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是非要溫柔

文:吳志軒| 2017-03-13
廣告 X
當然「不計較」的氣量是要培養的(網上圖片)。當然「不計較」的氣量是要培養的(網上圖片)。

當大家熱烈地討論人工智能對人類的貢獻和挑戰時,谷歌旗下DeepMind的最新研究[1]指出人工智能在面對合作和侵略行為的時候有不同的考慮:在資源充裕的情況下,人工智能只專注於收集蘋果;當剩餘的蘋果減少,人工智能為了達到比對手收集更多蘋果的目的,會劇烈增加使用鐳射槍武器的頻律,去令對手短期間癱瘓。而人工智能越複雜,則更傾向於侵略而非合作的行為。有評論認為大家對研究結果的意義過於緊張[2],畢竟鐳射槍在模擬實驗中是容許的。如果大家覺得人工智能使用鐳射槍具侵略性,人類則應考慮是否禁止人工智能在模擬或真實中使用武器,正如考慮應否禁止人在遊戲或真實中使用武器一樣。

如果武器使用是以人類的最大福祉為準則,則令人回想八十年代的電影《真假戰爭》(WarGames)。故事講述冷戰時代美國引入超級人工智能電腦控制國防和核武,主角誤以為超級電腦只是模擬遊戲,但超級電腦卻分不清戰爭的真假,差點觸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故事的結局以井字遊戲(Tic Tac Toe)帶出高手過招只有平手或兩敗俱傷的困局,一切只是徒勞無功。

遊戲如果是以勝負定輸贏,結果可能如此;但若果以過程和人的提昇去考慮則可能有所不同。正如登山、遠足、跑馬拉松只是為了到達終點嗎?如果為了到達終點那為何不永遠留在終點上便算了?人工智能的成就在於爭勝,但人的成就不止於贏。正所謂「輸了你,贏了世界又如何」、「贏咗場交,輸咗頭家」 、與外父打麻將,要懂得有技巧地「鬆章」。這些都是人工智能暫時未能體會的,因為人明白以大局為重,有更長遠、輸贏以外的考慮。

當然「不計較」的氣量是要培養的。有些朋友對别人不計較,但對自己很計較;有些人對事不計較,但對人很計較;有些人對時間不計較,但對金錢很計較……各人有各人的考慮和出發點。正正因為人心各不同,聖嚴法師[3]指出「是非要溫柔」:如果人太過多情就須要講理,但是要安世界就必須安心。正如丞相肚裏可撐船,法師提示我們心量要大,自我要小。如果理正氣壯,只會將雙方的我見放大,將對抗加劇。如果能將情和理以緣起無我的義理昇華,則見悲智雙運的菩薩道。

有朋友説是否如蘇轍所言:「君子小人,形同冰炭,同處必爭。一爭之後,小人必勝,君子必敗。」首先是何謂君子、何謂小人? 君子小人是以甚麼作為標準呢?聖嚴法師指出「所有的人都有堅持己見,自以為是的習慣。」眾生不僅相貌互異,思想的模式、觀點也都不盡相同。現今市場在推崇協作的同時強調明星、英雄和個人主義,要個人和集體兩者兼得有一定的矛貭。聖嚴法師開示:他的「待人處事通常是設定在無我的立場,無我並不等於放棄自我,而是包容他人;但不是以個人的自我為中心來包容他人,而是以大家的觀點來包容他人,然後變成無我。」如果能夠變成無我,又如何再有衝突,如何見到與君子對立的小人呢?要在互聯網的世界推進深入的協作關係,佛法互即互入的緣起智慧是一把重要的門鑰,打開人與人之間的心鎖。

 


[1] Leibo, Joel Z., Vinicius Zambaldi, Marc Lanctot, Janusz Marecki,and Thore Graepel. 2017. Multi-agent Reinforcement Learning in Sequential Social Dilemmas. Accessed 10 March 2017.

[2] Loukides, Mike. 2017. AI learned to betray others. Here's why that's okay. Accessed 10 March 2017.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17/02/ai-learned-to-betray-others-heres-why-thats-okay

[3]聖嚴法師《法鼓全集光碟版》第八輯第四冊《是非要溫柔》

作者 - 吳志軒
瑞瑩資本創始人丶首席投資總監,在亞太資本市場擁有超過15年的經驗。Ernest以Phi Beta Kappa畢業於芝加哥大學,獲經濟學學士和國際關係學碩士學位。2007年於香港大學獲佛學碩士,2016年獲哲學博士 ,研究佛學經濟學的題目為可持續經濟發展的投資模式。現為港大佛學研究中心客席助理教授和校友會會長。專欄名稱:【不經不覺】。

希望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按此捐款,支持佛門網,繼續為大家提供精采的內容。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