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長懷 阿那律陀尊者

文:李衎政 翻譯:映秀| 2013-10-16
端坐的 阿那律陀尊者,接受本文作者李衎政向他恭行頂禮。端坐的 阿那律陀尊者,接受本文作者李衎政向他恭行頂禮。
阿那律陀尊者與本文作者李衎政合照阿那律陀尊者與本文作者李衎政合照
阿那律陀尊者案頭留影(之一)阿那律陀尊者案頭留影(之一)
阿那律陀尊者案頭留影(之二)阿那律陀尊者案頭留影(之二)
阿那律陀尊者與同修臨窗共話阿那律陀尊者與同修臨窗共話
阿那律陀尊者生前致力籌辦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Sati Buddhist Education Centre)阿那律陀尊者生前致力籌辦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Sati Buddhist Education Centre)
小沙彌和小沙彌尼可在老法師創辦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學習佛法外,也可學習英語和電腦應用。小沙彌和小沙彌尼可在老法師創辦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學習佛法外,也可學習英語和電腦應用。
作者按:原文初稿得 John Shannon 同學慨允潤飾,謹此致謝。John 亦曾受業於  阿那律陀尊者、香港大學佛學碩士(原文刊於 2013 年 10 月 4 日國際佛門網http://newlotus.buddhistdoor.com/en/news/d/36154


阿那律陀尊者(Venerable Professor Kākkāpalliye Anuruddha, 1929-2013),同學每多敬稱「老法師」,或稱以巴利語「Bhante」,含「大德」之意。我第一次與他結緣,是在 2010 年香港大學佛學碩士課程的新生簡介會上,也是我生平首次接觸身披藏紅花色袈裟的南傳法師 。當天眾教授輪流上臺介紹執教科目,輪到老法師,他向應屆新生說:「巴利文很優美,你們學會了,日後退休便能體會。」他隨即朗聲誦讀幾段經文,我當然聽不懂,但當下卻被那份和諧、抑揚有致的聲律美迷住了。於是學期開始,便馬上報讀由他執教的「初級巴利文」和「巴利文讀經」。老法師年事已高,為免他老人家勞頓,課不在港大本部上,而安排在他卜居的志蓮淨苑,當年還未意識到,自己原來已屬他離港前最後一批學生了。老法師健康日下,學期結束便回老家斯里蘭卡了。餘下的課,我們改以他年前錄製的影帶上,並由其得意弟子之一衍德法師擔任助教。


課堂上的老法師,活像走在你身邊的百科巨著,佛學上方方面面的疑難,他無不講解清楚。上「初級巴利文」課,甚麼詞形變化、動詞變位,我們老記不住,總是查完又查,他卻過目不忘,直教後輩汗顏。經文選讀,他不但專挑《經藏》中喜愛又含重要經教的,還不忘選取《法句經》中的警語名篇,讓我們猶如親聆世尊教誡。例如:


tumhehi kiccaṃātappaṃ akkhātāro tathāgatā |

paṭipannā pamokkhanti jhāyino mārabandhanā ||


「汝當自努力,如來唯說者。隨禪定行者,解脫魔繫縛。」1


還有:


kāyena saṃvaro sādhu | sādhu vācāya saṃvaro |

manasā saṃvaro sādhu | sādhu sabbattha saṃvaro |

sabbattha saṃvuto bhikkhu sabbadukkhā pamuccati ||


「善哉制於身。善哉制於語。

善哉制於意。善哉制一切,

制一切比丘,解脫一切苦。」2


老法師當然也有機智幽默的一面。有次上「巴利文讀經」課,他便引《相應部》中波斯匿王節食那段故事3,說明正念何其重要。話說有天憍薩羅國王飽餐後,起來走近佛陀,國王身段臃腫,走起路來氣有點喘,佛陀看在眼裡,便趁機誦了這首偈語:


「人當自繫念,每食知節量,是則諸受薄,安消而保壽。」


國王聽了滿心歡喜,遂吩咐隨從,以後在他進食時唱誦一遍,以茲提醒。自此他食量漸減,沒多久果然清減了。


課堂以外,老法師珍惜善緣,對友儕不吝關愛,後學慈勉有加。猶記去年一月,我往斯里蘭卡一行,老法師就讓我住在他一手籌辦的「正念佛法教育中心」(Sati Buddhist Education Centre)。中心位於哥倫布市,他亦以此為家。他一心創立這所學校,為的正是培育小沙彌和小沙彌尼,讓他們除了在這裡恆持教戒,也學點英語和電腦知識。老法師年長後才上夜間課程修讀英語,深感今日諳外語和電腦知識的重要,於是決意培育小沙彌和小沙彌尼,並深信這些知識,有助他們日後深造佛學。我在斯國期間,老法師照顧有加,每日三頓膳食,總不忘請伴隨他的侍者備好,有時候還有鮮果、冰淇淋和薑啤!我獨自出外觀光,他也每早親來電話,確保我諸事順遂,出入安全。


觀光後回到住處,傍晚有時候我們會在陽臺共賞月色,黑夜裡閒看蝙蝠流蟲飛舞,渾不覺時光溜走,但頭腦如金剛般鋒利的老法師,卻從不曾誤一分一秒。有天我們談興正濃,他突然霍聲而起,說:「是時候睡了,晚安,明天見!」我回到寢室,一看時間,正好十時零一分!翌日黃昏,我們又在陽臺聊天,其間他忽然站起來說:「是時候看新聞了。」語音未落,便轉身回房間,我回去一看,時間正正是五時五十九分!這麼一位作息有定、律己以嚴的大德,他的正念正覺,讓他無須依賴外物,也能分秒不差的生活。這樣的境界,是否意味著他已得神通?


有次閒談間,老法師透露他的幾位兄弟,鮮有能活過 55 歲的,對於自己已年逾八旬,他心存感恩。在英國修讀博士期間,老法師省吃儉用,自行舉炊,每天花不過一英鎊,就連母親過世,他也沒能回國奔喪,為的是省回路費,把書唸完。我問他:你心感遺憾嗎?他安然答曰:色身朽壞老死,任誰也逃不過。


2013 年 9 月 29 日,老法師圓寂了,色身從此免了病魔糾纏。他常常提醒我們,即使是阿羅漢,已和佛陀一樣拔了貪嗔癡三不善根,也難逃肉身之苦。如今老法師去了,也許他正與眾阿羅漢共享他愛玩的板球,眾天神在旁為他歡呼。以他的過人幽默,無邊慈愛4,我在此岸和他開個小玩笑,相信他不會介意的。


親愛的老法師,在此虔祝安穩、快樂!




[1] 《法句經。道品》第 276 偈(了參法師譯,下同)。

[2] 《法句經。比丘品》第 361 偈。

[3] 《相應部》第三相應,第 13 經《暴食經》。

http://www.samadhi-buddha.org/tipitaka_big5/sutta/sp3-1-03-02-0013.htm

[4] 老法師常說:巴利語 mettā 解作「無邊慈愛」,遠比單單「慈心」精準。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