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自己作主

院侍接到急電,說有個兩歲的孩子危急,父母希望師父去一趟醫院。

我曾跟師父在同一個病房送過一位早產兒,他的體積只有手掌大,弱小的身軀插了許多管子,醫生說勉強維持生命只會給小孩增添痛楚。父母在挽留和放手之間掙扎,最終請求在拔管前讓師父給孩子開導、送行。猶記得護士從嬰兒箱裏把他抱起交給媽媽,師父親切地跟他說話,稱讚他,引導他去光明的淨土,去做佛菩薩的學生,這時,未足月的孩子竟睜開眼睛凝視師父。

一個小小的生命能夠感受愛。

§

「樂樂本是個開心果,但來港求醫期間從未笑過。」爸爸回憶道。

直到藥石無靈,群醫無策時,他們決定帶孩子到美國醫治。聯絡好海外的醫療團隊,連日醫院、大使館兩邊奔波,費了很大勁終於取得簽證。

「可就在動身那天,孩子的情況卻宣告危急,走不了。機票都訂好了,但他就是不想走。」爸爸說,「現在回想,他一直都在鋪排自己的路,我們只能依著他。」

孩子很快進入彌留狀態。爸媽嘗試問他:「想不想回家?」他竟然點頭。

在醫護人員的陪同下,一家人漏夜驅車北上,直趨北京。一路顛簸,整車人無不筋疲力竭。小孩知道已在回家路上,顯得格外安穩、寧靜。當救護車駛過福州長樂鎮時,他便在媽媽懷裏走了。

「他還沒回到家!」媽媽在電話裏說。

「他已回到祖國了。」

§

「我一直抱持一個信念,就是賴死不走。」經過廿三個寒暑,阿惠仍堅強地活著。她在四歲時患上血癌,從此醫院成了她第二個家,治療是她的人生功課。

長時生病讓她更懂得照顧自己。她最畏懼插管和打針,回想一次痛苦的經歷,她說:「我因炎症而無法進食,醫生替我置入管子方便輸入營養液,但搞了好久都沒有成功,我忍著痛堅持著,忍耐著……」說著時,她緊握雙拳,面上肌肉緊繃,似是身歷其境。

「我一直很小心,不知為甚麼今次會這樣差?」她懊惱得垂頭喪氣,「爸爸還說住院比較好,24小時有醫護人員照顧。」

阿惠一直想回家,只要有些起色就歸心似箭,可今次雙腳水腫影響行動,更增添父母照顧的壓力。父母多年來一直陪伴在側,沒有半句怨言。情況好時她可以上班、去旅行,但差的時候就要經常出入醫院。這一次,癌細胞轉移至肝臟,吃不下,拉不出,還有腹水。

「算命的人說我是來討債的,還會令父母傾家蕩產。」阿惠無奈、無助地說。

我沒有正面回應。一家人能聚首,無論是恩是怨,總有錯綜複雜的因緣。師父一生多病坎坷,但明瞭「因果」後不再怨天尤人,反而逆境自強,把握因緣改善自己,慢慢就走出一條好路。

願阿惠以及一切身在苦困中的人,能有善緣襄助安然渡過難關,自己作主。

分享: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