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心經即是巴哈-Ads

「環境教育」的牽頭作用

2009-11-25

圓平
 

缺失的教育環節

作為教育工作者兼佛弟子,我曾撰文提出香港「教育」的一項缺失是在「環境教育」(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769),而究竟,何謂「環境教育」呢?如果「環境教育」在香港是一項缺失的話,缺失的是甚麼呢?又,如何可以改善呢現狀呢?


我從日常法師的開示明白到「環境教育」的重要性。他一直視教育為「人類升沉的樞紐」[1], 可想而知他對教育的重視。談世間的教育時,日常法師指出,學校教育以外的,就是「環境教育」。 原則上,教育教導我們從物質和心靈兩方面著手,令生活快樂。 看看香港的「學校教育」,再看看香港的「環境教育」,很明顯,我們缺失的是心靈上的教育。只要我們從每天張開眼的一刻去檢察我們從衣、食、住、行和娛樂接 收的資訊,看看與心靈提昇有關的何等缺乏,便曉得缺失的嚴重性。而,破壞心靈的卻俯拾即是—一種持續不斷的破壞。 


心靈和物質的關係很微妙,類似天秤的兩端,但又不盡然。兩者缺一不可,但又不是五十五十那種對等平衡。新儒學大師唐君毅在他的著作《心物與人生》裡指出「宇宙間不只有物質世界,且有生命世界,心靈精神世界。而且他們在全部存在世界或實在世界之地位,尚居於高一級之地位。因而可謂是更富真實性之存在或實在。」[2]但事實上, 在現今的社會,尤其在香港,「心靈只是物質的一個奴隸…物質是不斷地提升,可是人的生活並沒有真正改善多少,物質上面改善並不代表示他真正的快樂!」[3] 也就是說,心靈和物質是並存的。如果我們問周圍的人,相信他們都會認為心靈是重要的。但事實是,我們在學校裡,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心靈的培育卻是那麼缺乏,環境教育尤甚。為甚麼會這樣的呢?


物質環境

相 對於心靈,物質是外在的,可以看得見,觸得到,並且相對地比較容易量化,也就容易知道追求物質所「得到」的成效,例如大小、多少、厚薄,長短、高低等等。 但亦由於這種二元的關係,似是而非的對立價值觀往往由此而生,成為普遍衡量生命質素的標準。例如成敗、悲歡、貧富、貴賤、美醜等等。香港人常常面對的具體 例子莫過於以房子作為貧富貴賤,以至人生成敗的衡量標準。一般都認為大的房子比小的好,或者,被冠以豪宅之名的,租金和售價就應該比較貴。也就是,有錢才 可以住大房子,於是房子的大小成為身份的象徵,也就是不同階級的認同。不少人為了擺脫貧窮的身份象徵,遂以住進大房子便成為人生的目標,目標達成就覺得人 生是成功的,快樂了。從來沒有問,那種成功快樂的目標從何而來的。然後,繼續追求一間比一間大,一間比一間貴,一間比一間豪的房子,如此這般地渡過了一 生。 正如日常法師所言,「 物質是不斷地提升,可是人的生活並沒有真正改善多少,物質上面改善並不代表示他真正的快樂!」[4]然而,在日常生活裡,推廣物質提升的廣告推波助瀾,我們不由自主地被環境牽著走。環境教育使我們遠離了真正的快樂。

物質的價值是外在的,標準是假外求的,他人為我們而訂定的,外在的因素也就成為判斷快樂的指標。譬如副學士準備班不及副學士高,學士不及碩士高,碩士不及博士高,博士不及後博 士高等等。 高學歷便成為人生的目標,目標達成就覺得快樂了,同樣地沒有問,那種快樂的目標從何而來的。還有還有,其他外在標準如知識形社會、創意經濟、世界級大都 會、亞洲的紐約倫敦等等,在在令我們以為世界的真相就是這樣。於是,窮一生的精力去追趕世界的標準,以為會追得到,以為追到就快樂。再一次沒有問,那種快 樂的目標從何而來的。如是者,外在環境似乎為我們的人生訂定了「按步就班的快樂發展藍圖」。我們只要看圖索驥便可以一生無憂,結果是營營役役,一生無休。 環境教育對我們的影響莫過於此。 


心靈環境

相 反,心靈雖然存在,但由於看不見觸不到,於是很容易被忽略,以至被否定。當中,受到破壞的程度也不容易檢察,遑論受環境影響而引來的深層微妙變化。環境的 拉力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地強大;相對地,我們的心靈是脆弱得無招架之力的。我們經常說的「我們的弱小心靈」是千真萬確的。脆弱的原因是,我們不單只沒有好 的環境去培育我們的心靈,自己亦不懂得保護它,就是連檢察心靈的能力喪失了也不自知。或者,自小我們根本沒有機會建立這種意識。不自覺地,我們經常把這脆 弱的小東西曝露於槍林彈雨的日常生活環境中。譬如,每天,我們不能自己地接收撲面而來的資訊,也無能力過濾淨化。尤有甚者,在網絡世界日漸與真實世界融合 之下,我們絲毫沒有反思地利用 Web2.0的方便,上載各式各樣,不知誰人合用的影像和文字訊 息,同時「分享」再「分享」接收到的訊息。在同一天裡,不難接收到同一訊息不下十次之多。 另一方面,我們惟恐自己不能即時接收到「第一手」消息而不斷上網, 弄得自己營營役役, 惶惶不可終日。 原來,第一個受訊息衝激的是自己,它的影響力猶如子彈般射入我們的心靈,我們的心靈被環境牽引得千瘡百孔,還誤以為自己有自主權去適當地運用科技,追上時 代,建立美好生活環境。只要想想電腦商每次 upgrade 其屬下產品時(不論軟硬體),我們不能不緊跟其後,切換家裡的設備,否則會落後於人而搭不上嘴,接不上線。以至,Facebook 每次更新平台,每次都有人用新的平台創造反對新平台的組群,一面在使用,一面在反對使用,直至三兩天 的短時間內,反對聲音自動消融在新的平台和舊的被動心理之中。這不是被環境牽著鼻子走是甚麼呢?我能夠這樣肯定,是因為我就是這種不能自己的用家之一啊! 生活在如此的環境之下,我們無時無刻都有著一份無力感,感覺到自己不足,經常要自我增值升呢。那種感覺可以是一種自我推動提昇的力量,無奈,環境的拉力牽 動,增加的往往是外在的物質價值,例如新的電腦軟硬件、多一張證書文憑、銀行存款增加等等。再一次,我們為永遠不能滿足的慾望而花費心神和時間,緊跟環境 對自己的「要求」。


貪得無厭的惡業

佛 家強調「業決定一切」,我們現在面對的缺失是香港人和全世界的先進社會的共業。只要檢察自己的日常生活,就知道心靈的缺失是每況愈下,我們卻視若無睹, 「照常」生活,幫助共業的增長。面對這個龐大共業,由個人生活的小節,以至世界性的問題,的確,個人是無能力扭轉的。但不能夠連一點自覺反省也沒有。看看 金融海嘯就明白。世界上有那麼多有智慧的人,遇到世界性的災難,竟然沒有人有方法去阻止和挽救,反而把責任推到別人身上,然後追討損失。只有極少數的人承 認,災難的真正原因是人所共知的貪得無厭 ,人心敗壞 。那不是少數人的心啊,而是你我都有份的罷?日常法師說得好,「這個業的真正的主導者是甚麼?我們的理念!」[5] 不 是嗎?就以香港為例,我們撫心自問,我們的生活理念是甚麼呢? 自上世紀六十年代,香港經濟開始發展至今,由殖民政府至特區政府,由草根庶民至億萬富豪,莫不以穩定經濟為目標,進步發展為提高生活水平的金科玉律。我們 的生活理念原來都是向好的方面的,我們都希望活得開心而已。為何不知不覺地變成以物質為主的無限擴張呢?為何多一些、大一些、豪一些,再多一些、再大一 些、再豪一些等等理念會充斥在生活當中呢?你多一些,我大一些,他豪一些,有甚麼不好呢? 為何 我們的理念會導致全球性的「心的災難」呢?

我們都是為了生活好一點,快樂一點,這是沒有錯的。但用的方法錯了,對真正快樂的定義不清不楚,就連生活理念的方向亦也攪錯了,那都是環境教育教導我們的。 


「王」與「霸」

日常法師在一次跟教育工作者的開示提及到「王霸」的社會現象[6]。他指出,「理想國」、「人間天國」、「大同世界」等社會家國理念都是很好的。更有政府大力推廣德、智、體、群、美並重的五育。但到後來,通通都變成口號。 法師說得好,那些口號原來的宗旨都是好的,崇高的。然而,要真正達成宗旨,是要「『正心誠意』,從你自己開始;『修身齊家』,再推廣開去;然後『治國平天下』,這是你的德化,你德行自然能夠春風化雨,這個精神叫做『王』 」。也就是「以德行仁者王」,現在社會上下,由個人的生活、學校的老師、公司的員工、政府的官員等等,做事方法卻是「以力假仁」。宗旨不是不知道,只是自己做不到,只有以自己的「權」和「力」去使人降服。 目下的香港環境,不同的口號圍繞著我們,甚麼「發展與保育並重」、「創意產業」、「讀書不是求分數」、Asia’s World City 一大串。各項推動社會發展的方法莫不是霸王硬上弓式地以「力」去推行,把內涵拋諸腦後,而不是「正心誠意」地修自己的身,助人齊家,為人著想的王道精神。結果如何呢?如法師所言:「弄到最後都變成一個口號。」

在 這種「口號」環境裡,我們個人的生活也決少了內涵。甚麼「第一桶金」、「第一個一百萬」等曾幾何時都是我們社會的主流口號和價值觀。擁有第一桶金和一百萬 的內涵為何則沒有人去問個究竟。如是者,我們的生活就被環境牽引著,隨波逐流地一日過一日。轉眼間,一生過去。回過頭去看,才發覺一生白過。原因是我們沒 有攪清楚口號化生活的理路。法師說得好:「當我們真正了解這個理路以後,那我們走下去這條路就可以走得通了;否則的話,儘管我們有信心,走,走不通的。」 他更指出,在「霸」的階段,那個崇高的宗旨和目標依然存在,只是以口號的形式出現罷了。但如再錯走一步,揚棄「王」之後,再推翻「霸」的話,我們的社會就 會墮進「蠻夷」的末路,那麼,我們就沒有改善的機會了。法師說:「『霸』是有機會增上,「蠻夷」是沒有機會的」。但是,「…只要你一談恢復固有的文化甚麼等等的話,大家都厭棄你!是不是現在普遍的這種狀態世間都有?如果有,大家記住:我們已經快到了這個「霸」被推翻,必須要用「野蠻」的方式來作為主流的時候了!」 野蠻的問題是「它永遠只能這個樣的」,沒有提昇的可能。  

我 們不為意地一點一滴去改善自己的物質生活,用的是以力假仁的方法,忽略了心靈的培養,最後導至世界坍塌。然後,我們最著緊的是救市,而不是救心。目下,香 港的房地產又聞「逆市奇跡」之聲,更有專業人士出來否認泡沫之說。再一次,環境教育又在無聲無息之中發揮作用。人心就是如此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的貪欲徵 服。我們可預見另一次災難來臨的同時,總會自欺欺人地相信,受害的不是自己,而希望逃避自己有份製造的共業網。可以嗎?

可以的。正確的做法是,把持正念的宗旨和目標,先修好自己,認清環境教育的真相和理路,轉染成淨。否則,下一步我們會走上去野蠻之路—邁向滅亡之不歸路。


與一切「有心人」共勉。



參考書目

福智之聲出版社(編),日常法師(講述),2008。〈教育‧人類升沈的樞紐〉。台北:福智之聲。

唐君毅,2002。〈心物與人生〉。台北:台灣學生。

 

[1] 福智之聲出版社(編),日常法師(講述),2008。教育y`仍‧人類升沈的樞紐。台北:福智之聲。頁12。

[2] 唐君毅,2002。心物與人生。台北:台灣學生。頁166。

[3] 同註1。頁12。

[4] 同註1。頁13。

[5] 同上。頁45。

[6] 同註1。頁25。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