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毒一定是害? (中)

其實,影片在開場時已舖陳出那些十來歲的,香港人曾幾何時愛稱為「雙失青年」的「癮君子」,如何清楚知道生命的決擇,自己的權利。Rento的讀白與及自我提問說得再機靈不過:

Choose life. Choose a job. Choose a career. Choose a family. Choose a fucking big television, Choose washing machines, cars, compact disc players, and electrical tin openers.

Choose good health, low cholesterol and dental insurance. Choose fixed- interest mortgage repayments. Choose a starter home. Choose your friends.

Choose leisure wear and matching luggage. Choose a three-piece suite on hire purchase in a range of fucking fabrics. Choose DIY and wondering who you are on a Sunday morning. Choose sitting on that couch watching mind-numbing spirit- crushing game shows, stuffing fucking junk food into your mouth.

Choose rotting away at the end of it all, pushing you last in a miserable home, nothing more than an embarrassment to the selfish, fucked-up brats you have spawned to replace yourself.

Choose your future. Choose life.
But why would I want to do a thing like that?
I chose not to choose life, I chose something else.

這段讀白的上半部大概是大部份香港人在踏足社會時所希望達成的目標—對物質生活的追求。也是大部份在高度發展的城市裡長大的年青人的人生價值觀。Rento曉得,他的朋友也曉得。然而,他們都懂得問為何自己要做那樣的選擇;然後,他們決定選其他的。燃燒一番之後,Rento 才獨自走上「正途」。

這是成長。成長是從真實的生活中培育出來的。 真實的生活提供了學校不能提供的「環境教育」,一種無系統,無結構,無始亦無終;人人是老師,但同時人人是學生的教育方式。弔詭的是,其影響是不言而喻,但同時是不能言喻的。原因是,那是我們成長中(不論年紀和人生階段)每分每秒面對的「真實」。可惜,香港人的成長(包括我自己的)是被動地處於一個被大人建構出來的真實。例如,在一個無毒的環境長大,就變成一個對毒品的認識幾近零的人。在我輩的認知裡,毒品就是「白粉」,食白粉的是骨瘦如柴,衣衫襤褸,不似人型,被家人朋友唾棄,終日隱藏在樓梯暗處向人討錢,最終倒斃街頭的「白粉道人」。這樣的建構,足以令人遠離所有有關毒品的事物,包括知識。時至今日,時間證明了「無毒的環境教育」不湊效。

電影欣賞會後的分享裡,年青的參加者都表示沒有吸毒的經驗,對毒品的認識淺薄。有些從take 嘢的朋友處略知一二。大家都是在那種建構真實中長大罷。當年看〈迷幻列車〉才曉得吸毒的可以是穿戴入時、唱歌跳舞、有智慧理想、有選擇、有出路、更有家人支持的。與會者皆義憤填膺,感受到身處溫水煮蛙的成長環境裡,找不到出路。很希望做點事,令到「定期驗尿」這種荒誕事不致成為這一代年青人成長的負面經驗。一方面概嘆香港的環境不如愛丁堡(不是外國的月亮特別圓那種),很羨慕人家的選擇自由和自主能力,另一方面,卻束手無策,不知道可以做甚麼,又不甘心坐以待斃。

從文化的角度而言,我們可以一言以蔽之說是港英兩地的文化差異,外國有的,不一定在香港出現,亦無法強求香港會傾刻間出現西方年青人的自由空間。然而,以上述的「條件」的角度去看,今次的「驗毒計劃」是不同條件的和合而「成事」的,難以逆轉。很有可能,我們自己也是其中一些條件的共謀而不自知。故此,希望/要求一個人、或靠一群人、以至祈望所有人有一致的看法而把它推倒,都是不可能的。再者,當我們有那些念頭出現時,我們的心自然就生起唯心安立的想法,阻礙了自己直接了解事情的實際狀況,以至真相。然後,我們發怒、唾棄、出汗、爆粗…無論如何都是無補於事,只會傷害自己,令自己看清真相的能力進一步降低。

那麼,自己是否沒有甚麼可以做的呢?那也不盡然。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