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與「父母」和好──消融對母親偏心弟弟的感覺

在《【非暴力x正念溝通】—與「父母」和好》課程中,我們有一項練習叫做「讓愛浮現」,邀請學員回憶一個與父或母的美好、深刻的片段,當中讓自己感到很被父母愛惜和重視。

在備課過程中,我回憶起十年前的一個午飯後的時份,我正放暑假在家,接到母親的電話,她說等會兒到我家串串門兒。她住我附近,這是慣常的事。但她到來時,有點怪怪的,手拿一個紅色背心膠袋,小聲跟我說(雖然家裏沒有其他人):「這裏五萬元,拿去裝修用。千萬別告訴弟妹們!」邊說邊把她那紅色背心膠袋塞到我手中,然後急急地離開。我當下呆了,來不及反應。當時,我也要趕著出門,及至坐在小巴上,定下神來時,眼淚簌簌而下,過往總覺得母親視錢如命,我曾想過如果自己沒有能力賺錢,母親是否會認我是她的女兒?我曾因覺得她看重錢多於我而把出糧的錢擲在地上,由她去撿起。如今,她拿出她僅有積蓄,塞到我手中,不是我所能理解的。淚水如江河缺堤,滾滾而下。

事緣是我廣州的表弟來港探訪我母親,他是風水師,順道來我家看看風水,他一看,說我所住的屋對我女兒不利,甚至會有生命危險。我愛女心切,不敢怠慢,立刻籌錢買了另一間屋,錢僅僅能付首期,再沒有錢裝修了。母親著急我們,希望我們盡快搬離舊屋。我沒有開口向她借錢,因我知她對錢很著緊。故此,她拿錢給我的舉動,叫我驚訝。

此刻,寫此文時,我仍淚流滿面,感受異常複雜,感到愛、關心,也感到愧疚、難受、傷心……循著這些感受,我去探索背後的需要,我看到想了「重視」這個需要。我一直存在的覺得是,母親偏心弟弟。我在她心中不及弟弟重要,我有很多「證據」證明我的看法、理解……雖然隨著時間,這個看法逐漸變淡,卻原來仍隱隱潛藏。及至這一次探索到是給重視的關聯後,我終於完全消融了母親偏心弟弟的感覺。我感到開闊、舒暢。

忽然間,看多了很多不曾看見的母親部份。我看到母親成長在極度重男輕女的客家人族群中,她能如此的讓我這個長女完成大學,已是在意識上要有很大轉化才成。我也記起,她常常說:「我的生命最重要的就是我的四個『眼毛人』(子女)!」她其實在心中四個子女都同等重要,只是她成長的土壤實在是重男輕女,她難免受著潛意識的習性所影響。

感謝《與「父母」和好》的學員們,因著你們的同行,我有所轉化

訂閱
通知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查看所有評論