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慈悲,從生活起

第303期明覺   文:Woodreus18| 2013-05-29

有些人,心中敬佛,定期禮佛,但日常生活中的言行卻與佛陀教導背道而馳,令人覺得是「講一套,做就另一套」。因此,修行者之道,不僅在心,也得體現在言行之中。


前一段日子,我頻往香港島南區醫院探友人,駕著電動輪椅,從九龍半島出發,搭地鐵,越維港,最後在中環轉乘巴士,每次如是。


我一向不好搭巴士,一來不是每輛巴士都設有低地台──只有低地台巴士適合輪椅使用者,二來始終鐵路是更安全、更舒適的選擇。然而,香港的鐵路系統雖然完善之極,也是全球經營得最成功的集體運輸工具之一,可是彈性卻相對較低,也不能到達所有地方。南區的鐵路尚在興建中,我自然無法搭地鐵往醫院,巴士是唯一的選擇。為了確定我所採的路線有低地台巴士服務,並避免搭錯車,我事前再三做足準備功課,搜集資料──這是輪椅使用者不得不做的!一般人,見車就上,無所顧慮,我們則不同,既怕巴士不便輪椅,又怕下車的位置崎嶇、遠離目的地,不得不謹慎和周詳。至今,我已多次獨自往返該南區醫院,都算順利。不過,有些人,有些事,還是令我感恩的。


大抵而言,每次搭巴士,都頗為膽戰心驚。為什麼呢?因為,即使幸運地很快就遇上低地台巴士,也不是所有司機都「歡迎」我們上車的。因為每次上落車,我們都需要司機幫忙,司機自然不得不立起來、離開座位、下車調整專為輪椅而設的踏板──若非遇著我們,司機又何需這般麻煩呢?


有一回,從南區醫院回程時,夜已深,我在路邊等著巴士,正恨久久無車。我要的車都不見,忽而有另一輪低地台巴士駛來,我正猶疑這車是否也能通往我的目的地──因為這不是我平日習慣搭的路線。我駕著電輪椅,駛近巴士司機位置,問道:「唔該,經唔經XX廣場架?」豈料司機一瞧我是用輪椅的,就冷然一句「唔經」,說罷即閂門、驅車疾去。我無奈地回首,看看巴士站的路線資料牌。不查則已,一查燒心!剛才那巴士明明就會經過我要去的廣場,那司機卻騙我,無非是不想麻煩!


又有一回,中午時,在中環候車,等了半天,不是沒低地台的巴士,就是巴士上剛巧已有另一位輪椅使用者,使我心急不已,怕遲到了。良久,卒之有適合我的巴士來了,我已向司機揚手,預先示意──因為司機需要特別靠近車站,輪椅才能登車。怎料,司機到站後,開了車門,問我是否上車,我一時聽不清楚,也沒料到他看不見我揚手示意,便問他說什麼,他卻大聲喝道:「問你係咪搭呢架車啊!又唔一早講,上你地(輪椅)要駛埋車站,又唔早啲講!」我一面無奈,唯有連聲抱歉。龍游淺水……莫奈何?只見那司機煩躁不安似的,停車後,就憤然站起,把踏板放下,直讓踏板大力碰地時「澎」一聲巨響,他也毫不在意。我登車後,他便馬上開車,期間他不斷響「安」(horn),驅車又時急時慢,看得出他心煩意亂,欠缺耐性。我心想,難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情緒,很容易就被乘客──甚至其他人──察覺到嗎?還是這正是他要表達的信息?


的確,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不僅很容易被人看出其內心情況,也很容易就影響別人。「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惟賢惟德,可以服人」,至理明言也。


雖然,搭巴士的經歷,多半都算不上和諧,但有一個司機,卻令我很是感恩。那是我有一次在中午往醫院一程時發生的。我同樣在中環候車,同樣是等了良久,才有適合我的巴士。我依舊揚手示意,今次這個司機也揚手回應,讓我知道他是看見的。車靠站後,他落車把踏板放下時,是輕力的,踏板落地時自然沒造成巨響。只見他年若六十,面有皺紋,白髮蒼蒼;我聊表謝意後,正欲登車,他便輕聲問道:「你係邊到落車架?」


「我去XX醫院架,唔該晒!」我連忙答道。其實,我是頗感出奇的,因為一向都是我自己主動告訴司機,讓他們知道何時要幫我的。


「好,慢慢上車喔。」他微笑道。


上車後,他更問我是否還需要幫忙,我說不用了,再次言謝。他見我安頓了,這才開車。一路上,我在想,下車時,應該怎樣答謝他呢?他可是個難得的好司機呢!沒多久,便到站了。我下車時,正欲言謝,卻先被他「搶了先機」。


「你揸輪椅都幾熟手啵!」他打趣的說。


「喔……係咩?」我尷尬地笑著回應。我心暗忖,這是個難得的機會,此時不言謝,更待何時?於是我便加上一句:「遇著你,真係好啊,好多其他司機都唔係好肯幫我地架。唔該晒你!」


他聽了,和藹地微笑,見我下車後,他竟還對我說:「拜拜啦,新年快樂!」


此程車,搭得我心感喜悅,充滿善念。是的,這個司機,做得很好,藉由自己的一言一行,讓人增添暖意,散發正能量。也許,他不是佛弟子,不過他卻真正地把慈悲實踐,從生活做起,讓每個人──無論是親人、朋友,抑或是客人、陌生人──都真切地感受到、得到這份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