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以內心不變,才能見招拆招,應外界之萬變!談《雜阿含經》之富樓那的捨身度眾

想不到終於住院了,過去六年的因緣,都只是站在病床關懷。真正四平八穩的躺在病床上還是第一次。體驗那耳聞許久,被許多人嫌棄的床褥。應了善知識之前的調侃,醫院跑得這麼勤快,不如讓他們給你張床,好省了舟車勞頓。有道是好的不靈壞的靈!入院前三天,被私家醫生緊急召見,說你的情況已是危險水平,建議馬上拿著轉介信,去掛急診!

相信是感染了本地人的習性——忙,等到處理好手邊事務,踏入急診大門已是三天後的事了。見了專科醫生,到正式躺在病床上,才花了不到二個小時。心中還沾沾自喜,怎麼傳說急診起碼要等好幾個小時,才能見到醫生呢?不一會問題來了,因為病房突然出現一位素食者,當日午餐送來時,已將近下午二時,正所謂餓得前胸貼後背。到了藥石,來的飯菜竟然跟中午一模一樣。心中納悶,不會吧!這麼大一間醫院,床位上千,難到吃素的比率這麼少?到了隔天早上,哈哈!淪落到只獲派一碗粥水,是那種裡面一粒米都沒有的粥水,心中調侃自己,難道要去托鉢?醫生巡房時,詢問今日狀態?還頭暈嗎等等?筆者坦白說,頭是暈的,不過是跟病情一點關係都沒有,是被餓得頭暈。一整夜,八人病床之間,不斷有動靜,入院,手術回床等。耳中雖然塞了耳塞,但一整夜都處在半夢半醒中,那種身累與心累,真的非筆墨可形容。本來三分病,好像突然加重了好幾分。

依據經典的記載,富樓那準備啟程前往西邊,隨緣度化的事跡,筆者碰到的顯得太微不足道了[1]。富樓那臨到位於西邊的輸盧那時,向佛陀請法,佛陀因此為他說,如何守護六根,不受外境界影響,而首當其衝的是令自己喜悅的外境界。佛陀說到,遇到愛樂等歡喜的境界時,如果繫著它,就會貪求,最終為其所掌控,這就是當喜悅生起,困苦就隨之而來的原因。相反的,不去繫縛執著、貪求喜悅的境界,就不會為其所控制,停止對喜悅境界的貪愛執著,苦也隨之止滅。

佛陀接著關心富樓那,說到西邊輸盧那人民性格兇悍暴戾,如果遭到他們的言語辱罵、身體傷害,乃至失去生命,該怎麼辦?富樓那回應說,如果被他們言語毀譽辱罵,我會想他們至少沒有用拳頭、石塊打擲傷害我。如果他們傷害我,我會想他們沒有取我性命。若是他們變本加厲,拿刀殺我,奪我性命,我會想那些已證悟但又厭惡自己身體的佛弟子,尚且要用盡種種方法自殺,而輸盧那的人民願意幫我這個忙,讓我少費力氣,捨棄這個朽敗的身軀,早點解脫。

佛陀對富樓那臨行前,簡單扼要的教導,不貪愛、染著外境界,就不會被觸擾。這樣一來無論遇到任何人事物,皆能以內心不變,才能見招拆招,應外界之萬變。加上忍辱之力,為法忘軀的精神,置生死之度外。富樓那尊者的忍辱,是現今修行人的榜樣,筆者還真的差了好大一截。


[1]《雜阿含經》卷13(311經)(大正2,89b1-c23)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