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守候

第229期明覺   文:何國全| 2011-01-19

孩子,你們好嗎?工作還順利吧!好久好久都沒有聽到你們的消息了。

爸爸老了,日漸萎縮的腦袋,還拚命地期待著你們能像拂曉的陽光,在我清晨打開木門時,迫不急待地衝進來,坐暖每一個角落。迷糊的老花眼,奢盼著你們能像春風一樣,輕輕掠過,撫平我心頭糾結的思念。

空蕩蕩的木屋,卻塞滿了你們的影跡。橫樑上追逐的壁虎,不就像你們兄弟般佻皮嗎?窗外翩翩起舞的蝴蝶,宛如那愛打扮的姐姐,而廚房裡那隻揮之不去的蒼蠅,則跟弟弟一樣饞嘴啊!你們的嬉笑聲,滲透了每一個牆角;但你們孩提時的模樣,已隨著歲月的流失而逐漸模糊了。牆上褪色的照片,又能夠勾起多少你們五彩繽紛的童年,和蹦蹦跳跳的足跡呢?

媽媽也老了,但還跟黑膠唱片鬥長氣,轉啊轉著,嘮里嘮叨地“唱”個不停,也不管我的耳膜已經老化了。這也怪罪不得這老伴,除了我,還有誰樂意借出一雙聆聽的耳朵呢?

門前那棵曾和你們比高低的樹苗,仍不停地向上茁長,你們遠去的日子,我惟有將不斷伸展的思念與它比拼。擱在床頭,陪著你們長大的鬧鐘,時針依然轉動,滴滴答答地牽引著母親對你們的掛慮。

上一次你們答應回家的那一天,你媽媽嚴陣以待。凡有汽車經過,她就會趕緊跑到門口探頭張望,卻總是撲了個空。她聊以自慰地對我說:“下一輛車子,就是他們了。” 轉個身卻黯然拭去眼角流露的落寞。她踩著失望的腳步回廚房,在嘆息中燉著你們愛喝的湯。那份壓抑不來的思念,在慢火中熬著。

孩子們,不必擔心我倆老的生活費。前庭後院長滿了地瓜木薯,母雞天天都會下個蛋,夠我們溫飽的了。只是那口水井,不知怎的,漸漸乾涸了。我道是地球暖化的問題,媽媽卻說是少了你的探望,電話也沒幾個。

你們知道嗎?有一次,步履蹣跚的媽媽錯過了接聽一個電話,而深深自責。為免重蹈覆轍,她寧可捨棄午後小睡的閒情,而坐在電話旁打盹,就是深怕再次錯過了你們的問候。她殷殷期待,但那個不爭氣的電話,就是響不起來。等待,只會讓紛紛擾擾的思緒在時空中拉拉扯扯,可真磨人啊!

孩子,能夠給予你們一片展翅翱翔的天空,是我一生最大的欣慰;而這小木屋裡的溫馨,卻是我最終的守候。

轉眼新年就快到了,我老是期盼這親情的召喚,能圓一家人團聚的夢。你們的一聲問候、一個祝福,將會是春節最暖心的禮品。孩子,別讓團圓飯桌上滿滿的菜餚涼了,而圓凳上的守候,落空了。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