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父親蒙佛接引,往生西方了!

文:關其禎 | 2019-10-20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我的父親在2012年4月20日,在香港往生了,終年九十五歲。

我誠心祈求阿彌陀佛,使父親就跟我一起念佛

父親在鄉下農村長大。只受過小學教育,後到香港工作,五十歲就「退休」。他對宗教冷感,沒有信仰。就算母親逢初一、十五拜神,我未曾見過父親上香。母親每天起床後,即念觀世音菩薩聖號,雖然父親在旁邊聽聞,卻無動於衷,常言:我不信這些東西。

自我信佛三十年來,屢次勸父親念佛,希望以此報答養育之恩,但他一再斷言拒絕。1992年,我移民往加拿大,但我每年九月和十一月之間從溫哥華飛返香港,為父親、母親賀壽。

雙親好煙、好酒、愛吃肉,卻沒有「三高」;好飲早茶、愛打麻將,但晚年身體尚好,沒有長期吃藥,只是行動不太方便。雙親先後入住護老院。母親在2007年底往生了,而父親獨個兒,只有靠香港的家姐和妹妹打點一切。

2011年10月,當時我已接觸了善導大師的淨土思想超過一年,信知阿彌陀佛的救度是主動,平等和無條件的,所以,我希望藉今次返港,能勸導年事已高的父親開腔念佛,往生有份。

這時,我剛巧遇見黄師姐,並向她談及此事,豈料她即刻「教路」(指點迷津),說:「我曾在佛前誠心祈求阿彌陀佛,出乎意料之外,我的父親現在也跟我一起念佛。」

我聽聞後,靈機一觸,照辦祈求。其實,若非我深信《觀經》下品下生文,信知五逆十惡的眾生,臨終遇善,憑稱念佛名之功,亦可得生,我不膽敢向佛祈求,因為父親既無佛緣,亦鮮見他行世善,造公益更乏善足陳。按一般佛教的說法,他今生能夠往生的機會微乎其微。

第一次「奇蹟」出現了!

幾天後,我回到了香港,隨即到護老院探望父親,「奇蹟」出現了!

我對著視力衰退的父親説:「不如我們一起念佛,好嗎?」他竟然點點頭,毫不猶豫地説:「好呀」!

我説:「好,那我念一句,你就跟著我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樣,父親就跟我一起念佛。整個過程順利得令人訝異。此後的兩星期多,我每天都與父親一起念佛。我曾問他:「我不在時,你有沒有念佛?」他回答:「有!」

我追問他:「怎樣念?」他説:「有時口念,有時心念。」及後,我返回溫哥華。臨行前,我給了父親一部念佛機,並囑咐他開著它,每天念佛,多多念佛,但他後來有沒有每天念佛,我則無從得知。

第二次「奇蹟」出現──哥哥在父親命終時「助念」

半年後的一天,家人突來電告知我,父親往生了!事後,根據我哥哥的憶述:父親早一晚時感到氣促,他就獨自留在鄧肇堅醫院陪伴父親。翌日早上八時,他在醫院吃早餐時,護士來電告知他:關老先生剛走了!他急步回到病房,侍側在父親身旁,並安靜地念「南無阿彌陀佛」。這也是一個「奇蹟」!

事緣我哥哥不是佛教徒,平時也沒有念佛,更不知道甚麼是「助念」,但他告訴我:「奇怪得很,當時我只想起你早前吩咐我:不要哭,並念『南無阿彌陀佛』,我很自然地開口念起來!平靜得有點不似我,真怪!」

哥哥還告訴我,父親隨身帶來的念佛機停下來,沒有聲音,恐是醫護人員晚上關掉它。他不懂拉腔,只好一人一句一句地稱念著「南無阿彌陀佛」。及至其他家人來時,他才跑到病房外哭泣。父親走得很安詳,像睡覺一樣,大家都很安慰。

我感恩阿彌陀佛的「安排」,父親從來不信阿彌陀佛,也不知道甚麼是極樂世界,他是一個普通得不可以再普通的凡夫,談不上「平生業成」。現在命終之「關鍵」時刻,有「善知識」(只是哥哥一人)為他「助念」,只要他把握機緣,及時作一個決定,即「臨終業成」矣!


第三次「奇蹟」出現

當晚溫哥華十多位蓮友相約在一蓮友家中,一起念佛迴向給我父親。當我們念了半小時,稍作小休時,坐在我身旁的一位非佛教徒而剛來念佛的許醫師,忽然告訴我:「哎,師兄,我剛才念佛時,見到一位老伯升上金蓮台,往生而去了!」

我聽聞後,不以為意,我心想:她從未見過父親,雖然她也沒有斷定這位老伯是我父親,但這番話似是安慰我,多過「見證」一個感應。

其實,我篤信彌陀本願力的慈悲救度,絕不懷疑「臨終助念」的不可思議功德力,所以我不介意她真的見到,還是安慰我。反正我的信心建立在阿彌陀佛成就了的本願,而非在瑞相、感應之類的東西。不過,既然今晚大家特别為父親念佛迴向,若此老伯不是我父親,又會是誰呢?

當我還在思量的時候,許蓮友自言自語説:「唉,為甚麼呢?老伯的臉是不是有點髒,我見到有一個女人替老伯抹臉。」

我即回應説:「這可能是我數年前往生的母親吧。」

許蓮友馬上説:「不是,不是,她是個中年的女人!」

此語一出,我的腦海即時浮現我家姐在護老院替父親抹臉的情景。我沖口叫出來:「她是我家姐呀!」

原來多年來,我們探望父親時,我家姐必然第一時間為父親抹臉、抹手。阿彌陀佛這樣的安排,太巧妙了!先由一個第三者念佛時親眼看見「蓮台接引」,再以「抹臉」的一個「小環節」,鈎起我的思絮,回憶起這個生活瑣事,從而令我聯想到「父親已蒙彌陀接引了」。這比我自己親眼見或夢中見更真實、更有「說服力」!

總括來説,半年内經歷了三次「奇蹟」,或許有人認為這是個人的「心理作用」,他們或許以「偶然的巧合」來「否定」這個念佛感應,但我不介意,因為一個信念已埋在我心底:

只要人時機一到,「需要」救援時,他就要作出一個「決定」 (去極樂成佛、還是留娑婆輪迴);若是人「去」志已決定,自然會靠上這句名號 ──南無阿彌陀佛,即可永離生死,速成佛道,如《觀經》下生下品者。

今後,我會以此信念,盡自己能力為平生「命欲終時」,欲捨生死者,及「臨命終時」垂死的人助念,以報佛恩。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