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從在家到無家:藏傳佛教非喜馬拉雅尼眾不為人知的挑戰

文:盧且如    圖:Olivier Adams| 2015-11-13
傑尊瑪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傑尊瑪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
Karma Tashi Choedron法師Karma Tashi Choedron法師
Ayya Yeshe Chodron法師Ayya Yeshe Chodron法師

「眾生平等」應該是佛教一個重要的核心價值。可是現實生活往往與理想世界有點距離,特別是在最令人覺得理所當然的地方,往往反而最需要注視。早前在印尼舉辦的Sakyadhita(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就是其中一個重要的平台,去讓大家有機會關心這些題目。筆者一直身處於尼眾備受尊重的香港,第一次參加Sakyadhita的時候,才驚訝地發現原來有些國家的女眾要成為比丘尼,並不是想做就做得了。很多南傳國家如泰國、緬甸,見到的出家人都可能只是八戒女,而非受了具足戒的比丘尼。



非喜馬拉雅尼眾 挑戰四伏


到了這一屆會議,傑尊瑪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發表了一篇名為《被遺忘的僧伽:藏傳佛教非喜馬拉雅尼眾所面臨的挑戰》的論文,引起了現場的連番激烈討論。非喜馬拉雅尼眾是指不在喜馬拉雅區域(如西藏、印度、不丹等等)出生,但希望跟據藏傳佛教體系出家的尼眾,這當然包括了在西方出家的藏傳尼師。她們當中有很多在佛教界舉足輕重,我們也不陌生,除了傑尊瑪以外,還有Sakyadhita的前主席慧空法師(Venerable Karma Lekshe Tsomo)、佩瑪.丘卓法師(Venerable Pema Chödrön)、圖丹.卻准法師(Venerable Thubten Chodron)等等。這些大德很容易讓我們產生錯覺,以為西方人在學習藏傳佛教上有其優勢。可是,傑尊瑪告訴我們,事實並非如此。她們當中有很多雖然穿上了出家人的衣服,但卻沒有得到相應的待遇。


最主要的問題是得不到財務上的資助。很多藏人認為,非喜馬拉雅尼眾都是很富裕的,她們出家後會得到家人的支持,所以寺廟非但不會在財政上支持她們,甚至有時候她們要付款才可在寺廟留宿。再者,在西方出家,很多時會被視為「不負責任」、「背離社會」,一般西方家庭都不明白女兒為甚麼要出家,更遑論會支持她們的生活。而一般西方佛教徒,對布施的觀念沒有東方那般重,某些西方居士甚至懷疑出家人存在的必要性。另外,很多西藏僧人雖然也會募捐,但他們的重點可能只是維護西藏、印度的寺廟,令到非喜馬拉雅比丘尼反而受到忽略。所以很多人雖然已經出家,但白天還是需要穿上俗世的衣服出外工作,才得以維持生計。


另一個很大的問題是教育。非喜馬拉雅尼眾找不到合適的道場讓僧伽一起居住,出家後往往無法受到正式的宗教訓練;可是,藏傳佛教很重視記誦和儀軌,喜馬拉雅尼眾自小已經開始學習,對於她們來說,這是比較容易的。但對非喜馬拉雅尼眾來說,她們通常是成年以後才出家,本身已經有她們的習氣,要突然適應另一個模式是很困難的。傑尊瑪認為,應該欣賞她們已有的技能,同時提供足夠的訓練,才得以讓她們擁有理想修行人的形象。



成立聯盟 面對挑戰


會議中,來自不同國家的非喜馬拉雅尼眾也分享了她們的遭遇。來自澳洲的Ayya Yeshe Chodron法師說,與她一起出家的朋友,很多都已經還俗了。她在十四年前設立了一個支持非喜馬拉雅僧眾的基金(Kalyanamitra-Foundation:https://www.facebook.com/Kalyanamitra-Foundation-1465452190426039/timeline ),當中的研究發現,約百分之七十的非喜馬拉雅尼眾因為經濟理由而還俗,這是非常可惜的。Ayya Yeshe Chodron法師指出,主要原因是因為很多藏人都是難民,而西方的寺院也有很重的經濟負擔,所以僧人很多時也不能如佛陀所教導般去照顧非喜馬拉雅尼眾。


另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印度裔法師Karma Tashi Choedron,本來是一位工程師,未出家前,已經照顧了她來自不丹的老師兩年。出於對佛法的仰慕,她決定到尼泊爾短期出家,當她回家後,本想依積蓄過活,可惜遇人不淑,錢都被人騙光了。由於馬來西亞沒有藏傳佛教的尼眾寺院,她最後只好再次去工作,否則就沒法生活,也沒法照顧她的老師了。到現時為止,她每年會花一個月的時間去禪修,然後又得再次工作。


有鑑於此,傑尊瑪正利用她的影響力,去幫助這一班受忽略的尼眾。她與德國的Kelsang Wangmo格西瑪(西藏有史以來第一位女格西)、丹增桑姆(Thosamling的創始理事)、以及三位成員一起成立了「非喜馬拉雅尼眾聯盟」(http://www.nonhimalayannunsalliance.com/),讓大眾更了解非喜馬拉雅比丘尼的處境和挑戰。同時,在會議期間,非喜馬拉雅尼眾也一起作小組討論,建立連繫,讓大家更容易一起採取行動,互相幫助並互相學習。


同時,Dharmaeye(http://dharmaeye.com/)的法裔攝影師Olivier Adams(https://www.facebook.com/olivier.adam.908) 亦發起了一個活動,籌款支持非喜馬拉雅尼眾聯盟的工作。他將會把他所有傑尊瑪的攝影作品一半的銷售額捐給聯盟,大家有興趣的話,可在這裏了解詳情:https://www.facebook.com/olivier.adam.908/posts/10153720501588094


佛陀曾經說過,如果要讓佛法得以弘揚,就必須有來自本地的出家人,所以非喜馬拉雅尼眾對於藏傳佛教在西方傳播是舉足輕重的。希望透過這些努力,能令她們得到應得的尊重與支持,讓佛教界成為一個更平等的社群。



伸延閱讀:

濁世中的出塵雪蓮──丹津葩默專訪
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7926

第十三屆Sakyadhita 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丹津葩默法師禪修工作坊 (上)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890

第十三屆Sakyadhita 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丹津葩默法師禪修工作坊 (下)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play?programme=13891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