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毀容的慈恩, 如何積極面對心靈與肉體的苦痛?

Woman looking at her face in shards of broken mirror pieces artistic conversion

肉體的毀壞,令我的美從外表轉化到內心。

慈恩

我們總愛以「寬恕」、「放下」等安慰和勸勉遇到不如意事的朋友,可有想過寬恕出賣自己的人,放下一段情仇恩怨是人生跳班的考試!只有從親身熬過苦難的人口中說出寬恕和放下,才能教人信服。慈恩就是讓我折服的女生。

生性樂觀,容易快樂又樂於助人的個性,加上同居十二年的男友待她更愛護備至,慈恩在別人眼中簡直是人生勝利組。怎料,一次燒製藝術品過程中發生了爆炸,短短的幾分鐘內嚴重燒傷慈恩的身體,也粉碎了她的美滿生活。

慈恩是一個照顧男友、打點家庭事務的女士。意外發生後,她從照顧者一下子轉變成被照顧的病人。留院其間她甚至電要由醫護人員協助方能上洗手間。

身邊悲雲慘霧的氣氛,讓慈恩知道事態嚴重,內心曾閃起「世界末日」的念頭。可是,一想起身邊親友的愛護,便不斷告訴自己:「他們(親友)愛妳,妳要堅強活下去!」為了免得父母掛心,她堅持要病情穩定下來,才讓他們到醫院探望自己。日常細碎事宜,比如繳交電費、處理銀行財務及至生活各種安排,慈恩堅持繼續負責。一來免去男友的麻煩,二來希望讓自己加速康復的步伐。

慈恩一直忍著痛楚。直至那天,一位護士為她換紗布,扯開了緊貼的皮肉時,慈恩終於哭了。

「肉體的痛,只是引發點而已。在哭的時候,在腦海出現的是自己一直為了照顧男友而生活,但內在的生命卻長期疏於照拂。自己活像一件從未成型的藝術品,不知何年何月方能臻工。」這次覺悟促使恩慈不斷內省,質問自己為何而活、為誰而活?

接受就是康復

慈恩的燒傷,原先以為三個月便可康復。她曾想像手術後可以像「換皮」般恢復昔日美貌;不幸的是她感染了細菌,在反覆的病情中,一次又一次估不到的難題出現。原先圓眼、高鼻樑,常掛笑臉的美人兒,如今要帶著燒傷的、深深而不成紋路的疤痕回家。沒有人能接受這殘酷的現實。認識慈恩的人都哭了。面對周圍的人,看見他們的悲傷,慈恩自勉自勵,積極參與康復治療,以行動來使他們心安。

對於自己的疤痕,慈恩有如下的演繹:

「我們能接受自己的缺點,不已是康復了嗎?我們女人最重要是漂亮的外貌。誰也不歡迎『暗瘡印』。想一想,比先前紅腫含膿的暗瘡,這個小黑印只是小兒科吧。若太著眼於鏟除這印記,整天想著昔日容貌,只會徒然加深自己的痛苦而已!現在的疤痕,是受傷的印記。如我執意回復意外前的美貌,只會令內心充滿失望和憤怨,那麼,康復的前路豈不是更迂迴?」

兩年治療期間,男友移情別戀,慈恩竭盡所能去挽救這段感情。閏蜜給慈恩獻計,就是把第三者介入的事實公諸於世,撕下男友大仁大義的形象,使他和第三者在公司無地自容。慈恩最後選擇找專業人士幫忙,可惜男友去意而決,還斷絕與她直接聯絡。 

持續治療三至七年,慈恩方可回復昔日部分面貌。她視肉身的痛苦為淨化內心的良機。「肉體的痛楚、醫生每次反覆不定的病情評估、部分朋友離我而去⋯⋯這一切都增強了我的個人修養。面對出賣能夠忍耐而不發脾氣,即使醫療過程未如理想卻有耐心地持續治療。可能肉身的痛苦實在太大,面對男友移情別戀,即使感到失落,我的元氣卻回復得出乎意料的快!回首過來,毁容的不幸,教曉我生命最重要的一課──要珍惜現在的福氣, 一群身邊愛自己的、在漫長而反覆的過程中,不離不棄的家人和朋友。」

後記:

在輔導室外,慈恩的慈悲心地讓我學習良多。她凝視我說:「如果你有需要鼓勵的朋友,或見證如何積極面對苦痛和改變的場合,請考慮我!我樂於出席,分享自己的不幸來鼓舞其他苦難中的人!」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