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學習覺察「不瞋止瞋」的智慧--《雜阿含經》瞋恚對治鬼大鬧三十三天的修行與文學啟示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在疫情下,大家難免會有不安、擔心、恐懼、抱怨、焦慮,甚至憤恨的情緒。故此我們更加需要有一個安定平和的心境,身體才能有健康的抵抗力來對抗病毒。憤恨的心很多時都會反映在我們的面容上,在《雜阿含經》中有一則佛陀在鞞舍離國獼猴池側重閣,向諸比丘講述瞋恚對治鬼的故事,以戲劇性的手法來教導弟子如何運用「空觀」及「慈悲觀」,以「不瞋止瞋」的方法來對治我們憤恨的心,是一篇充滿趣味性的佛教文學。

一、《雜阿含經》瞋恚對治鬼經文內容

經文講述瞋恚對治鬼原本是一名「醜陋惡色」的夜叉鬼,趁三十三天的天帝釋提桓因不在的時候,盤據了他的王座;三十三天的天人看到王座被霸佔後很憤怒,頓時起了瞋恨心。奇怪的是,當眾天人越憤怒時,瞋恚對治鬼的容貌卻變得越來越端正:

「過去世時,有一夜叉鬼,醜陋惡色,在帝釋空座上坐。三十三天見此鬼醜陋惡色,在帝釋空座上坐。見已,咸各瞋恚。諸天如是極瞋恚已,彼鬼如是如是隨瞋恚漸漸端正。」

眾天人不明所以,唯有覲見天帝釋,稟告這事

「時,三十三天往詣天帝釋白帝釋言:『憍尸迦!當知有一異鬼,醜陋惡色,在天王空座上坐,我等諸天見彼鬼醜陋惡色,坐天王座,極生瞋恚,隨彼諸天瞋恚,彼鬼隨漸端正。』」

釋提桓因告訴諸天人,搗亂的是瞋恚對治鬼:

「釋提桓因告諸三十三天:『彼是瞋恚對治鬼。』」

接著釋提桓因與諸天人回到王所,恭敬地對瞋恚對治鬼合掌行禮,稱他為仁者,然後表明自己身份。瞋恚對治鬼見釋提桓因不但沒有憤怒,又或責駡他佔據了王座反之然以禮相待,於是漸漸變回醜陋容貌,並消失了:

「爾時,天帝釋自往彼鬼所,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三稱名字而言:『仁者!我是釋提桓因。』隨釋提桓因如是恭敬下意,彼鬼如是如是隨漸醜陋,即復不現。」

釋提桓因以偈頌向諸天人解釋瞋恚對治鬼自行消失的原因,是由於沒有「以瞋報瞋」,放下瞋恨、憍慢的心,能降伏外來的挑釁:

「時,釋提桓因自坐已而說偈言:

   『人當莫瞋恚,見瞋莫瞋報,
  於惡莫生惡,當破壞憍慢。
  不瞋亦不害,名住賢聖眾,
  惡罪起瞋恚,堅住如石山。
  盛瞋恚能持,如制逸馬車,
  我說善御士,非謂執繩者。』」

最後,佛陀讚美天帝釋能以不瞋止瞋,並勸勉眾比丘要學習這種不愠不瞋的態度:

「佛告諸比丘:『釋提桓因於三十三天為自在王,歎說不瞋。汝等如是正信非家,出家學道,亦應讚歎不瞋,當如是學。』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1]

二、瞋恚對治鬼所要對治的是甚麼呢?要如何對治呢?

對治鬼要對治的是我們心中的瞋恨。對治鬼其實是瞋恚心的具體化,醜陋惡色正隱喻瞋恚心的本質。當對治鬼做出令諸天人討厭的動作時,目的是激發諸天內心的瞋恚心;可見瞋恚心起時,心生毒素,容貌也會隨著轉變到令人厭棄的地步。

要如何對治呢?如果我們好像三十三天人般「以瞋恚對抗瞋恚」時,其實是以自己生命原來美好的特質來交換瞋恚。為甚麼諸天人看到這對治鬼會大生瞋恚,而天帝釋卻不會動怒呢?

(一)不同視野、不同心態

重點在於三十三天與天帝釋採取了兩種不同的對治方法:一種是以瞋止瞋,另一種是不瞋止瞋。不同的方法取決於我們看待事情的不同心態。從諸天人的角度來看,並不知道對治鬼本質,是要對治瞋恚的角色。天帝釋洞察看穿夜叉鬼的真實身份,它亦像天帝釋的一面鏡子,影照出他的不瞋之心。所以,當對治鬼沒有可對治的瞋恚對象時,就無計可施,迫不得與恢復了本來的面目。因此,洞察引起瞋恚事件的本身,就是要對治瞋恚心的良機,像天帝釋般修得沒有瞋怒之心,才不會被對治鬼牽引了情緒。「以瞋止瞋」只會墮入瞋恚的旋渦中,令我們流失自身美好的特質,而瞋恚依然在那裏,不曾消失。

(二)空觀及慈悲觀

空觀及慈悲觀是對治煩惱的良藥。天帝釋禮待對治鬼是建基於平等心及慈悲心。若從眾生平等視角看待,無論是天帝、天人、夜叉鬼本體都是平等無二,具有這種平等心才能生起對一切眾生慈悲的心。王座是權力的象徵,若從空觀角度來看,天帝釋看破所謂王座也是一種暫有的虛名,並無實質的主人,可笑天人或世人卻眷戀這些不實在的東西,而常起鬥諍及憎恨。

三、文學賞析

這篇經文在結構、意像、比喻、戲劇手法上,善用想像力吸引信眾走進情景中,敍述生動流暢,甚具文學審美。首先,層次分明,用簡短及戲劇性的手法將瞋與不瞋分開成兩段陳述,將不同情景呈現給讀者,對照出在兩種相反情緒反應下所產生的反差結果。

其次,是經文的意像生動。意像是故事的眼睛,可以點醒故事的精神,傳達著某種聚焦的訊息。經文中突顯的意像是醜陋惡色的瞋恚對治鬼,僭越地坐在天帝釋的寶座上時,令諸天人極生瞋恚,變得非常生氣憤慨。在諸天人瞋恚中對治鬼產生了形貌特徵的變化,這種端正與瞋恚自他容貌相換刻畫的,是動怒的諸天人與未動怒的對治鬼不由自主地相換容貌的意象。

另一意像是當天帝釋以謙和心平的不瞋之心,向對治鬼表明自己才是王座的主人時,沒有動怒的天帝釋沒有失去端正的容貌,反而是隨著天帝釋的柔聲下氣,對治鬼回復其本來醜陋惡色的容貌,並且就此消失了。

第三種是動態的意像;例如描述釋提桓因「整衣服,偏袒右肩,合掌三稱」、「恭敬下意」,反映他是從身、口、意真心的恭敬對治鬼不是虚偽地裝模作樣,所以讓對治鬼折服了。短短數句,帶有動感地交代當中含意令讀者如同親歷其境,反映翻譯練字簡潔。

這篇經文體裁屬於應頌或重頌文,又稱祇夜,即是在長文之後,以偈頌應前所說而重申其義。在偈頌中運用石山、馬車等比喻將瞋恨的情緒具體化,突顯出瞋恨帶來的惡果,具有牢而不破及難以駕馭的特性又以善御士比喻能善巧控制自己情緒的人才是勝利者,以物相聯想到對人心的啟示。

總結--不瞋止瞋的智慧 短短的一則佛教文學故事,透過對治鬼的鮮明意象包含了面對瞋恚時的情緒管理原則,提醒我們當瞋恨心生起時,若果能轉換不瞋止瞋的角度思考,才能冷靜地警覺它的面貌是醜陋的,它的角色是考驗我們的修養,觀照它而不要將自身也變成容顏醜陋的瞋恚對治鬼。如此,才不會喪失我們原本在不瞋狀態下的清醒頭腦,才能如天帝釋般找出對應之道。在日常生活中,學習覺察不瞋止瞋的智慧,是對治瞋恚的良方,有助我們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從而改善人際關係,廣結善緣。

延伸閱讀

見瞋莫瞋報,於惡莫生惡!談《雜阿含經》之食忿夜叉


[1] 劉宋•求那跋陀羅(394-468)譯:《雜阿含經》卷第四十,第一一〇七經。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telegram
Share on email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