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賀年篇-ads

靈山下荷塘月色

文:駱慧瑛 | 2015-10-29
南傳法師前往梵宮(攝:第四屆世界佛教論壇攝影團隊)南傳法師前往梵宮(攝:第四屆世界佛教論壇攝影團隊)
靈山的優美閑靜,與忐忑的內心,相映成趣。(攝:駱慧瑛)靈山的優美閑靜,與忐忑的內心,相映成趣。(攝:駱慧瑛)
翻譯組員各自在房間工作至近天明(攝:駱慧瑛)翻譯組員各自在房間工作至近天明(攝:駱慧瑛)
翻譯後的編輯與商討(攝:張聰慧)翻譯後的編輯與商討(攝:張聰慧)
學誠法師與第五翻譯小組合照(相片提供:駱慧瑛)學誠法師與第五翻譯小組合照(相片提供:駱慧瑛)
靈山下的梵宮大殿(攝:駱慧瑛)靈山下的梵宮大殿(攝:駱慧瑛)
戶外千人坐禪及晚會(攝:駱慧瑛)戶外千人坐禪及晚會(攝:駱慧瑛)
論壇中巧遇覺培法師,她是十五年前我就讀叢林學院的老師。多年不見,她的慈悲、智慧、莊嚴和善巧有加無減。她把戴在手上的念珠送贈給我,令我極之感動和慚愧。(攝:于躍)論壇中巧遇覺培法師,她是十五年前我就讀叢林學院的老師。多年不見,她的慈悲、智慧、莊嚴和善巧有加無減。她把戴在手上的念珠送贈給我,令我極之感動和慚愧。(攝:于躍)
會後衍空法師與來自香港的翻譯團隊散步於落成的拈花灣仿唐建築群。(攝:高明元)會後衍空法師與來自香港的翻譯團隊散步於落成的拈花灣仿唐建築群。(攝:高明元)
第四屆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典禮(攝:駱慧瑛)第四屆世界佛教論壇閉幕典禮(攝:駱慧瑛)
衍空法師與自來香港的整個翻譯團隊(相片提供:李韻然)衍空法師與自來香港的整個翻譯團隊(相片提供:李韻然)
作者於靈山大佛及梵宮前(攝:于躍)作者於靈山大佛及梵宮前(攝:于躍)

世界級佛教論壇


為促進人類文明的提升與前進,中國佛教協會、中華宗教文化交流協會,於10月24至25日在無錫靈山聯合主辦第四屆世界佛教論壇,主題為「同願同行.交流互鑒」,蘊含對人類和諧共處的懇切期待,讓不同文明攜手共建美好未來而對話交流。


學誠法師、星雲大師、智慧長老、十一世班禪額爾德尼及許嘉璐先生等來自五十二個國家和地區的一千多名佛教界大德、專家學者和社會賢士匯聚一堂。諸上善人共聚一處的情景,令我不禁想起敦煌莫高窟第158窟涅槃像足部上方北壁,各國使者遠渡而來為佛相聚的壁畫。不同膚色、國籍的僧侶及賢士,穿著不同的冠冕和袈裟,完全無聲而大聲地表達出佛教的無我與包容精神。以佛陀教育為根本,能隨不同時空,與各地文化融合和流布,使大家和而不同地共存。


語言是交流的重要載體,我有幸應淨因法師邀請參與盛會,是負責翻譯的隊員之一。短短數日相聚於靈山,承著二千多年來的佛緣成就,同時為了合力把這份佛緣延伸至更多個千年,目睹國與國之間、派別與派別之間,不同傳承、不同傳統的精神交流。南傳、漢傳、藏傳的僧侶,和來自三傳及歐美的佛教學者等雲集一地,因緣難得而殊勝。


花如斯大量人力和物力,值得嗎?大場面背後確有真心。個人認為重點在於多元化的多場論壇。八場分論壇、三場電視論壇和三場新媒體論壇,透過傳統和現代的媒介,從不同角度探討佛教在現今社會如何更有效益地利樂大眾。



一帶一路一世界


佛教源於印度,跨越千里迢迢之路,傳至中土,扎根於中國,至廿一世紀佛教弘揚至歐美等地。二千年多之後,盛況重現。能想像隋唐時國際佛教聚會的盛大景況。當年,在隋代舉辦的第一次國際交流會,匯聚西域諸國於敦煌,交流文化、政治、經濟和技術;唐代長安的盛會,更是集世界各地人材,混和各種文化於一地,頂尖學術與技術於一方。「一帶一路」中的文化、宗教、政治、經濟、旅遊、交通、住食,本是互相依存和影響,唇齒相依。從古至今,一直如是。除了水路、陸路,現代的「一帶一路」,還有空路和互聯網「路」,讓正能量資訊更有效率地廣播,使更多人受惠。


是次世界佛教論壇守衛森嚴如昔,通行證並不通行,活動範圍只限於某些區域。慶幸有緣重臨六年前建成的梵宮,輝煌依然,氣勢磅礴,莊嚴的建築藝術能無言說法,令人收攝身心。個人較喜歡最近落成的拈花灣會議中心及靈山小鎮。山水禪境和唐風建築融和一體,輔以現代設備和應一般大眾需求的小食店及品味小舖。靈山下的新興建設中,有以佛學用詞「波羅蜜」為名的酒店、仿唐式建築群的購物旅遊區及屋苑,依山向湖而建,優雅怡情。


可是,禪意成了旅遊賣點?禪,言於口已著實太多,何況淪為世俗中的地產項目廣告主題。然而,我們生活於廿一世紀的現代社會,人心不古,要在生活環境中廣播菩提種子,種下學佛和得道的因緣。不管出發心是為了推動當地旅遊經濟,或純粹發心助他人能有機緣接觸佛教,但願借假修真,他日真的成為靈山下的弘法大道場,藉此讓更多的人有機會學佛,離苦得樂,解決生活和生死這兩大課題。



翻譯是一種藝術


靈山環境優美,充滿詩意和靈氣;太湖平靜如鏡,與我忐忑的內心,相映成趣。由淨因法師所招集的國內外翻譯團隊,共分九個小組,每組約十人,均由一位法師帶領。在這四至五天的工作,每組平均翻譯了十多萬字,中英互譯,當中更有不少即場傳譯。我們每天面對來自各國大量的艱深論文和發表講稿等,需要在短時間內翻譯過來,大家都如箭上弦,戰戰兢兢,緊張非常,卻又仍能笑容滿臉,互相關懷和照應。


如淨因法師所言:「翻譯是藝術。」每組隊友,雖然多是首次合作,大家都和諧愉快,有如兄弟姊妹的戰友情,發揮團隊精神。如衍空法師言:「是因緣成就,同時也成就因緣。」翻譯組七十人當中,不是每位都曾以外語或翻譯為本科,然而,大家都有同一目標:為世界和平而努力,實際地、默然地從小處著手。


翻譯工作雖只是整個國際性大型活動的一小環節,然而,在國際交流中,它是非常重要的一環。為了方便交流和溝通,準確度、速度和態度都是關鍵。每組各顯神通,把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按時完成。何謂「布施」?把自己所擁有的,奉獻給有需要的人,可以是財富(財施)或以佛法布施(法施)。這幾天睡覺少工作多,覺得自己辛苦,也覺得其他人更辛苦。自以為是在法布施中,內省後覺得其實自己得著更多,也慚愧平時用功不足,感恩得到這修福修慧的大好機會。


翻譯組內臥虎藏龍,有不少來自清華、北大、北航等高校的核物理、生物等專才、英語學家等高學歷的青年法師和在家居士。他們在忙碌的生活中抽出時間,付出身心,投身弘法行列,舉重若輕,在幕後默然付出,是一撮發心而有能力的新一代。從香港出發的翻譯隊友共十人,多為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碩士和博士畢業校友。平日在不同行業各領風騷,今次大家聚首,為同一目標,皆把自我放開放下。除翻譯工作外,還隨時候命,承擔接待貴賓等工作。


隊友們對翻譯工作非常認真,儘管工作至半夜,面對文件中的佛教用詞,仍字字推敲,句句參酌。那份對法的探討,可見一眾難得的供養心和承擔力。我隸屬的第五小組的組長賢威法師是其中一位,至論壇開幕前一晚,時至半夜,組員已疲倦不堪,而翻譯仍未完成。組員們的腦袋已不太靈活,然而法師仍挺腰而坐,雙手伸直放在鍵盤上,專注工作,如一位面臨大敵,仍撐著孤身迎戰的將軍,為世界和平而戰並守至最後一刻,僧侶們的無私付出,實在令人敬佩和感動。



靈山下荷塘月色


在靈山工作了幾天,一組隊友各自忙碌,沒有機會與召集人淨因法師碰頭。至最後一天晚餐過後,法師與香港來的翻譯隊友相聚,說翻譯組下榻的古竹渡假村附近有一荷塘,想帶我們散步走走。原來美麗寧靜的塘邊,一直都在住宿處後方,卻要至臨別的一夜,經法師指引帶路,方知就在咫尺之間。忽然想起「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自在汝心頭,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祈願世界和平,首先要從自心做起。


法師逐一問候,眾人或坐或站,各自報上近況。整個環境恬靜和諧,仿似怕驚醒沉睡了的浮世夢。淨因法師每說完一句話便睡著,然後又醒來繼續和我們說話。猜想他一定為了論壇,不知多少夜未眠。我們在旁邊的,如何有能力幫忙半分,為如來家業擔起弘法使命?如何報恩?唯有做好自己,利益他人。


我們不忍見法師勞累,請他回寮休息。他卻堅持留下與我們談話。月色下見到法師為眾生忘我付出,實在令人拜服。師生間的情誼,如倚盪鞦韆的感覺,微風拂於面的輕柔。靈山下的荷塘月色,沒有拈花的微笑,皆具禪意。潔淨的蓮華與皎月相映,《妙法蓮華經》是佛在靈鷲山最後的說法。每一步向前精進,多一分接近佛心,接近佛的光明境界。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