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如何從自己的限度、「錯誤」學習而不失去對自己的尊重(一)

文:張仕娟    圖:網上圖片| 2020-03-25

某次,我受邀到某一機構帶領工作坊,之前與該機構的負責人溝通好了工作坊的主題、內容大綱、時間、場地安排、各種需要的設施等。工作坊之前那晚,負責人打電話給我,要求我給他工作坊的每一個細節,包括講解的時間多少?練習覺察呼吸多少時間?深度放鬆多長時間?每個練習是站立,還是坐在座椅上,還是在瑜珈墊上?通通都過問,彷彿我是跟他拍擋帶領工作坊一樣.。我從來未遇過這樣的要求。通常,機構只需要活動導師交上活動主題、內容大綱、時間、場地、物資的安排後,就不會干預的了。因此,這個突而其來的要求,我感到很不舒服,覺得很不被信任和不被尊重,也覺得沒有空間。我被按了扭掣,說話變得生硬,聲音提高八度,直言不諱我感到很不舒服、不被尊重、不被信任⋯⋯忽然,之前所學的非暴力溝通及正念都好像消失了,一點也派不上用場。這反應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為自己內心不時會因外界的刺激有類似的反應,陌生是因為我甚少會這樣對待關係並不親密的人。

反思是我的習慣,因此我會停下來思索,我告訴自己:「這件事我的反應有點不尋常,一定有關於自己很重要的訊息,需要我去理解。」雖然,我不時出現這樣的想法一一我不喜歡自己這樣做,批評自己不謙卑,不言行一致(Not walk the talk),這違反我活出正念喜悅生活的宗旨,認為自己不是一位好的修行者⋯⋯

慢慢,我認出了「不謙卑」、「不言行一致」、「不是一位好的修行人」這些念頭是出於羞愧。認出羞愧,接納羞愧,知道它是訊息攜帶者。我告訴自己:「我在批評自己『不謙卑』、『不言行一致』、『不是一位好的修行人』,我這樣批評自己,其實是想滿足內在的甚麽需要?是甚麼需要沒有得到滿足?」這是非暴力溝通所強調的需要的意識。怎樣更快地找到需要?把不喜歡的反轉過來,便是所渴望的需要了。我不喜歡自己「不謙卑」、「不言行一致」和「不是一位好修行人」。反過來,就是說我喜歡自己「謙卑」、「言行一致」和「是一位好修行人」。於是找到了我的需要是「謙卑」和「言行一致」。至於「好的修行人」,深入觀察,這是一個判斷,為此我需要多做一步,便是將這判斷轉譯為需要,我發現「好的修行人」的內涵是言行一致。最後,我確定了自己的需要是「謙卑」和「言行一致」。

接觸到這個需要後,我感到胸口有點痛,感到頭脹,內心有點傷心、難過,卻沒有了羞愧感覺。我允許所有感覺呈現,並將之命名出來——「我內裏有一部分感到傷心。」、「我內裏有一部分感到難過。」隨著呼吸,感受傷心、難過在身體裏呈現的感覺,以呼吸來感受它們,接納、擁抱它們,讓自己與自己同在。我承認「謙卑」和「言行一致」沒有得到滿足,接納自己有時候未能謙卑、不能言行一致,我容許自己有時候做不到言行不一致、謙卑,做不到時,我願意帶著慈悲去理解背後的原因。我也不以個別「言行不一致」事件來判斷、抹殺自己「言行一致」的努力。更重要的是,不論我是否謙卑,不論是否言行一致,我卻清楚明白我是尊貴、有價值的,我的本質是美好、圓滿無缺的,我能接納和愛自己。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