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第一至第四世大寶法王的傳奇

文:侯松蔚    圖:侯松蔚| 2014-08-13

噶瑪巴(大寶法王)是藏傳佛教噶瑪噶舉派(Karma Kagyu)的創始人,其歷代轉世都是該派的領袖;他的影響力並不限於一派之中,更遍及整個藏傳佛教。適值香港噶舉滿林(Kagyu Monlam,噶舉派祈願法會)十周年,且讓我們認識一下歷世噶瑪巴的傳奇:

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的立體塑像(筆者攝於香港創古佛教中心)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的立體塑像(筆者攝於香港創古佛教中心)


第一世大寶法王──杜松虔巴

杜松虔巴(Düsum Khyenpa「知三世者」,1110─1193)十六歲出家,學習唯識、中觀、律學及密法;三十歲時,前往依止甘波巴尊者,尊者先教他修習噶當派的「道次第」(出離心、菩提心、空性見的訓練),然後閉關專修「止」禪。杜松虔巴花了九個月時間修止,期間他雙手大部份時間都維持在定印的姿勢,所以手上的汗水從未乾透。

其後,尊者指導杜松虔巴修「觀」,他修了三年,觀慧成熟,尊者才傳授「大手印」(直指心性的教授)和金剛亥母本尊法給他。

甘波巴尊者指示杜松虔巴前往另一個地區修行,連當地的山神也來邀請他,但尊者的另一位主要弟子帕摩竹巴(帕竹噶舉派的始祖)卻阻止道:「如果你到康區,勢必要為很多人灌頂,這會縮短你的壽命。」蓋因密宗灌頂有嚴格的戒律要求,師徒雙方應互相觀察對方是否具格才授受灌頂,若弟子受灌後未能止惡行善、自淨其意,師徒都會出現障礙。不過,杜松虔巴還是去了。

五十五歲時,杜松虔巴悟到睡夢與清醒、座上禪修與座下的日常生活,本質上並無分別。其時,十萬位空行母以自己的頭髮,編織成一頂黑色的寶冠獻給他。

喀什米爾的大班智達(Pandita,學者)釋迦師利,認為杜松虔巴就是釋迦牟尼佛在《三摩地王經》中所授記的「佛行事業者」,於是尊稱杜松虔巴為「噶瑪巴」(Karmapa)──「噶瑪」即梵文「事業」;「巴」是藏文的詞尾,在此是「者」的意思。

杜松虔巴平息了一些地區的黨派鬥爭,為很多人治癒疾病,修建了若干寺院,其中楚布寺(又譯族普寺)至今仍是歷代噶瑪巴的主寺。

杜松虔巴八十四歲圓寂,之前他把聖物、財物分配給僧團,更把一封預言他來世投生何處的信函交予其大弟子,開創了高僧轉世及認證的傳統。他的轉世,繼續被尊稱為「噶瑪巴」,而且,據說每一世噶瑪巴頭上都自然有著空行母所編織的黑寶冠,具大福緣或大信心的人才能看見。

自此,西藏其他宗派也發展出轉世制度,但大部份轉世者都要由其他高僧透過禪觀尋找和認證,只有少數像噶瑪巴這樣,由其本人於前一生預言下一生的出生年份、父母姓名、出生時的特殊情況。

現今部份藏傳佛教信徒,不屑學習顯教,一昧追求密法;甚至修學密法也馬馬虎虎,偏好空談「大手印」的證悟。然而,杜松虔巴的生平,讓我們看到大成就者也是從基本佛法開始,實學實修,長期痛下苦功,圓滿道次第、止觀禪修後,才能通達更高深的法門。再者,帕摩竹巴大師對他的建議,很值得盲目灌頂求福而忽略修心修德的人反思。

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希的畫像(筆者攝於香港佛國密乘中心):噶瑪巴希頭上的是舊譯寧瑪派鼻祖蓮花生大士,前者被視為後者的化身。噶瑪巴希出生於寧瑪派家族,該家族特別尊崇的黑袍護法(大黑天)後來成為噶瑪噶舉派的不共護法。他本人也撰寫了大圓滿與大手印無二的竅訣。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希的畫像(筆者攝於香港佛國密乘中心):噶瑪巴希頭上的是舊譯寧瑪派鼻祖蓮花生大士,前者被視為後者的化身。噶瑪巴希出生於寧瑪派家族,該家族特別尊崇的黑袍護法(大黑天)後來成為噶瑪噶舉派的不共護法。他本人也撰寫了大圓滿與大手印無二的竅訣。


第二世大寶法王──噶瑪巴希

噶瑪巴希(Karmapakshi「事業國師」,1206─1283)自小聰穎,讀寫、學習迅速,十歲時已了解佛法精要,能輕易地將心安住一境。當杜松虔巴的徒孫本札巴為他灌頂時,看見杜松虔巴與其他祖師圍繞著他;杜松虔巴更出現在本札巴的另一次淨觀中,直接指出噶瑪巴希是自己的轉世。

於是,本札巴為噶瑪巴希剃度,傾囊傳授一切法要。噶瑪巴希天資過人,很快就圓滿修學,並修復了一些寺院,名聲遠及中國。

十三世紀中葉,忽必烈、蒙哥先後邀請噶瑪巴希前往,期間噶瑪巴希分別以辯論和神通折服了其他外道;以大悲心調和了社會上的紛爭;鼓勵蒙古人奉行十善,每月齋日茹素持戒;勸導可汗特赦囚犯、平等支持佛教各宗各派──在那個門戶之見深重的年代,這特別難能可貴。

由於噶瑪巴希曾拒絕留在忽必烈宮中,後來卻與蒙哥相善,蒙哥駕崩後,忽必烈下令殺掉噶瑪巴希。不過,士兵用火燒、強迫服毒、拋下懸崖等方法,都無法傷害噶瑪巴希,忽必烈遂將之放逐。流放期間,噶瑪巴希撰寫了許多佛法論著,而且健康狀況不跌反升。最後,忽必烈懺悔自己的所作所為,讓噶瑪巴希返回西藏。

噶瑪巴希晚年時,撰寫了《直指三身》,他把這書和一頂黑帽暫託大弟子烏金巴保管。某次,遇上一批朝聖者求見,噶瑪巴希特別請其中一人留下,送了一些禮物給他,並告訴他未來必須招待噶瑪巴……


第三世大寶法王──朗炯多傑

朗炯多傑(Rangjung Dorje「自生金剛」,1284─1339)的生父,正是受噶瑪巴希囑咐招待的那名朝聖者!而且,他剛出生便懂得跟母親說:「月亮升起來了!」

三歲時,朗炯多傑要求玩伴製作一個「寶座」給他,他坐上去,戴上黑色的帽子,宣稱自己是噶瑪巴,並教導其他孩子有關空性的義理和《直指三身》;五歲時,他謁見烏金巴,說:「我的黑帽和經書在你那兒。」

因此,烏金巴認定朗炯多傑是噶瑪巴希的轉世,為他安排剃度及教育。朗炯多傑遍學因明、阿毗達磨、唯識、中觀、律學、密法,並撰寫了多本至今仍廣受重視的作品,諸如《了義大手印願文》、《辨識智論》、《甚深內義》、《斷法薈供‧大珍寶鬘》等。

除了佛法之外,朗炯多傑還精通醫學、天文、曆算。他修訂了舊有的星象和曆法理論,形成著名的楚布曆算傳規。

隨著經典傳入西藏以及翻譯的先後不同,藏傳佛教分為舊譯、新譯兩大系統。噶舉屬於新譯派,但朗炯多傑兼學新譯及舊譯密法,並將兩者的奧義──大手印與大圓滿結合,開創《事業心髓》(Karma Nyingthig)法統。這是宗派融和的一個重要里程碑。

佛陀本身沒有開宗立派,佛法本質也沒有宗派差異,只因後人師承及修學重點不同,才有宗派之分。雖然西藏古時曾一度出現門戶鬥爭,但此歪風近代已經不存。當今各派上師均常互相交流、互為師徒;一人遍學多派者,隨處可見。倒是部份漢人卻鼓吹宗派對立,甚至有噶舉弟子不知道歷代噶瑪巴均與寧瑪派(Nyingmapa,舊譯派)關係密切、噶舉常用經咒中許多都源於寧瑪,而聲稱兩派不融,實在可笑!


第四世大寶法王──洛貝多傑

洛貝多傑(Rolpe Dorje「遊戲金剛」,1340─1383)剛出生時,已懂得唸誦六字大明咒oṃ maṇi padme hūṃ;三歲即自稱噶瑪巴。

洛貝多傑被認證為噶瑪巴後,接受新譯與舊譯佛法的訓練,很快便精通所有法要,十八歲即獲得其他大德確認修行成就;十九歲時他應元順帝邀請前往中國,途中經過沙窩(地名),蒙古使節建議向當地居民徵用牛馬、挑夫等,年紀輕輕的洛貝多傑請使節別向民眾要求任何東西,以免增加人民負擔。

在前往北京的漫長旅程中,洛貝多傑撰著了許多法本,平息了一些地區的蝗蟲災害、黨派紛爭、軍隊威脅,擔任很多盟議的見證人,促成皇室特赦囚犯;他還捐出大量財富,用於慈善和興建寺院。

洛貝多傑以致力社福事業聞名,這可矯正某些人以為修行應專注「出世間」解脫、不應分心於「世間」善行的謬誤。其實,佛法中沒有純粹的「世間善行」,為求現世福報而行善是「世間」的,以出離心去做便是解脫之因,以菩提心去做就是成佛之因。菩薩圓滿六度四攝才能成佛,若不於世間利益眾生,根本沒有六度四攝可修!

(未完待續)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