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昂山素姬與禪修:電影《昂山素姬》觀後感

第272期明覺   文:心田| 2012-03-21
昂山素姬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說:「不是權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懼。」昂山素姬說:「不是權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懼。」
楊紫瓊飾演昂山素姬,非常神似。楊紫瓊飾演昂山素姬,非常神似。
因為她有修行,故此她能穿透心中的恐懼。圖為電影中的一幕。因為她有修行,故此她能穿透心中的恐懼。圖為電影中的一幕。
電影中很細膩地描寫出昂山素姬與丈夫分離的痛苦電影中很細膩地描寫出昂山素姬與丈夫分離的痛苦
昂山素姬軟禁在家的日子一定繼續修行,保持正念,可惜電影未到這個深度。圖為電影中的一幕。昂山素姬軟禁在家的日子一定繼續修行,保持正念,可惜電影未到這個深度。圖為電影中的一幕。
  素姬為了緬甸人民付出極其重大的代價。楊紫瓊演絕食抗議瘦得嚇人,出了很大的力用心去演。當中與丈夫分離的痛苦,描寫得很細膩。被抓的學生被殘酷對待,很驚嚇……這一切都令人感觸流淚,尤其因為想念曾經對我非常好的緬甸人。
 
  曾受過善良的緬甸人民極大的恩惠:在仰光、Pyin Oo Lwin的Chanmyay 、 Panditarama及Shwe Oo Min靜修中心,我得到法師指導,修習內觀及慈心禪。熱心的義工天天為我們奔走辦簽証、買東西、煮飯、洗碗。他們很明白心的運作,致力對付自己的貪嗔,也盡心盡力慈母一樣照顧屬靈上像嬰兒一樣的初學者:種種要求、諸多不滿、動作粗魯……問他們那兒來的耐心?有一位義工慈祥地回答:「你們遠離了自己的國家,老遠的來到這兒學習,修行一點也不容易,理應好好照顧你們。」我的心十分十分感動。每次離開,感激之情躍然,只好看著眼淚流下來。《昂山素姬》上畫了,當然要入電影院。看到緬甸的土地、天空、大金塔,稍解對緬甸朋友的思念。
 
  一次,一位緬甸義工駕車載我和另外幾位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去一個地方,經過素姬的住所,茂密的樹葉重重圍住,上面有民主聯盟的紅色橫額及旗幟。義工朋友說:「Panditarama Sayadaw 教過昂山素姬禪修,所以軍政府也不喜歡禪師,多方留難。」我就知道,素姬一定有很好的修行。幾個月前接待Daw Than Myint,她提到過素姬一被軟禁,Chanmyay Sayadaw 即到她家裏探望並指導她修行。及後軍政府進一步禁止Sayadaw的到訪。
 
  可惜電影中沒有素姬打坐或行禪的鏡頭。
 
  一位記者曾問素姬:「為甚麼你和別人交談時總是多次談論信仰?」她回答:「因為政治是關於人的,我不能將人和他的精神價值分離開來。」在1991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上,兒子亞歷山大代表母親領獎致辭時強調了素姬的精神目標:「儘管我母親常常被描繪成一位用和平手段爭取民主的政治異見者,但我們也要記住,她的追求在本質上是精神性的。」
 
  閱讀Freedom from Fear and Other Writings這本收錄有關素姬演說、書信和訪問的文集,在“My Country and My People”一文中,她講述了緬甸的風貌、歷史及從佛教衍生出來的節日。她結合了緬甸古王朝的興替,扼要地講述佛教流派的演變、歷史及佛陀的教法,包括八正道、持戒及對解脫的追求,充份顯示出她對佛法的熟悉及熱愛。在〈超越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一文中,她對人心有很仔細的分析:「不是權力令人腐化,而是恐懼。掌權者恐懼失去權力。貪徒權力的人恐懼腐敗政權所帶來的災害。大多數緬甸人都明白有四種腐食心靈的元素。貪欲:被所愛的牽動,離開正道;偏狹:選擇不正確的方法對抗得罪自己的人;愚痴:導致扭曲;以及恐懼。而最可怕的可算是恐懼,因為它會慢慢蠶食所有對善與惡的概念,恐懼出現得是這麼的頻繁,是另外三種腐敗的根本。」
 
  她能夠說得出這番話,肯定對心的運作曾有密切觀察。她也能體驗無我,被釋放時對囚禁她的人沒有怨恨,只說:「沒有壞人,只是有人做了不好的事。」她離開被軟禁的住所後,在的士,在別人的家中,在公眾場所,常常見到自己的肖像。她嚇了一跳,沒有黏著被崇拜的快感,反而是感到不自然,她謙虛地說:「對民主的追求,不在於一個小女子的個人表演。」可見她的自我是多麼多麼的小;平實、謙和,這是多年以來修行的結果。她獲釋後大方地出席官方為他父親舉辦的紀念活動,甚至表示可動用她在國際的影響力,幫助緬甸政府免於外國的經濟制裁。
 
  她能結出美好的果子,這是可以預期的,因為她有修行,故此她能穿透心中的恐懼。她不是孤單的,因為她有整個豐富的佛教的傳統支持著她、有修行的僧團支持著她。不同宗教、種族、膚色的人,都愛憐她、祝福她。她心靈上,有兩個偉大的人物作嚮導:一個是她父親,引領緬甸人民脫離英、日統治的昂山將軍,另一個是甘地。電影中多次出現昂山將軍的肖像,另外女主角及女學生都看甘地的書。他們的精神內涵是共通的;二者都有勝過恐懼的自由。
 
  其實昂山將軍死時,素姬很小,只有兩歲。她對父親的認識主要來自當外交官的母親,以及她搜集的有關父親的文章;她發現與父親有相同的理念,建立了強而有力的心靈上的連繫與承傳。昂山將軍曾鼓勵國人不要借用他人的勇氣,自己要敢於成為偉大的人。甘地能鼓動印度人勇敢地面對虐打而不反抗,堅決地保持心中的平和,以達到外在世界的和平。這樣的修行需以紀律不斷地維持。素姬是一個很有紀律的人;她去年更曾透過視像對話勉勵港大學生要有紀律。她軟禁在家的日子一定繼續修行,每個動作都盡量保持正念,包括她常要進行的電器維修。可惜電影未到這個深度。女主角流露的哀痛、倔強及憤怒,可能略為多了。當然素姬也會痛苦,一定也會哭,可是她也更可能是以內觀觀照著心,不會抑壓,也不會牽扯得太久。因為她體驗過任何情緒都是無常的。故此她能說:「無畏也許是一種天賦,但更可貴的是通過後天努力而獲得的勇氣──那種抗拒個人行為被掌控的習慣而獲得的勇氣。」
 
  能靜靜地坐下來45分鐘保持靜止和專注,自能體驗對身體僵麻的恐懼、對內心深處不安的恐懼;以及慣性對恐懼的逃避、抗拒或嗔恨。然而,禪修者就是這麼堅定不移地坐著,坦然地覺知這一切。漸漸,會發然一種新的可能性,以好奇心、感恩、信心、慈愛磨練出以平靜面對恐懼。表面雖然動也不動,卻是一直地往內心旅行、探溯、反思及學習。真正的自信是這樣磨練出來的。
 
  不過,內觀是可以很乾澀的,有時可轉做一下慈心禪。Chanmyay  Sayadaw形容,好比一個在烈日下行走很久的旅人,在樹蔭下稍稍歇息。慈心禪是重複簡短的祝福的句子,訓練心專注在善念上,培育慈愛的品德。我肯定素姬有修習慈心禪。1988年8月26日,她在仰光大金塔首次向大批群眾發表演說,是這樣收結的:「願所有人都有紀律、團結。願我們常常持守正確的原則行事。願大家脫離所有災害。」
 
  她對香港大學的學生說過這樣的話:「學習最高的形式是能為世人付出關愛、擔負責任;並獲得知識,能把關愛化為具體行動。」對於這些,她在佛法的教育中,在父親身上,在聖雄甘地身上都一一獲得了。
 
  我在很多很多美麗的緬甸人民身上也看到了。
 
  願素姬平安。緬甸人民平安。願眾生平安。
 
 
更多對紀律、內觀的修習,可參看:
One Day At Panditarama Forest Centre 2003-2004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