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從馬來西亞學到些甚麼?

Buddhistdoor   文:盧且如 圖:林苑鶯| 2010-08-27
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的佛殿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的佛殿
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的贈禮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的贈禮
菩提工作坊的錄音室菩提工作坊的錄音室

「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簡稱LCS)剛開始的時候,法護法師已經說要帶我們一班同學到國外交流。由選定地點、日期,到報名、訂飛機票、安排行程,足足籌備了半年有多。還記得法師最初選擇馬來西亞的原因──當地的青年弘法工作做得相當好,希望我們能從中得到些啟示。究竟這在四天三夜中,筆者學到些甚麼?嘗試用這篇文章作一個小小的總結。

在這次交流團中我們參觀了五個佛教團體:千百家佛教居士林、吉隆坡菩提工作坊、十五碑大佛寺、釋迦院、巴生濱海佛學會。這五個組織的成立宗旨或有不同,但有一個共通點──它們都有超過二十年的歷史,而且剛開始成立的時候都經歷過艱辛的日子。例如是免費為我們提供了三晚住宿的千百家佛教居士林,現在他們的會址除了空間充裕外,無論大殿、地藏殿或是千佛林都非常莊嚴,誰知道他們在1985年成立的時候,只是租用一所住家作為會所呢?又例如菩提工作坊這個以佛曲弘法的組織,最初只是幾位熱愛音樂創作的青年聚在一起,他們並沒有任何專業的音樂訓練,只憑著對弘法及音樂的熱誠,每個星期五下班後都聚在一起,抱著一把結他,一首接著一首的唱著佛曲。二十多年後,他們已經擁有專業的錄音室,而且還能舉辦媲美專業水平的音樂會。

「羅馬非一天建成」,弘法需要的時間,一兩個月固然不足夠,但就算一年、三年、五年,還是太短。很多朋友開始加入弘法活動的時候充滿熱情,又或者有很多理想、期望、抱負,但當時間久了、遇到困難,還能夠堅持下去嗎?就如星雲大師說過:「菩提心易發,長遠心難持」,如何能夠保持自己的長遠心,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就以筆者作為例子,自從加入LCS這個大家庭後,每個周末不是上課,就是做功課、做義工。有時候聽到身邊的朋友說,不想再做這做那了,筆者心裡其實很諒解;因為有時候筆者也會覺得,放假比上班還要累,還要弘法不像加班,不會升職加薪的。

面對熱情的散失,可以怎對治呢?筆者暫時試著幾個方法,也跟大家分享。在長遠心未充足的時候,要先在弘法中尋找樂趣,盡量選一些自己喜歡的工作去做。無論做甚麼事,都要「心甘情願」,不要太勉強自己,做當下能做的事便好。迫得自己太要緊,一次半次可能還可以,但如果一直只是因為被迫才去做,很容易 就會萌生退意。如果團體成員是包容、和睦、互相支持、方向一致的,凝聚力自然更強了。另外,若能在團體中找到能互相附託感情的好友的話,關係就牢固了。

最後,無論最初多麼喜歡做的事,多麼喜歡身邊的人,也一定有遇上困難的時候。要維持弘法的願力,個人認為必須對佛法有強大的信心,而這是從個人修行而來的。無論是修行或是弘法,筆者也曾試過萌生退意,這時便會反問自己:「我為甚麼要學佛?我為甚麼要弘法?」每次問完後就會咬緊牙關向前走,因為筆者確信,佛法是這個苦海無邊的人生中唯一的皈依。筆者也發現,讀了LCS後對自己個人修行也有很大的幫助,精進心變得越來越強了。個人修行與弘法像是兩個齒輪,一個推動另一個,缺一不可。

最後,筆者以菩薩的「四弘誓願」寄語自己,以及現在、未來所有LCS的同學:「眾生無邊誓願度,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佛道無上誓願成」。讓我們堅守著長遠心,就在當下一點一滴的做好,二十年後,可能是別的國家的朋友來香港向LCS參學了。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