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國全

何國全

那一年十八歲

十八歲的那一年,青春的火燄正高升,我卻老謀深算,想幹一場轟轟烈烈的事,好讓青春不留白。…

全文 >

愛在「菲」揚

菲律賓是一個位於太平洋的群島國,每年遭受大約30次的颱風襲擊,意即平均每兩星期就來一場風暴,或遠或近…

全文 >

不再遙遠的國度

馬來西亞東海岸的水災又“重演”,災難一次比一次嚴重,從媒體圖文並茂的報導中跟進,只見水位越來越高,殃…

全文 >

回敬

我一向來不大喜歡出席宴會,能免則免,但有時候太座的指令難以違抗,像這次得奉命當車夫兼保鏢,陪她出席同…

全文 >

誰怕誰?

閲讀了龍應台的《卡夫卡》,文章裡所提及馬陸和蜈蚣的區別,我也一竅不通,同樣無地自容。…

全文 >

情歸何處

四十出頭,戴個耳環,雙臂都有刺青,操得一口流利的英語,在三等病房裡眾多年老的病人當中,他顯得格外搶眼…

全文 >

我把童年敲響了

我的母校,只有兩個時鐘。一個掛在教務處,另一個則和一個椰子般大的校鐘,高高地安置在五年級的課室裡。…

全文 >

男兒四十當自強

跨進四十,當你千方百計地在時尚雜誌尋覓青春的蹤影時,那一副垂掛在鼻梁的老花眼鏡,卻毫不客氣地誇大了你…

全文 >

“浪漫”的元宵

情竇初開時,總是千方百計地要討女友歡心。不曾看重的端午節、中秋節、冬至,甚至是泰裔的水燈節,都在我長…

全文 >

回念父子情

隨母親回鄉下的老屋上香,一把窗子打開,陽光便如湧流般地衝了進來。桌面上的灰塵迫不及待地和久違了的陽光…

全文 >

雙喜臨門

初出茅廬的我,第一個工作崗位就是驚心動魄,又履險如夷的產房。行醫的第一個任務就是迎接新生命,別具意義…

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