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寫字都是修行的工夫──從弘一法師的書法看字與修行

很多人欣賞弘一法師的字。另外,也有一批人和以前的我一樣,不了解為何那像小孩子寫的字得到如此高的評價。通常的說法是形容法師的字不食人間煙火,我都有點感覺,只是不知原因,直至聽到繼程法師最近在「禪在書畫專題講座」及其新作中具體的介紹,才豁然大悟。

法師指出弘一法師的字獨樹一格,不易模仿,那是修行的結果。他的字由頭到尾,都筆墨圓潤,沒有忽粗忽幼,沒有花巧,又不依書寫慣例:同一字都要不同。

例如大部份書法家寫《心經》時,每個「空」都要左加右減,筆劃或連或斷,務求變化,但別以為法師的字如呆板的印刷字,其實那表現了心的平和和定力,亦見法師簡樸、平實和自足的禪風,所以作品给人安穩和清明的感受。

繼程法師的新作《修行要義》提及不同的修行方法和層次。「當我們在從事這一類文化藝術時,精神就會獲得某種提昇⋯⋯在藝術方面有所創作⋯⋯需要某種程度的修行工夫才能辦到⋯⋯在寫書法時,我們需要的是該方面的心境。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們寫出來的作品才能與自己相應。當別人看到這種作品時,不只會欣賞它,也能從中獲得一些佛法上的啟發。」[1]

法師在同文中讚賞弘一法師的作品「經常給人一種沒有『人間煙火』味,頗為柔順的感覺,往往令人看後舒服極了!」他認為,「大師在寫書法的時候,心理上應該是充滿慈悲與法喜。反觀平凡的我們,內心有時還是會有些起伏,因為我們有剛烈又熱惱的性格。由於如此,書法的筆畫又如何柔順呢?」[2]

法師聽說大師寫經前大概都會計劃好,又會用大概兩個小時去磨墨,還講究磨墨的手法。「那些弟子為大師準備書法的用具時,大師就會在一旁讀經, 一直到全部書寫的事前工作都準備好時,大師才會過去寫字。這些都是修行的工夫。要能像大師那樣寫出頂好的書法,修行的境界自然也要相當高。唯有這樣,寫出來的字才會與眾不同。」[3]

繼程法師在講座中亦提到日本茶道,那是著重過程的修行。每一細節經年、月、日不斷重覆練習後,務求每一次可以精準重現,至於泡出來的茶是否好飲,不太重要。他自己泡茶就次次不同,表面看來十分隨意,事實上,他是早有準備的:需對茶壺、茶葉、水質、水溫都很熟悉,才可以最少的力,恰到好處地泡到一杯好茶。法師強調:「道乎自然」。


[1] 釋繼程《修行要義》(台北:法鼓文化,2017,初版一刷)p.244

[2] 同書 p.245

[3] 同頁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