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一行禪師:雲不會死,不生不滅--向不同傳承的大師學「念死」法門(三)

圖:網上圖片
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去年1月22日示寂的一行禪師(1926~2022年),在許多著作和法談中開示過對於死亡的思惟與理解。

在《你可以不怕死》中,一行禪師寫道:「我們最怕死亡來臨時一切將化為烏有。許多人都相信我們的整個生命只有一世:誕生的那一刻是開始,死亡的那一刻便是結尾。⋯⋯因此我們對滅絕充滿了畏怖。」但佛陀對於存在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體認。禪師說:「生與死都只是概念,它們並不是真實的。就因為我們當真了,所以才製造出強而有力的幻覺,進而導致了我們的苦難。」

禪師舉例,在他出生前,母親曾懷有一個孩子,後來流產了。禪師年少時對這件事存有疑惑:「是哥哥還是我,想示現於人間?母親失去一個孩子,意謂著他示現出來的條件不夠充分,於是決定引退,靜待更好的因緣,⋯⋯而母親失去的真的是哥哥嗎?或許當初想出生的是我,不過『時候未到』,於是我又縮回去了。當條件充足時,事物自然會顯現出來,條件如果不夠,事物會隱退,它們靜待著適合顯現的時刻。」

深入觀察  無常無我

一行禪師常引導大眾深觀一朵雲,來體驗「三法印」中的「諸行無常」:如果你喜歡一朵雲,想要留住它,但它的形狀和色彩在下一刻就改變了,雲是無常的。如果問雲:你的生日是哪一天?未生之前你在哪裏?然後聆聽或想像雲的回答,「雲可能始於某方的水,太陽和風合力幫助水生成了雲,不斷地變化,又轉化成雨或雪。因此,雲沒有消失,也沒有雲的生日和死期,事物永遠在延續著。」禪師也以「依他性起」的來闡釋「諸法無我」:「所有事物都是相互依存的,它們不斷地在彼此影響著。」

有一次說法時,禪師點燃盤中的紙張,紙慢慢燃燒成一團火焰,化成一縷黑煙,盤中剩下灰燼。「我們認為它死了、不存在了,從『有』復歸於『無』,但透過深觀,會發現事實並非如此,紙在焚燒時散發熱能,照到我身上被我吸收,雖然看不到,但我身中充滿著熱能;把燒成的灰燼丟在大地上,做樹木的養分,樹木某天再度成為一張紙,於是灰燼又以紙的形式重生。」

關於表象形貌的消逝,一行禪師說:「『涅槃寂靜』意味著充實和自由,從所有的概念和觀念中解放出來。『涅槃』是『熄滅所有的概念』。」修習三法印,讓我們洞悉生命沒有生滅,形式的無常變化皆是不斷地延續與新生。

「接觸大地」也是重要的修習過程。一行禪師說:「練習深觀一棵樹,樹上每顆果實的果核裡,包含樹的過去生世,也有果核無限的來世。核中早已具足智慧,它知道如何去成為一棵樹、長出枝葉、花朵和果實,它不能獨立完成這個成長的因緣,必須承繼先前世代的經驗。」

一行禪師曾在母親過世後經歷一段悲傷的日子。某日夜晚,他夢見與母親坐在一起開心談天,母親清晰的面容年輕美麗,彷彿她從未亡故,禪師突然醒來,強烈地感覺到母親仍然存在,那晚深夜,他意識到:「原來喪母是一個概念,母親永遠活在自己身體裏。那刻起,喪母的想法不再生起,只須看看雙手,感受拂面的輕風和腳下的大地,便能憶起母親永遠與自己同在,從未離開。」

省思死亡  活在當下

一行禪師認為,處在恐懼,就無法真切地活在當下,但面對自己或他人彌留將死的時刻,難免悲傷害怕而不忍直視。於是禪師從《增壹阿含經.給臨終者的教示》擷取句子,編成一首適合對臨終者吟誦的詩,作為對死亡的省思:

這副身體不是我;我不受制於這副身體。

我的生命是無邊無際的,

我從未誕生,也從未死亡過,

浩瀚的大海和無量的銀河

都是從根本識中變現出來的。

我從無始以來就是解脫的。

生與死本是我們出入的一扇門。

生與死只是一場捉迷藏的遊戲。

請牽著我的手,面帶微笑揮手告別。

明日,甚至之前,我們會再度相遇。

殊途同歸,我們終有一天會在真正的源頭相見。

藉由一行禪師充滿詩意的開示引導,踏上深觀的旅程,覺察真實,不執著外相形貌,破除死亡的概念,帶著這份認識活在此時此刻,將能更真切地感受身邊萬物的美好。

參考資料:
一行禪師著《你可以不怕死》、《正念擁抱地球》、《如何連結》。

(待續)   

本文原刊於法鼓山《人生》雜誌第468期,由陳亭君所撰。佛門網獲授權轉載,特此鳴謝。標題為編輯所加。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