著我們村民,找機會扶我們一把,再跟我們要小費。我們不得不裝著凶一點說:「Don’t touch me!」爬山時,小孩子更是聯手推著你的腰,要把你推上山去。要靠這樣的方式來掙錢,怎能說不可憐呢?但是我們都知道來到印度,人多的地方並不適合布施,這會招來更多的乞討者。山上風很大,那裏有幾個「常駐」的村民,等著我們膜拜和布施,這是很多聖地景點都會看到的一幕,也是他們賺錢維生的方式。

這座恆河旁的露天火化場365天沒有休假,每天最少燒一百多具尸體,最多可高達三百多具尸體。這座恆河旁的露天火化場365天沒有休假,每天最少燒一百多具尸體,最多可高達三百多具尸體。

最後的考驗

最後一站,我們抵達瓦拉納西。傍晚時分,我們坐著人力車去恆河邊看印度教的祭祀儀式。牛、三輪車、摩托車、汽車在馬路上,大家猛按喇叭,爭先恐後,交通極度混亂。我想第一次來到這裏的旅客,想必也感受到這種文化沖擊。

人力車夫靠著勞力、血汗來掙錢,但在恆河岸邊,有人捧著印度人塗在額頭上朱砂等顏料,嬉皮笑臉、軟硬兼施,在額上一抹祝福,還規定要收100盧比,在在考驗著我們。

隔天清早,我們來到恆河旁,准備搭上船隻欣賞日出。日出的景觀伴隨著船夫引來一大群的海鷗,繞著船隻盤旋,煞是好看。回程靠岸時,一位老先生以英文為我們解說河邊的露天火葬場及火葬儀式如何進行,一位隊友為大家發翻譯成中文。他說:「這裏是世上最聖潔的地方,在這裏往生的人火化後,靈魂都會上天堂。」

這個位於恆河旁邊的火化場365天沒有休假,無論日夜一直燒遺體,每天最少燒一百多具屍體,最多可高達三百多具屍體。當老先生說道,亡者親人從廟裏領取濕婆之火,拿著火炬和盛著水的瓮繞著木床走五圈,再摔破這個瓮,表示死者已經和這個世間切斷一切的關系時,同行翻譯的佛友,止不住的淚水,一顆顆滑下……

永雋法師帶領印度朝聖團多年,師父說,朝聖可以讓我們學習懺悔、隨喜功德和發願。旅程中我們持守八戒,在車上時,師父囑咐我們應該把握時間念佛或靜坐,他稱「朝聖」是一個流動的修行場域。我們到了聖地,師父都會先為我們開示聖地背後的歷史淵源和意義,我們或是繞塔誦經、或是靜坐、或是點一盞燈、獻上花束、點燃檀香,禮敬世尊或阿羅漢,懺悔自己是否有意無意對三寶不敬,亦懺悔自己過去所犯下的過錯。同時,我們也隨喜贊嘆保護這些聖地古跡的聖者、大德。

這趟印度朝聖之旅,讓我們走過了一條佛陀走過的路,內心是滿滿的感動與感恩。這是一趟心靈之旅,作為佛弟子的你我,能夠來到印度,這個佛陀曾經存在過的空間,憶起佛法的殊勝,三寶的功德,足矣。

冀望我們仰賴三寶的功德,內心的歡喜,更有信心地朝滅苦的方向,繼續前進。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