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感恩日記

第222期明覺   文:葉子菁| 2010-12-01

我有一本「感恩日記」,內裡記載了某時某日種種讓我「感恩」的事情,譬如某個好友上星期陪我買打印機,某位同事今天請我吃了下午茶之類。

事情無論大小,只要認為值得感恩,就在當天臨睡前把它們一一記下。我寫得很短,但片言隻語,已經滿載著別人對自己的關懷、愛護,這些事情,都不是「奉旨」(必然)的,別人不是「奉旨」要對自己好的,寫下來,好讓自己不會忘記,而在情緒低落的時候,更是最好的心理治療。

人生在世,每天過日子,總會遇上一些不如意事。情緒波動時,難免看甚麼也負面,烏天黑地、怨天尤人,但一打開感恩日記,念起身邊人曾那麼疼愛自己,那顆正在「千里冰封、萬里雪飄」的心登時一熱,還有什麼好怨啊?命運何嘗對自己不公?

領受別人的好意,那一刻已經感激,臨睡前寫下來,再感動一次,他日翻開日記,又重溫那可能早已忘記了的情節,被提醒的一剎那,更覺感恩——感恩身邊人對自己的付出。

寫著寫著,寫得多了,更學會對萬事萬物感恩。每次在家扭開水龍頭,水嘩啦嘩啦地湧出,你大概如我一樣,只覺天經地義,只覺生命本該如此。終於有一次,大廈關了水掣,我懵然沒有準備,趕著外出,惟有拿雪櫃的冰水來洗面,頓覺「肌膚似雪」,寒天洗雪水,點滴在心頭,方驚覺那扭開水龍頭便有熱水出來的日子原來多麼奢侈方便,想起那些住在山區的農民得走半天路才有水源的生活,在香港享用著源源不絶的東江水的我們,有沒有時刻珍惜過、感恩過?

曾經,路旁大樹倒下來,把路過的女子壓死了。也曾有人在泳池突然昏迷遇溺,搶救不及。原來,每天可以平平安安地回家,迎接也同樣平安回家的家人,已經值得感恩。我常常想,每天早上能清清醒醒地起床,發現自己仍然完好無缺,也不是必然;有人一覺醒來,發覺自己下不了床,或忽然感覺異樣,原來一場大病已經悄然掩至。生命多麼脆弱,能帶著一副健康的軀體與一顆平安的心靈,去迎接新的日出,已經知道:幸福不是必然!

這感恩日記,可以寫得源源不絶,人都是這樣,失去才懂珍惜,錯過才知悔恨。衍空法師曾經這樣說感恩:

「每感恩便表示我多得到了一些東西,而那是我本來沒有的……感恩的意義,就是不管那原來是不是你的,你先多謝人家給予你……你便好像獲得了很多。但,你如果常常想著誰又欠了我……常常感覺失去一些東西,便會活得很不快樂。」

前八佰伴總裁和田一夫,自二十歲開始,也每天寫他的「光明日記」,只記載快樂的事,六十年來從不間斷,共寫了 63 冊。破產後,他更多寫一本「感動日記」,把生活中使他感動的事記下,十年間已寫了 70 冊。其實無論怎樣的日記,只要記下的是生命中開心、快樂、滿足的事,不是比心中常常叨念著種種不滿、嗟怨好得多嗎?

(本文原載於作者網誌「寸心是福田」:

http://mindyourmind.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1489132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