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炳靈寺──渡於天地山水間(下)

文:駱慧瑛    圖:駱慧瑛| 2014-04-16

(續上文:炳靈寺──渡於天地山水間(上)

第169窟內存數件獨一無二的佛教藝術珍品,歷史的烙印。除了有現存中國佛教石窟中的最早題記,還有北壁第12號龕中東晉時期(317-420年)高僧法顯法師(約337-422年)西行往印度時,途經此地在窟內的墨書題記。[1]另外,第10號龕亦存兩幅西秦時期(385-400年,409-431年)維摩詰說法圖,是中國現存最早有關維摩詰的圖象,異常珍貴。《維摩詰所說經》於183年由支謙法師首次漢譯,三藏法師鳩摩羅什(344-413年)再譯並流傳最廣。[2]由此可見,翻譯經典、開闢石窟和藝術創作是互動互持的。

圖8:第169窟中的佛陀苦行塑像,作者攝,2008年。圖8:第169窟中的佛陀苦行塑像,作者攝,2008年。

悉達多太子出家後,直至他到菩提迦耶覺悟成佛前,曾花了六年時間苦行,日食一麻一粟,餓瘦如剩筋骨。「……不食魚,不食肉,不飲酒……或一日一食……七日一食……或食樹根、枝葉、花實;或食自落果……以無數苦,苦役此身。」[3]佛像中以這一幕示人的很少,中國佛像多以法相莊嚴飽滿來顯示佛陀具足圓滿福德智慧,成佛前的苦修相則甚少展現,所以特別珍貴,而這苦修相在炳靈寺第169窟南壁第20號龕中便能見到(圖8)。雖是苦修塑像,凹陷的面相中卻呈法喜輕安,與他骨瘦如柴的身體成有趣對比。這樣肋骨凸現的古苦行佛像,在巴基斯坦也有一尊。在中國石窟群內,親眼見到的祇有在炳靈寺的這尊。這尊苦行像,造型簡樸單純,充滿早期中國佛教藝術的風格。這是佛教初傳入中土時,未融入本土文化潤飾前的一種現象和精神。藝術手法不見得成熟,卻存有難得的樸素天真,令人聯想到那些從古至今,未成佛的修行人在僻遠艱難的洞穴石窟中修行時的那份孤清、簡樸和輕安。

值得注意的是,《長阿含經》於後秦弘始十五年(413年)在長安由罽賓三藏法師佛陀耶舍口誦,涼州法師竺佛念譯為漢文,秦國道士道含筆錄,收錄於《大正藏》第一冊。炳靈寺第169窟始建於西秦建弘元年(420年),也就是《長阿含經》剛譯出後不久,所以在窟中出現《長阿含經》中提到的佛陀成佛前的苦修相並不是巧合,而是藉著新設石窟,透過藝術,表現出新譯佛經內容。

中國早期的佛窟是直接仿效印度佛教修行石窟的形制,窟內並沒有中式木結構。修行人尋找近河的僻靜的天然洞窟作為修行空間,所以洞窟也很樸實無華。後來才有人工開鑿的石窟和發展出風格多樣的石窟塑像和壁畫。可以想像,當初工匠畫師要爬上這河峽上九十度立起的懸崖峭壁的艱難,因沒地方攀爬,他們必須沿著懸崖峭壁先打入木樁,架出棧道,才能爬上洞窟雕繪佛像(圖9)。從痕跡可見,原來的棧道很陡很窄。到唐代興建的彌勒大佛像,相信也是借助並加建原來木樁棧道才能雕刻成功。修行人和工匠畫師離開安全溫暖的家和親人,斷絕了世間的享樂和方便,到此艱難危險的黃河急流上的懸崖峭壁刻畫佛像,當中需要多少的願力和毅力?那一份默默付出、至誠的供養心,真是美麗動人。這份赤誠心意,透過一筆一畫、一敲一鑿,無聲色地記印在這一尊尊的佛像和壁畫裡,讓後人能在這山靈水秀中,安寧地與佛菩薩不受干擾地相對接心。

圖9:炳靈寺的木樁和棧道,作者攝,2008年。圖9:炳靈寺的木樁和棧道,作者攝,2008年。

在長達二百米的峭壁上、於唐代的彌勒大佛兩旁,有著建於北魏、北周、隋、唐、元、明和清各朝高低大小不一的洞窟近二百個;石窟內外有大小石雕泥塑像近八百尊,壁畫約九百平方米,高低錯落,氣勢磅礡。在這黃河峽上的峭壁,本有擔當連繫各朝大小洞窟之任務,上下四層的棧道,唯歷經戰火風霜,原有棧道在明末已全毀,直到1972年才修建了現有的新棧道。1961年國務院將炳靈寺石窟列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9年正式對外開放(圖10)。

圖10:河峽中的炳靈寺,作者攝,2008年。圖10:河峽中的炳靈寺,作者攝,2008年。

何謂美?一念正,見一切真善美;一念歪,則萬般貪瞋痴。



[1] 《大正新修大藏經》第51冊《高僧法顯傳》

[2] 《大正新修大藏經》第14冊《維摩詰所說經》

[3] 《大正新修大藏經》第1冊《長阿含經》第8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