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x

少年時代的佛陀:生活和學習、氣質與思惟

圖:網上圖片
圖:網上圖片

每年佛誕這段時期,都有不少文章記述佛陀降生的事蹟。這篇短文集中談一談釋尊幼年和少年的事情,讓大家在佛誕過後對釋尊再有多一點了解。

日本學者中村元博士所著的《瞿曇佛陀》被譽為極具文獻價值的佛陀傳。當中提到了比較古老時代留下來的專著佛傳中(例如《佛所行讚》),幾乎都沒有提起佛陀的幼年和少年時代經歷。這段時期的釋尊生活,只散見於其他不同的典籍中,形成泛稱為增廣的佛傳。

釋尊誕生第七天母親摩耶夫人身故,後來由姨母撫養長大的事情,也是在其後佛傳中才有所敘述。

星雲大師也著有《釋迦牟尼佛傳》。據大師說,他搜集了中外佛陀傳十多種,如馬鳴菩薩的《佛所行 讚》、池田卓然的《新譯佛所行讚》、武者小路的《釋迦》、常盤大定的《佛傳集成》、高楠順次郎的《釋尊的生涯》等,再上身邊的一部《頻伽藏經》,重新改寫出來。

星雲大師的文筆十分親切。在他筆下,釋尊的少年生活大概是這樣的:太子逐漸長大,成為一名聰明伶俐的幼童。太子周圍堆滿積了玩具,但並沒有吸引這位秉性高超的小孩子。太子性情,更是異乎尋常安靜。

從七歲起,父親就延聘名師授課,讓他學習五明和四吠陀。五明即是語文學的聲明、工藝學的工巧明、 醫藥學的醫方明、 論理學的因明和宗教學的內明。四吠陀是:養生之法的梨俱吠陀、 祭祀祝詞的傞馬吠陀、兵法研究的夜柔吠陀和咒術文獻的阿闥吠陀。

七歲到十二歲這幾年間,太子把這些學問都學得精通了。

據說,淨飯王把國內的權威學者都請來,但他們就給太子的智慧折服,逐一請辭。

太子從十二歲開始又練習武術。據稱太子生來力大,一切兵戎法式和武器都在短時間內學懂。某次淨飯王舉辦一次武藝競賽。太子取來良弓,一箭射穿過七個鐵鼓,直中目標。太子被期待成為未來全印度民族的聖君。

至於釋尊對於少年時的自己又有甚麼觀察呢?

《中阿含經》卷第二十九(東晉罽賓三藏瞿曇僧伽提婆譯本)記載:「爾時,世尊告諸比丘:自我昔日出家學道,為從優遊、從容閑樂、極柔輭來,我在父王悅頭檀家時,為我造作種種宮殿,春殿、夏殿及以冬殿,為我好遊戲故。去殿不遠,復造種種若干華池,青蓮華池、紅蓮華池、赤蓮華池、白蓮華池。於彼池中植種種水華、青蓮華、紅蓮華、赤蓮華、白蓮華,常水常華,使人守護,不通一切,為我好遊戲故。於其池岸植種種陸華,修摩那華、婆師華、瞻蔔華、修揵提華、摩頭揵提華、阿提牟多華、波羅賴華,為我好遊戲故。而使四人沐浴於我,沐浴我已,赤旃檀香用塗我身,香塗身已,著新繒衣,上下、內外、表裏皆新,晝夜常以繖蓋覆我,莫令太子夜為露所沾,晝為日所炙。如常他家麤、麥飯、豆羹、薑菜,為第一食,如是我父悅頭檀家最下使人,粳糧餚饌為第一食。」「復次,若有野田禽獸,最美禽獸,提帝邏和吒劫賓闍邏、奚米何犁泥奢拖羅米,如是野田禽獸,最美禽獸,常為我設如是之食。」(大品柔軟經第一)

以上記載包括了很多細節。但大體是說,佛陀的少年時期,父親為他在宮殿內準備了幾乎一切享用的設施和食物。

雖然有如此充足的享受,但是少年的釋尊卻產有不同的思惟。少年的他已經觀察到人人都會逐漸衰老。而看到別人老去,自己又產生了煩惱。病患和死亡也是一樣,人人都會病和死,看到他人疾病和死亡,自己又會想到疾病和死亡的煩惱,以至厭惡疾病和死亡。

《中阿含經》(同上)的原文是這樣的:「我作是念:『不多聞愚癡凡夫自有病法,不離於病,見他人病,憎惡薄賤、不愛不喜,不自觀己。』我復作是念:『我自有病法,不離於病,若我見他病而憎惡薄賤,不愛不喜者,我不宜然,我亦有是法故。』如是觀已,因不病起貢高者,即便自滅。我復作是念:『不多聞愚癡凡夫自有老法,不離於老,見他人老,憎惡薄賤,不愛不喜,不自觀己。』」

以上的敘述,主要想補充一般人可能稍為忽略的佛陀少年時代生活和思考。愛讀佛陀傳記的讀者,應會留意到佛陀另一階段的成長經歷,包括四門出遊和結婚。這些事蹟大概大家都耳熟能詳了,本文不再敘。

延伸閱讀:
佛誕昭啟佛出興於世、降於娑婆的因緣,提醒世人念記佛陀本懷和大願,珍惜妙法,以報佛恩

訂閱
通知
guest
1 Comment
Newest
Oldest Most Voted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
周毅華
周毅華
9 months ago

7 3 1 0
100/3 得1,3為佛道儒。
彌勒為0
1 0為電腦,為AI,是為無限,無限證無限。有趣有趣。

有空可看看我在 連登 打的東西,為叫第一性原則。

謝謝你們
四月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