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從Pokémon GO淺說佛學思想

文:張天行    圖:張天行| 2016-09-18

Pokémon GO到港第一天,立即見到街頭巷尾的人舉著手機,初嚐風靡全球的遊戲為何有這麼大的吸引力。不論甚麼原因第一時間download玩,還是第一時間block out,在傳媒廣泛報道下,一提到捉精靈,無人不知。雖然上架一段時間後,熱潮已有減退跡象,但仍不乏大批訓練員遷徙式跑向同一海岸捉拿貝貝龍的景象。

遊戲畫面上的人物,孤獨地在虛擬世界中走來走去,借助導航系統,尋找與現實環境相應的補給站。那種虛空不停步走的角色,啟發筆者寫下這些文字。亦正因為佛陀對人間一切事一切法的包羅,雖然文字有可能以偏概全,就當是深入淺出地用遊戲術語,解說Pokémon GO在佛學上相對的人生哲理。

A)十二緣起

1)無明ignorance
剛開始時,甚麼都不懂,從無知開始,正如世事萬物如何運作也未知道的蒙昧狀態下,嘗試了解周邊對這遊戲的反應。

2)行 action
對這遊戲產生了心理上的反應:我玩好,我玩不好,或是我無所謂玩與不玩。

3)識 consciousness
心裏因有了無明和行,產生了好奇,認識了少許,分辨出這遊戲與其他遊戲的不同。

4)名色 name & form
內心對遊戲的精神反應,會想去了解這個遊戲的運作、命名,甚至用別人的手機試玩。

5)六入 the six sources
五感如視覺聽覺以至思想意識都全然進入準備狀態。至此,仍未決定download。就如前世因一樣,一種對開始生命的心念執著。

6)觸 contact
Downloaded以至身體力行,親身接觸體驗,知道非紙上談兵式的安坐家中那種打機模式,而要直接體會的實際情況。就像以前對香港各區很多時一無所知,未去過,或不會去也好,竟然現在連住址樓下有個「高速公路旁的典雅花瓶」也察覺得到。

7)受 feeling
從接觸到感受,得到開版精靈的喜悅,逃走了精靈的失落。內心對不同精靈的精神反應、物種喜惡,已經記得大部分專有名詞、技術、玩法。明瞭、認知不在話下,亦開始有check住手機的傾向。

8)愛 attachment
渴愛就開始了,對捕捉精靈和升level有著欲望式的渴求。每日玩上幾小時。

9)取 grasping
好奇探求秘技,很多朋友的心得指導討論,翻翻網頁介紹怎樣玩得高明些,越看就越想知,越玩得深入,越不辭勞苦地執持,變得沉迷。放香薰好嗎?開櫻花好嗎?繼而「你到過李陞街公園,你會明白」的親身體驗。

10)有 existence
為求得到好精靈,計算IV值、CP值、HP值……開lucky egg時才evolve,一切都可以用Candy去evolve回來,並快一點升level,繼而用其他App如Radar找精靈出現時段,只是,「精靈再好又有甚麼用?你又不打道場……」

11)生 birth
儲夠各種族Candy數量,evolve,孵蛋,渴望得到10km蛋,孵出罕有精靈,認知到達仔細地步,已經知道下一輪update會可以有pet function,或能交換精靈,及至蝙蝠第三級會很勁,亦產生期待。

12)老死 aging & death
到了Level三十以上,開始感到多一隻與少一隻沒有多大分別,變得沉悶,又不太想放棄,只好等待,好像用了很多心神,放棄又有點浪費,忐忑之下不知如何是好。有的可能停一陣子,亦有聊聊:「你仲玩緊?我無玩喇!」式的找共鳴一齊放棄的意向,或找另一遊戲,取而代之。

B)無常、苦、空、無我、中道、如是……彼岸

沒遊戲是永恆好玩的,一切是無常的。苦是心的問題,當你玩遊戲到了打爆機的情況,跨過了一切難度,之後,難度對你來說是虛空的了,一切經驗得到自性上的經驗值,時間久了,心上不留一點痕跡,今天多重要的「我的夢夢」從來都沒出現也好,也不重要,我不介意時,就沒有我的存在。最後,不苦不樂的中道、平常心,不跌落極樂與極苦的兩邊。那,就在如是上,可以學習放下日常的煩擾,享受過程中的遊玩樂趣,生命本身,其實不就是如此的安然。起碼,過程後,在虛擬之中到過彼岸,體會一下心無罣礙的意義,彼岸可能就近在心的一旁。一切問題,只是心態的導航吧!

 

作者 - 張天行
張天行(David Cow),廣告導演,剛修畢香港大學佛學研究碩士課程,閒時亦以佛教理論畫抽象畫及創作,以不同形式弘揚佛法。專欄名稱:【放下心中的牛】。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