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寶林與我

文:傳燈法師    圖:傳燈法師| 2014-10-29

我與寶林的因緣,始於一念。

2007年,我披剃五年了,正躊躇著該往哪裏去受戒?對一個出家人而言,登壇受具是至關重要,能不能順利完成,還得看個人的福德因緣。


從香港到加拿大

我四處搜尋資料、打聽消息,得知香港大嶼山寶蓮禪寺有傳戒,曾動過念頭想去香港受戒,但忘了什麼原因,最終卻改到了台灣台南。盡管如此,香港這個名字已烙印在腦海中,還知道那裏有位德高望重、實修實證的聖一老和尚。

後來我到了美國深造,有一次洛杉磯觀音禪寺啟建《梁皇寶懺》法會,我在那裏結識了衍璇法師,並在她的牽引下,認識了日後的依止師父衍陽法師。那時候剃度恩師已圓寂一年多,我又剛受完大戒不久,正渴望有個如法的女眾道場可以參學。

在地球上兜了一圈,始終還是遇上了寶林。

2008年夏天,正是結夏安居之時,我第一次踏足溫哥華寶林學佛會,馬上就愛上了這個美麗的地方。智利域市(Chilliwack)座落盆地,寶林就在其中,四面群山環繞,四季了然分明。對於寶林,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每位師父都文武雙全,農禪兼修。法會時,眾法師一同打點一切,佈置大殿、練習法器唱誦等等。還要負責香積,親手煮飯、煲湯、烹煮菜餚。平時出坡,大家齊齊捲起袖子,整理環境;夏天最為忙碌,要下田勞動,堆肥、除草、澆水,挖土豆、摘水果、收割瓜菜。雖然忙碌,大家卻很快樂。


在西方弘法去

衍傑、衍陽二位法師非常尊崇聖一老和尚的教誨,老和尚說一,她們從來沒有二話。老和尚咐囑:不能設永久牌位,故此廿年來從來沒有過一個。老和尚立訓:「大眾共住,水乳和合」,僧眾經常聚在一起,坦誠道出內心的想法;法會前後,必定開會商議、檢討,就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僧團更融洽、更有力量。

老和尚囑咐購入隔壁的農地,籌劃重建。兩位師父盡管困難重重,也一一照辦。能出家已是福,能遇上一位有修有證的師父更是多生多世修來的福,兩位法師遇上了,一心一意奉行老和尚的教誨,尊師重道,實為大家的楷模。

寶林要重建了,老和尚預示:「佛法西來,祖師道興」,兩位法師將大乘佛法在西方國家發揚光大,把祖師的禪法在西方播種,踏實地一步一步走過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